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30th Apr 2006, 22:1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身邊的朋友老是叫我找暑期工。老實說,我沒有多大的興趣。

做暑期工是一件好事,因為可以吸收工作經驗,又能多多學習和別人相處的技巧。但這些東西,終有一日都會學會的。早一個暑假學,和遲一個暑假學,根本分別不大。

重要的是,「暑期」這東西是非常珍貴的。悠長而無憂無慮的假期,很快便會從我們的生命中消失。我們應該趁還有時間和機會,在這幾個月裏面盡量做些自己喜歡做的事,學些自己很想學的東西。很多人會以為,即使做了暑期工,但下了班後不是還有時間做自己想做的東西嗎?可是,經過一天的辛勞,回到家已經沒了半條命,讀書學習什麼的,根本就提不起勁嘛。

很多事情都只能在你百無聊賴的時候,才會有心情做的。像是看書,思考,靜靜的觀察這個世界。現代人總喜歡把自己的時間表填滿,好像手頭上沒有工作,就完全失去方向似的。人們總是害怕失去方向,總是害怕百無聊賴時的空虛感。因為什麼事都不用做的時候,人就不得不赤祼祼的面對自己,不得不問「除了我所做的事,和我的身份,究竟我是什麼?」不習慣面對自己的人,當然就覺得這些日子很難捱了。現代人被新精英主義困在一個框框裏面,認為時間一定要妥善利用,人一定要力爭上游。但什麼叫做「妥善利用」,什麼叫做「力爭上游」呢?他們認為「妥善利用」就是把自己的時間表塞的滿滿的,不去上班就去進修,不去進修就要去打球,什麼都不做的是無聊的笨蛋。靜靜的坐在床上不行嗎?呆呆的望著天空不行嗎?找本無聊的漫畫看看,笑一笑不行嗎?很多人認為這是在「浪費時間」,因為根本毫無生產力可言。但我卻認為這一樣是在「善用時間」,不過我把時間用了來享受我的人生罷了。人們之所以要努力工作,用心學習,不外乎是想要一個美滿舒適的生活吧?但往往不斷的努力、不斷的努力之後,根本就沒有留下時間享受自己努力的成果。就像一個人不斷努力把樹上的蘋果摘下來,到最後想吃時,卻發現之前辛苦預備的一早全壞掉了。這樣不是很可悲嗎?

時間是需要善用的,但究竟什麼是「善用」,大家不要老被這社會牽著走。工作時要努力工作,玩樂時要盡情玩樂,才是一個聰明人應做的事。

努力過一年後,就不要再為五斗米折腰了吧?人生的暑假快要放完啦,趕快做些自己一直很想做的事吧。把整個暑假用在工作上,可是傻瓜才會做的事哦。

心齋 | 29th Apr 2006, 23:21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Gary 說我不寫文,是以現在要寫寫看。

可能有些朋友不知道,但我已經退了學,報了聯招。現在,竟然又再一次成為等放榜的人。

老實說,我也沒有想過自己真的做得出這回事。我是那種大言不慚,只說不做,空有理想沒有實際的人(起碼我如此覺得)。但想不到自己認真起來,還是蠻可怕的.......

現在的感覺十分奇怪。上年今日,我是個應屆高考生,上個月今日,我是個名正言順的中大學生。但今時今日,我什麼都不是。不是學生,又不是自修生。沒有考試的壓力,沒有考完試的釋然。沒有對大學生活的憧憬和興奮(讀過一年了,還興什麼奮?),只餘下對自己心中所謂的「理想」和「原則」輕狂的執拗。

「我就是不賣你名校的賬,不喜歡我就不讀,你奈我什麼何!理想大晒!」這類的說話,還是等日後真的學有所成再說吧........

中大是我最喜歡的大學,我亦以身為中大的學生為榮。但問題在於,中大沒有我最喜歡的學科。中大沒有我的理想和抱負。我記得很清楚崇基院長梁元生教授在開學時和我們說的話,他說大學是一個「尋夢園」,人們進來是要尋夢。當時我想,那麼如果我發現自己去錯地方,入錯花園,那怎麼辦?原本想去維園看花展,怎知去錯迪士尼樂園,只有看Mickey Mouse 在玩噴泉。那究竟應該怎樣做?是不是和自己說既然一場來到,交了錢,買了票,就不如逛上三轉才回去吧。而且迪士尼人傑地靈,靚人靚景,美女如雲,既有白雪公主,又有灰姑娘,雖然有時嫌白馬王子好像供過於求,害得我此等無知小民無容身之所,但它有歷史背景,有高瞻遠足。最要緊的是這裏又大又有錢,連人工湖都有。(謎之聲高喊:大佬,迪士尼喎,你估小野呀?入場費好貴嫁!人地爬晒欄都想入去喎,你唔係走番出黎呀?)

但是,我是想去看花展哦..........我就是看上了維園的花。可能(只是可能)維園樣樣都不好,但花卻開得特別好。花者,我所欲也,白雪公主者,亦我所欲也,去迪士尼未必看到白雪公主(因為人龍長,而且白雪公主是那些濯清漣而不妖的東西嘛),但維園花展的入場費我還付得起(還據聞現在跟崇攝去連入場費都有回贈)。花展少人去,入場平,我又想去,還有現金回贈。豈不天時、地利、人和三者俱旺我哉?此時不去,更待何時?

但是呢,問題又出現了。迪士尼不僅有白雪公主,而且還有名牌效應。去過迪士尼,就可以在親戚朋友面前顯一顯威風,抬一抬身價。給祖先擦亮門楣是不用說了,連街邊的阿嬸也會對你另眼相看。日後有什麼同學會、同事會、幹事會。人家見你去過迪士尼,不看僧面都要看佛面,大家都是迪士尼園友,有集體記憶,共同經驗,在迪欣湖前面吹過風的,不會不照顧照顧後輩。而且有所謂資訊不對稱,你今日去過香港的迪士尼,日後再去美國的迪士尼就容易得多了。去不了外國的,待上海的起好後,又可以去上海的,但去了維園就沒有這樣容易了,此所謂「落山容易上山難」也。

而且身邊又有人說,維園的花嘛,不是不好,但你可不可以肯定如你想像般好?有人去了後發覺花展的花嘛,還比不上迪士尼的花呢。一廂情願的走了,到頭來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你就後悔也來不及了。我道:「但我真是了解清楚維園有什麼花才去的呀。我知道自己很喜歡看花!」對曰:「Mickey 不是無情物,踩完滑板去淋花。去完迪士尼,再去維園一是一舉兩得了嗎?」曰:「那來這麼多時間呀?而且,又那做這麼多錢?在迪士尼混三轉,不如早點去維園吧!」

有時候,像Steve Jobs 那樣說:"As with all matters of the heart, you'll know when you find it"。喜歡看花就是喜歡,沒錯我沒有真正去看過,沒錯可能最後和我預期的相差很遠。但我相信,人應該趁還有機會的時候,去嘗試追尋一下自己的夢想。縱使那夢想遙不可及的,縱使最後事與願違。作為一個年青人,應該要為自己的理想執著一下,什麼夢想也好,無論多麼無稽也好。越想越覺得Steve Jobs 說得很對,只要記得自己是會死的,那裏很多問題都能清理掉。如他所言,"Your time is limited, so don't waste it living someone else's life. Don't be trapped by dogma, which is living with the results of other people's thinking. Don't let the noise of others' opinions drown out your own inner voice, heart and intuition. They somehow already know what you truly want to become. Everything else is secondary."

我的心一早就有了答案,我要去看花,我不要迪士尼的迪欣湖和白雪公主(維園夠有英女皇啦)!

I have nothing to lose. In God I trust!

心齋 | 25th Apr 2006, 16:39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嘩,polyU的新聞:

Mrs Nancy Tong, Academic Secretary, elaborated that for local applicants seeking admission through the Joint University Programmes Admission Scheme (JUPAS) based on HKALE results, the tuition fee of $42,100 per year will be automatically waived for those having attained HKALE 2A's + 1B or the equivalent and C in AS Chinese and English in the first attempt. The students concerned will be also granted an allowance of HK$35,000 per year.

source

那是不是說.......這年我在中大交的學費可以回本呀?果然是耶和華以勒(在耶和華的山上必有預備)呢! 這更加堅定我的決心了!

P.S. Patrick 先生,你也有機會不用交學費了!

因為後面說:

The minimum requirements for waiver of tuition fee is HKALE 1A + 1B or HKALE 3B's or equivalent; and C in AS Chinese and English in the first attempt.

 


心齋 | 23rd Apr 2006, 17:5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お元気ですか?
私は元気です。



今天聽惠子的介紹,去買了《情書》的DVD 回來。

劇情介紹什麼的,不用多說了,始終是十年前的作品。大家都應該看過了吧?

非常簡單的故事,沒有什麼特別感人的地方。但淡淡的,卻帶著一分如輕紗般的哀愁。

突然回想自己過去的中學年代,竟像是一片蒼白。每天都是讀書考試什麼的,沒有什麼起伏,也沒有什麼可以緊握的回憶。每次我看日劇和電影,裏面都記敘著光輝燦爛的少年時代。是他們的日子果真如此,還是回憶和光影,把一切都美化了呢?

昨天是最後一堂的愛情哲學課,也是我在中大上的最後一堂課,陶教授請了林奕華來,跟我們說公式化了的愛情。他說,我們幻想愛情時,總帶著一些愛情的「場景」。或滿天飛雪,或漫步海灘,或落紅處處,或驀然回首。裏面好像總有著長髮又不懂表達自己的女生。這些好像形成了一些「公式」,但究竟這些公式,是誰加諸於我們身上的呢?我也不知道為何愛情總有這樣的「公式」,但所冀盼的愛情,總常以這姿態在腦海中出現。與其說這是一些「公式」,不如是人心裏渴望的一種投射。在現實中找不到的愛情,唯有靠小說、電影等等的藝術媒體去填補。

但香港這地方,卻常常令我有窒息的感覺。被一幢幢高樓大樓分割了的天空,熙來攘往的街道,被商品化了的文化甚至愛情。我想找一個可以尋找想像的空間,我想有寬闊的藍天,無際的草原,悠悠的清風。

「現實」是多麼殘酷的文字。在這「現實」裏,我渡過了永遠無法重返的中學年代。

我想哭,但眼淚不知在何時已經遺失掉了。

《情書》裏面的場景,究竟在那裏可以找到?但即或找到了,也不可能和劇中的感覺是同一個樣子吧。

《追憶似水年華》,多麼優美的名子,很想找來看看呢。


心齋 | 19th Apr 2006, 21:19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唉,始終還是比不上別人呢。

話說一個上學期和我一起讀倫理學的生化系同學,在今個學期的應用倫理課論文拿了個A++,教授的評語是他教通識課十四年來寫得最好的一篇文的說。

但我愛情哲學論文還只有個B 而已。

是我根本不懂什麼是愛情,還是不懂什麼是哲學呢?

還以為自己在哲學方面有點心得的說。看來,是在下坐井觀天罷了。

還是老老實實的學習好了,自己根本就沒有什麼過人的天份吧。

只有B的論文,本不想放在這裏獻醜,但放在電腦中封X(X=塵?硬碟裏面應該沒有這東西的,總之封什麼也好),也沒有什麼用處,有閑情之士,可以按「閱讀全文」看看:

p.s 得到我那生化系的同學允許後,在這裏貼上他文的連結:

link 

《虛擬戀愛》

引言

在現今的世代中,由於資訊科技的發達,和人際間疏離,開始出現了一種特異的愛情現象,就是由幻想所形成的「虛擬戀愛」。這裏所說的「虛擬戀愛」不單是指時下青年人在電腦遊戲,網上聊天工具(如ICQ)等所發展出來對虛擬的人物(如電腦遊戲內的主角)或是真人(ICQ聊天的對象)的愛情,而是更廣泛的指涉一切由個人幻想所造成的愛情。當然,對虛擬人物的愛情和部份ICQ上的戀愛也能算在「虛擬戀愛」之中,但「虛擬戀愛」並不單單指這兩樣事物。在這篇論文內,我將嘗試探討「虛擬戀愛」的定義、成因、其本質以及現實中的例子。

定義

要找出「虛擬戀愛」的定義,最好的方法,就是將它和一般的愛情現象比較。在一般的愛情現象裏,如果我們說「甲先生愛上乙小姐」,那麼乙小姐應是確實存在而擁有某些特質(如美麗的外表,高尚的情操),甲先生因為這些特質,而愛上乙小姐。但是,在「虛擬戀愛」中,乙小姐根本就沒有那些值得欣賞的特質,又或者,那些特質並沒有甲先生以為的那樣好。例如,現實中的乙小姐樣貌普通,但甲先生卻藉著幻想,以為乙小姐有沉魚落雁之貌。甲先生所愛的「美麗的乙小姐」在現實中根本不存在。一是有乙小姐,但乙小姐不美麗,一是根本就沒有乙小姐這個人,一切都只是甲先生的幻想。總之,在虛擬戀愛內,所愛的對象,嚴格來說,並不存在。

不過,當然我們也得承認,在一般的愛情現象中,也著在有浪漫的想像。這就是所謂的「情人眼裏出西施」。原本很平凡的一個人,在愛侶眼中都和天使無異。我們如何區分這在一般愛情中常見的浪漫想像,和「虛擬戀愛」呢?一般的戀愛是雙向的,甲先生愛乙小姐,乙小姐也愛甲先生。而且浪漫的想像,在戀愛中的兩者裏都會發生。但虛擬戀愛是單向的,幻想只會在某一方發生,而且程度亦遠較一般的戀愛為大。這就是虛擬戀愛中的幻想有別於一般戀愛的地方。

還有一點需要區分的是「虛擬戀愛」和「暗戀」的分別。在「暗戀」之中,人們也會產生很多的幻想。但和虛擬戀愛的分別是,暗戀是有一特定對象的,但虛擬戀愛卻因本身的「不特定性」(non-specificity)而沒有特定的對象。關於「不特定性」,我將會在稍後再詳加分析。

成因

「虛擬戀愛」這現象的出現,一半是出於人的理想性,一半是出於新精英主義下所造成的自卑感。

戀愛是一種充滿憧憬的活動,由於其對人生的重要性,每個人都渴望自己的對象是萬中無一,完美無瑕的。然而,完美的人,卻不能在現實中存在。

另一方面,在現代社會的新精英主義下,每個人都被要求增值,要不斷的往上爬。在四周都在鼓勵競爭的環境下,在競爭中失敗的人自我形象便變得非常低。在這個競爭的遊戲中,只有成功者才會被認同,但是這個「成功」永遠都只能屬於小部份的人。因為新精英主義是一個「比較」的遊戲。正如一個田徑比賽,只有頭三名的人才有獎項,其餘的參加者無論跑得多快,都只是失敗者。在這個制度下,在社會上產生了「失敗的大多數」。大多數人只是作為成功者的陪襯品,但礙於社會又不斷以一個人的成就去衡量一個人的價值,於是這群失敗者自我形象便非常低落,對自己缺乏信心。即使他們見到自己心儀的對象,都不敢主動表白和追求,害怕受到拒絕。

可是,他們又始終是一個人。人有愛美之天性,對越是完美的事物,有越大的渴求。可是,由於自卑感,越是完美的事物,卻離自己越遠,令自己越痛苦。於是在這種兩難裏面,唯一的解決方法便是去逃避現實。自己幻想出一個可供接近的完美對象,想像自己受到愛護的感覺,藉此滿足人對完美的渴望,又逃避遙不可及的完美所帶給人的痛苦。這即使不是虛擬戀愛出現的全部原因,也至少應是主要原因。

其本質

「虛擬戀愛」通常都在是男性身上發生,在女性上發生的情況較為罕見。因為社會上對男性的要求普遍都較高,以致男性承受很大的厭力。在新精英主義下,無法達到這些社會要求的男性便產生出自卑感。但社會上卻仍然存在關於男性形象的一種定型(stereotype),就是認為男性一定要是堅強,成功,有自主能力的。所以,在社會競爭遊戲中被視為失敗者的男性們,無法表達自己對愛情的渴求。但雖然被理性強行壓抑,但這渴求仍然存在。為了滿足這個慾望,受到壓抑的男性們唯有轉投幻想世界,在不存在的虛假中,尋找自己心靈上的慰藉。

「虛擬戀愛」是對用以痲醉自己的幻想。彌補「完美」所帶給人的痛苦。但由於這樣子的滿足過於容易,人們很快便會失去為現實中愛情付出的動力。而且,畢竟幻想和真實不同,不能完全滿足人對愛情的渴求。藉著幻想所得到的快樂,只會令人倍對真實的愛情產生渴望,這種渴望無法在現實中得到滿足,唯有依賴更大的幻想去麻醉。這就像是吸毒一樣,不斷地用幻想麻醉自己只會令自己對真實的愛情更渴求。於是,在虛擬戀愛之中的人不會比沒有戀愛的人滿足,反而會更加寂寞,對愛情的欲望更加強烈。

而且,虛擬戀愛者也有另一個特點,就是不願意面對現實。例如甲先生幻想乙小姐喜歡他,雖然表面上甲先生都想接觸乙小姐,但其實潛意識內,甲先生卻很怕見到乙小姐。當接觸到無可否認的現實之時(例如看見乙小姐和丙先生去街),甲先生就會很痛苦。所以這種戀愛中的人,常常在這種既想接近,又想遠離的兩難中搖擺不定,非常痛苦。

虛擬戀愛另外一個特點,是其「不特定性」(non-specificity)。所謂的「不特定性」是指其沒有指向單一而固定的對象。一般的戀愛,都有其固定的對象。但虛擬戀愛,因為本身只是一種用以滿足本身對愛情渴求的幻想,所以幻想中的對象,只是作為一種手段,只要能滿足到愛情的渴求,那對象是什麼人也沒有關係。而且這種戀愛是單向,所以沒有所謂的「忠誠」存在,即使背叛了幻想中的對象,也沒有任何人會責備。只有幻想而沒有實際的交流和參與也很難產生一種投入感(engagement)。於是,在這愛情現象中,一個人會不斷地轉換幻想中的戀人。另一個原因,是這種幻想的戀愛無可避免會產生一種空虛感,因為那個靠想像力虛擬出來的戀人根本不存在。所以,為了彌補或者麻醉這種空虛感,當事人會不斷轉換幻想的對象,以新鮮感來和空虛感抗衡,於是便很難有一個特定的幻想對象。

現實中的例子

「虛擬戀愛」的例子,在男性自尊心較強,但又地位受到壓抑的日本,最為常見。現代日本開始主張男女平等,女性獲得了許多的發展機會。但根深蒂固的日本傳統文化,仍然認為男人應該做主,要比女性優秀。但在九十年代日本經濟泡沬爆破後,很多的男性都失去了社會上主導地位,失業人數不斷上升,男性尊嚴受到重大的打擊。新世代的日本女性,又顯得精明能幹,更刺激男性的自卑感。這段時候,日本開始出現大量以男性為對象的電腦遊戲。遊戲裏面,多以一個男性為主角,同時有很多女主角的模式為主。這在遊戲界內,被俗稱為「後宮式」的遊戲,取其如皇帝後宮佳麗眾多之意。這類遊戲的出現和盛行,反映出日本男性想透過虛擬的世界來滿足自己對愛情的渴望。早前成為城中熱門話題的「電車男」[1]和「隱閉青年」都和這個現像有關。無法被社會認同,被社會分別為失敗者和異類的人們,無法從現實中找到自己的愛情,唯有依靠動漫畫和遊戲中的情節,用幻想來滿足渴望被愛的心願。這是「虛擬戀愛」中最典型的例子。

但隨著男女的差別越多越大,慚慚目標對象為女性的戀愛遊戲,也開始慢慢出現。[2]但由於社會仍然認為女性應比較矜持,所以這等遊戲都不能光明正大地成為遊戲界的主流,而多以滲雜色情的成份出現。這可以說是戀愛遊戲這次文化中的再次一等的文化(這裏所用的「次文化」並沒有眨意的成份在內,只是顯示出這並不為社會的主流所接受而已)。這類目標對象為女性遊戲的出現,顯示出女性隨著社會地位的提高,反而越難找到心目中的愛情,於是唯有依靠虛擬的幻想故事來滿足自己。

在極力推行新精年主義的香港,虛擬戀愛的現象也有出現,而且有嚴重化的趨勢,而且成因和日本相仿,都是因為男性地位開始低落,無法在現實中找到愛情的滿足,所以就轉投電腦遊戲去寄托愛情。但香港社會較日本開放,所以情況仍較日本為好。但如果社會繼續對男性有不合理的期望,相信情況會有持續惡化的趨勢。

結語

「虛擬戀愛」的出現,是由人的理想性和在新精英主義下所產生的自卑感所形成的。雖然這是純粹用幻想來逃避現實,但我們卻要明白,人始終都是渴求愛情的生物,而自卑感是在社會壓力造成的,不能完全怪罪於當事人。即使他們能夠鼓起勇氣去追求愛情,但在這個講求成就和競爭的社會,他們一樣會遭到拒絕。對殘酷現實的逃避,也是人其中一種保護自己免於瘋狂的機制。我們不應站在道德高地去指責他們的不是。然而,長期使自己沉醉於幻想中的確是於事無意無補的。人生總會到某個階段,你無法不去面對赤祼祼的現實。幻想的泡沬總有被刺破的一天,無盡的麻醉只會加深清醒時的痛苦,「虛擬戀愛」只能提供暫時的安慰。但既然像某些存在主義哲學家說,我們是被「投擲」到這個荒謬的世界上,別無選擇的我們,唯有肯定這個荒謬,並尋求安生立命的方法。我想在愛情的事上,也應該如此。



[1] 吳偉明,《電車男現象原因初探》,吳偉明的知日部屋http://www.cuhkacs.org/~benng/Bo-Blog/index.php?job=art&articleid=a_20050627_080504 (26-3-2006)

[2] Yociel, BL Game與腐女道》,吳偉明的知日部屋

http://www.cuhkacs.org/~benng/Bo-Blog/index.php?job=art&articleid=a_20051005_232612 (26-3-2006)


心齋 | 19th Apr 2006, 20:48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一個希臘神話裏面,有個叫做Psyche 的公主。她是愛神Cupid(丘比特,不是像大家在畫布中看到的胖男孩,傳說中他其實是個美男子)的戀人。

 不過,這一點並不重要。

在她未成為Cupid 的戀人前,她的美貌早已遠近馳名( 說得像是深井燒鵝似的,不過,這也不重要)。很多人都冒名而來,要見她一面。但奇怪的是,很多人來了,非常驚呀和欣賞她的美貌,但沒有一個人向她求婚。比她差很多的姐妹們都有了好的歸宿,但偏偏她卻無人問津。每個人都仰慕她,但沒有人去愛她。

其實現實中,也有些這樣的人吧。每個人都覺得她非常完美,但太過完美的人,總是和一般的凡夫俗子格格不入吧。

見過不少美麗得像天使的人,但是,誰會和天使結婚呢?她們是不會吃人間湮火的吧。 


心齋 | 18th Apr 2006, 21:40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這個世上有很多醫生,也有很多科學家。他們每天都為病人幸勤地工作著,他們的工作都是很偉大的。

但當有些病症,連醫生都束手無策,科學家的成果尚未能夠應用在臨床上面時。那些孤苦無依的病人,又有誰去幫助呢?想走路,但身子總是絲毫不動,想說話,但努力了半天,只換來幾聲「依依呀呀」。明明是清醒的,但總是無能為力。本來就像是呼吸一樣簡單的事情,現在也像登天似的。

要幫助他們的話,唯有靠一些輔助儀器。這些儀器可以令他們雖然身體有殘缺,但仍然可以用餘下的能力,去彌補不足。我覺得社會上的人,好像以為世界上只有健康和危殆兩種人似的。但不是很多人都不屬於這兩者的嗎?這世上也有很多雖然沒有性命危險,但卻也稱不上是健康的人。他們是清醒的,但卻不能主宰自己的生命。這可比很多昏睡在病床上的人要痛苦得多了。

但我想幫助他們,透過設計不同的儀器去幫助他們重新主宰自己的生命。只要一個人是清醒的,我就要幫助他重新掌握自己的人生。可能起初只是一些很簡單、很落後的裝置。但我相信只要一直努力下去的話,總能製造出一些真正能幫助到病人的東西。

這是我一個小小的願望。

心齋 | 16th Apr 2006, 00:43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其實做人還真是麻煩呀。

每天都要被人迫去做這做那的,但很多又是沒有結果的事。什麼紳士風度,什麼助人為快樂之本的。好像樣樣事都是為了什麼獎品,為了人家的讚賞,為了別人的認同。

But if i don't care about the prize, can I just quit? 


心齋 | 15th Apr 2006, 11:03 A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到最後,始終都是一個人的行為決定他是一個什麼人,不是嗎?

無論有多偉大的理想,多精采的辯論,如果到最後沒有勇氣實行出來,只不過是個言行不一的懦夫而已。

所以,與其擁有豐富的知識,諸多的哲學,還不如一個人切切實實地做他認為應該做的事好。

什麼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其實每個人心裏都有個數吧。但到最後,做不做到,就決定你是一個什麼的人。

一個很普通平庸的人,可能不懂什麼民族大義,也不曉得你什麼存在主義。他知道的不多,但他卻實實在在的依據自己所知道的事而生活。他可比很多只說不做的人高尚的多了。

「偉大」是不能單靠言語來衡量的。

心齋 | 12th Apr 2006, 17:49 P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Anxiety of being

Anxiety of not being.

成為了什麼, 就會失去成為其它事物的可能,就像一下子割斷自己的眾多的未來。這就是anxiety of being.

但不成為什麼,又會什麼都不是,什麼都不是,又會令人找不到自己的角色和立足點。我們又會因此而感到不安。這就是anxiety of not being.

所以無論如何,anxiety 都是不能逃避的。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Hamlet (3.1.56)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