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28th May 2006, 23:11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有時一個人喜歡什麼,真是不由得自己選擇。俗語有說「咸魚青菜,各有所愛」,有人喜歡咸魚,有人喜歡青菜,自己有時沒有得選擇,但每個人都會努力去得到所喜歡的東西。

喜歡咸魚的要花一番功夫才得到,喜歡青菜的卻垂手可得。得到咸魚的,似乎成為一種身份的象徵,人人艷羨,個個喝采。努力得到回報,才能受到肯定,成為一時佳話。

喜歡青菜的,很快就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不是沒有努力過,不是偷懶不想食咸魚,只是青菜雖好,但看得上眼的人卻不多,也許不是出於自願,但喜歡就是喜歡,自己也無可奈何。但外人看來,卻總以為吃不到咸魚,才淪落到要吃青菜。人望高處,水向低流,有咸魚吃沒理由要吃青菜。故此,吃青菜的盡都是失敗者,也不理你是吃不到咸魚,還是壓根兒不想吃。吃青菜的卻其實也很努力,也很想叫人知道他們其實也很努力,但就是沒有辦法。明明自己喜歡吃青菜,難道要迫自己去吃咸魚嗎?會高血壓的呀。

所以嘛,忠於自己就好了吧。如果吃青菜也一樣快樂,何必迫自己一定要吃咸魚呢?

子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論語.述而第七)

心齋 | 27th May 2006, 19:2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今天去了poly 的consulation day,來篇流水賬的遊記。

(警告:以下內容極為無聊和瑣碎)

 

首先當然是搭火車,本來沒有什麼特別,不過最有趣的是:我竟然在火車上的電視見到「巴士亞叔」!因為有線新聞報導了「巴士亞叔」的新聞,又在火車上播放出來。當正在播放「巴士亞叔」的片段時候,差不多全火車的人都轉向電視螢幕。我很想知道其實當中有多少個曾經在網上看過這個片段,我懷疑為數一定不少。

去到理大後便聽了生物醫學工程的入學講座,教授播了港台前陣子「廠出驕陽」介紹生醫學工程的片段。但老實說,這段片小弟已經看了數次.......之後的講者介紹的內容大部份都耳熟能詳,沒有什麼特別。我最關心的當然是讀postgrad 的問題,於是便問了教授這方面的資料。教授說其實讀postgrad 的機會有很多,但多數不在本地讀。前幾年都有幾個分別去了美國和英國的,也有一個是去了美國讀PhD的。而且因為多數畢業生都不難找到工作的緣故,所以讀postgrad 的人數就變得不多,但如果真的想讀, 仍是有很多機會的。教授強調了日後在這方面人才的需求,特別當醫療器材被立法監管之後,對生物醫學工程師的需求應該會大量增加。

不過老實說,我也曾經在開放日做過幫手,知道這些入學講座最多只可以信七成。個個系也說自己前途一片光明。但老實說,那有這麼多光明的前途..........不過講員是香港工程師學會生物醫學工程部的主席,講座的內容應有很大部份是真實的吧。

完了講座,就去參觀實險室。BME 的實驗室和中大biochem 的有很大的分別!那裏的實驗室都很闊絡,像一個教學實險室多過一個研究用的實驗室(不過我想應是教學和研究兩用的)。而中大biochem的研究實驗室則 通常是放滿了solutions 和儀器的,非常擠迫(其實我真正去過的不多,但P.C. Shaw 的lab 真是超擠迫的說!)。可能這是engine lab 和science lab 的分別吧,特別是life science的。

參觀的實險室有locomotion 的,但這個只看了幾眼。之後去Seating and Body Support Interface lab,看為特別為傷患設計的坐墊和床墊。再之後是bioinstrumetnation lab,主要是超聲波的研究。我還即場用超聲波照了我的手臂!非常好玩!我第一次見識到超聲波的運用,而且也是第一次在螢幕上看見自己的骨.....

其它的lab 都沒有什麼特別,不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原來理大也有tissue engineering 的lab。主要是致力於人造骨絡的研究。起初還以為理大的tissue engineering 不是太好的說....

理大BME 的lab 給人的感覺沒有CU biochem 那種滿佈不知名儀器的神秘感,到處都寬敝得很。不知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期間也有和正在讀BME 的人談過,老實說,就學生的應對來說,似乎缺乏了中大人那種自信和自在的感覺。也覺得他們比較被動。不過當然這涉及很多個人因素,和大學本身不一定有關係。

總括來說,讀postgrad 的人不多,但想讀的也應該有機會。實險實結人的感覺是Poly 投入了不少資源在BME 的研究上。

但到底,JUPAS 問題仍是

未解決!

心齋 | 25th May 2006, 23:58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生物醫學工程(biomedical engineering, 簡稱BME,也有稱作medical engineering 或bioengineering 的)是一門湛新的學科,研究範疇非常廣闊,但主要是將工程學的知識應用在生物或醫學上面。簡單如手術刀,複雜如人工心肺,甚至brain-machine interface 都是生物醫學工程的研究範圍。生物醫學工程被譽為當今發展最迅速的工程學科之一。

在外國,早在幾十年前,已經有人專門從事這類研究,是以外國的人造器官和醫 療儀器都非常發達。但本港的有關研究,相較外國,可謂非常落後。

較早開始有系統地進行相關研究的,應是理工大學的賽馬會復康工程中心。初期主要集中在矯型義體,以及以殘疾人士為對象的輔助科技(assistive technology)研究。及後又相應增加了在生物材料(biomaterial)、生物檢測(bioinstrumentation)和超聲波影像技術的研究。由於本來是主要研究矯形及義體的關係,理大在生物力學(biomechanics)上面的研究較為卓越。

除了理大外,科大、港大和中大近年亦有相關的研究。

就我所知,科大較注重BioMEMS(bio-micro-electro-mechanical system)和生物材料,以至組織工程(tissue engineering)的研究,因為進行研究的是科大的化學工程系。

港大則較注重醫學影像技術,特別是磁力共振,因為港大有個專門的磁力共振研究中心。當然因為港大有醫學院的關係,也有不少工程系教授會投入到醫學研究當中。但以生物醫學工程作為主要研究範圍的,似乎不多。

至於中大的研究,我所知的是主要集中在微創手術方面。

以往,除了理大的義肢矯形學外,大部份大學都沒有提供生物醫學工程相關的學位。近年大學開始增加生物醫學工程的課程。在八大中,只有港大和理大提供了相關的本科課程,而研究院課程,打正BME 名號的,只有理大和科大,中大也有類似的課程,但只是修業式的M.Sc,並不是以研究為主的M.Phil。不過中大的電子工桯系也有提供生物醫學工桯的範圍供研究生選擇。 港大的情況則在下不太清楚。

現在討論一下理大和港大的本科課程。自上年開始,生物醫學工程工式被香港工程師學會承認為專業界別之一,意味著有關行業的專業身份受到肯定,而兩間大學的醫學工程/生物醫學工程學位,都同時受到香港工程師學會的認可。就歷史來說,理工大學因為較早發展相關學科的緣故,所以在BME 方面的研究較為成熟,而且也有較多的教授注著這方面的研究,有較多相關的實驗室,設計比較完善的課程以及和業界較好的聯繫。前陣子賓仔所用的輔助儀器,就是理大協助研究和製造的。但另一方面,由於資源所限和大學定位問題,理大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應用方面,而且因為缺乏醫學院的緣故,所以大部份的研究都不集中在治療的層面,而主要在復康的層面。另一方面,港大的醫工系因為比較新,所以缺乏在這方面研究有經驗的教授,而且有很少專門為BME 研究而設的實險室。可是,因為港大有充裕的資金和有醫學院,所做的研究大部份能和醫學有直接的關係。而且因為名氣的緣故,收生成績遠較理大為高,畢業生報讀研究院的機會比較大。

所以,如果單就本科教育來說,理大的課程設計應較港大為好(依在下看來,港大的課程設計簡直一塌湖塗)。但若就畢業後就業,或讀研究院的前景來說,則港大佔優。現在以我的成績,應足夠入兩間大學相關學系,那我應該如何選擇呢?苦思良久,仍未找到答案。

各路賢明才俊,可否指點一下迷津?

心齋 | 22nd May 2006, 12:27 PM | 有趣的東西是靈魂的圖畫

在blog 裏加了Stickam 啦,因為看見人家可以在blog 內分享一下自己喜歡的音樂,滿有趣的。

希望這個Stickam 可以做一個拋磚引玉的作用,把好的音樂介紹給大家。

p.s 我把播放器設定成了play on demand,即是大家要按play 才會真的播放啦(大家可以在edit profile 內的edit preference 做這個設定)。我覺得這比自播放好一點,因為可能讀者自己也正在聽音樂,又或者不想被音樂騷擾。我自己就時常被xanga 的背景音樂弄得很煩燥......特別是當我用firefox 一次開幾個tag 的時候,簡直就是一種滋擾。大家應該給讀者們一個選擇,喜歡的可以聽,不喜歡的就不用聽,這才是一件方便大眾的好事嘛。 


心齋 | 20th May 2006, 18:42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剛才新聞上說,青少年沉迷上網的情況很嚴重。不少青少年每日都上網達五六小時。老爸自然又少不了罵上我幾句。

其實「沉迷」的意思是什麼?是不是長時間做一件事就叫做「沉迷」?如果是,那麼大部份學生每天上堂七八小時,應該很「沉迷」讀書了吧。是不是應該拉他們去輔導一下?我想「沉迷」應是指對一件事的喜好強烈到影響日常生活的地步。例如上網上到廢枕忘餐才算是沉迷吧。

但問題又到,究竟什麼才算是「日常生活」?什麼活動可以被包含在「日常日活」裏面?吃飯、上班、上學是日常生活。為什麼上網不算是日常生活?究竟是每天都做的事就能夠叫做「日常生活」(那麼上網對不少人來說,也自然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還是每日都「應該」做的事,才算是「日常生活」?

「日常生活」這個詞語的意思根本就不清不楚吧,利用這個詞語來定義「沉迷」會有很多問題。我想,較可取的方法,是把一個人做的事情按其重要性排序。例如健康比學習重要,那麼就可能吃飯的地位比學習要高。所謂的「沉迷」是指對某活動的熱衷度過高,以致顛倒了應有的重要性次序,變得不分輕重,不理後果地進行動該活動。

以上網做例子,按照這個定義,決定某人「沉迷」上網與否並不是根據他上網的時間而定,而是根據他上網的態度而定。如果一個人每天只上一小時網,但在該小時內無論天塌地陷都置諸不理,那麼他仍是沉迷於網絡世界之中。相反,如果一個人每日上網六七小時,但都只是用以消磨時間,有其它重要事做時會立則停手,那麼他仍不能算是一個沉迷上網的人。

不過當然,花太長時間上網也是不太好啦。要愛惜光陰嘛。(又是另一個行貨的結尾啦.....唉) 

 


心齋 | 14th May 2006, 20:42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一想起文革,就會覺得很痛心。堂堂泱泱天朝大國,竟然落得和橫蠻禽獸無異,而社會的所謂知識分子,則淪為當權者玩弄於掌心的政治玩偶。

如果說日軍侵華是一種國恥,那麼文革就更是一種國恥。國民可以槍頭一致對外地聲討日人惡行,但對自己以往親手犯下的錯誤卻噤若寒蟬。

記得以前上課時,聽教授說過:「民主的作用在於防止一少部份人犯上無可挽回的錯誤」。這話十分確切。共產黨的專制統治,就在十年浩劫間犯上了無可挽回的錯誤。

在下的歷史知識,只到中三程度,很想趁這個暑假加深一下對文革,以致對中國近代史的知識。大家有沒有什麼好書推介?

心齋 | 10th May 2006, 01:09 A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PS3 的手制竟然照抄Wii 的動作感應,實在令我太失望!

現時市面上大部份的遊戲生產商都只懂盲目追求畫面和速度。更快的晶片,更真實的畫面但卻樣樣都舊酒新瓶,完全缺乏創意。要知道要叫一個遊戲好玩,最重要的是遊戲,而不是畫面!美麗的畫面可以令人得到官能上的刺激,但卻不能成為快樂的回憶。Mario 好玩不在於他的畫面美輪美煥,而是它有趣的玩法可叫人再三回味。究竟遊戲界要多少時間才懂得這道理?

任天堂真是很有創意的一間公司。當知道DS 有touch screen和雙螢幕時,我簡直驚為天人!這麼明顯的答案,為什麼之前沒有人想到?這就是「創造力」高低的差別。有時人家想到一個答案,一個問題的解決方法,你聽來好像不外如是,只是一個非常簡單的答案罷了。但為什麼這樣簡單的答案,就只有人家想到而你想不到?答案雖然簡單,但你想不想就是想不到。有些簡單的答案你抓破頭皮也想不出來。缺乏創意就只有拾人牙遺,永遠不能成為時代的帶頭者。

「創意」彷如一流清泉,給這個煩悶的地界增添色彩。像Sony 這些只懂抄襲的公司,雖然或者可以令社會緩慢的前進,但絕不能帶領人類進入一個新的世代。

心齋 | 8th May 2006, 18:12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回了大陸一趟,悶得很,唯一的得著是看完了白先勇的《寂寞的十七歲》。

記得中五時,曾和同學打趣說,到十七歲的時候,一定要買這本書來看看。十七歲的時候,走到書店,徘徊了一陣,拿起這書來端詳了一番,但終究沒有落手。

某天在中大的書展,又看見這本書,今次買了回來,略讀了幾個故事。但仍沒有時間心力把它看完。

現在趁著在大陸無所事事,唯有迫自己看完這本書。

《寂寞的十七歲》是一本短篇小說集,裏面的主題作品,當然就是《寂寞的十七歲》這個故事。主人翁楊雲峰,可真是個寂寞透頂的人。自己給自己打電話,買禮物,寄信。越看下去,竟然覺得自己有點楊雲峰的影子。想必,又是顧影自憐的輕狂。

有趣的是,《藏在褲袋裏的手》的主角一看見女人就把手藏進褲袋的習慣,好像我也有類似的。看見某些女孩子,我會握緊拳頭。顯然這有點病態,但像故事裏的主角一樣,我應該是在逃避著些什麼。但我在逃避的,又究竟是什麼?

《芝加哥之死》的吳漢魂,《那晚的月光》裏的李飛雲,總令人覺得四週有種揮之不去的鬱悶。兩個都像是很有前途的人,一個是剛畢業的芝加哥文學博士,一個是剛畢業的台大物理系學生。但好像一切的世事都出了軌,原本應該發生的沒有發生。瀰漫在空氣中的,是一種輕紗般的無奈。

《寂寞的十七歲》是一本好書,因為它告訴你,原來我們也一樣很寂寞。


心齋 | 8th May 2006, 17:29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我只要等待,一直的等待
直到
最美麗的晨星也耐不起歲月的折磨而殞落下來
我便可以躲在陰暗的角落竊笑
無情的聽妳說
妳當初也很無奈

心齋 | 2nd May 2006, 10:24 A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巫婆從籃子裏把毒蘋果給了公主,想起了原來當年也有人把蘋果給她。

不同的,只是當時沒有小婑人,也沒有王子的吻。只記得一直的沉睡,一直的沉睡,醒來後漂亮的臉孔竟多了皺紋。

在故事的結尾,王子來救走了公主。

巫婆的名字叫做「白雪」。

(Edited at 2:00pm 2/5/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