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19th Jun 2006, 01:49 A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從前一個國家裏有塊極其珍貴的寶玉,價值連城。但國內的人民都不知寶玉放在什麼地方。別的國聽見這消息,於是派民來犯,揚言不奪得寶玉勢不罷休。

可是,因為連國內的人民都不知寶玉在那裏,所以根本沒有辦法製定有效的戰略。唯有敵人一派出兵來,就相應地派出部隊迎擊。但因為虎視寶玉的國家不止一個,於是那國的軍隊不斷東奔西走,戰力分散,結果節節敗退。國內的人民都快要絕望了,很多人都想棄城投降,他們都認為,為了一塊寶玉而犧牲一個國家,根本是非常荒謬的事。

可是,幾經辛苦,寶玉終於被找到了,並帶到安全的地方受到保護。因為知道寶玉在那裏,於是兵力便可以有效地集中一點。有些城池暫時放棄,有些城池卻要死守。有效的兵力部署,令到敵人節節敗退。因為久攻不下,於是各國唯有班師回朝。

你的寶玉又在那裏呢?

心齋 | 16th Jun 2006, 13:19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好驚!

突然醒起自己以前成日到處去人地d blog ar, 討論區呀聊事鬥非,周圍聊起人地把火.....大家唔好鞭我屍呀!!

咳........死者已矣,就讓它們安息吧........


心齋 | 15th Jun 2006, 20:33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今天去了HKU medical engineering 的information session 和interview。現在匯報一下情況。

果然不出所料,真的有課程上的改革,改動的科目如下:

Level 1:
多了科introduction to medical engineering。

這非常好,根本一早就應該有這科吧......

Level 2:
原來的medical engineering 變成了biomechanics。還多了科迷之integrated project,詳情不明....

其實我看這科的課程內容時就覺得奇怪了,首先怎有可能medical engineering 裏會有一科叫做" medical engineering 的?而且本來的內容是P&O, mechanics of biomaterial 來的,根本就是biomechanics吧....

Level 3:
這裏的改動非常大,新年度開始會分stream。一個是tissue engineering & biomaterial ,一個是medical device and electronics (stream 的正式名稱可能不一定是這兩個,但內容是關於這方面的)。很多本來要讀的core 變成了elective,但當然仍然很多的elective 都是別系的課程,和medical engineering 沒有直接的關係。另外,也多了科nanotechnology (會和我夢寐以求的bioMEMS有關嗎?)和mechatronics的課程。biooinformatics 變成了選修科。

另外也對MedE 多了認識:
1. FYP topic 相比起polyU真是很academic 和advanced。
2. 有兩個(兩個.........怎可能一個學系得兩個直接相關的lab....我以前中大MBT起碼有四五個lab 同biotech 直接有關呀.......) 和MedE 有關的lab,一個是關於tissue engineering 和biomaterial 的,一個是關於biomedical imaging 的(說穿了其實只是關於MRI 的...)
3. 以前的external examiner 來自Duke University的(Duke!!!!那個Duke!!!!!!! brain-machine interface的Duke!!!!!!!!正到爆的DUKE!!!)不過,咳,係external examiner 黎ja wor........
4. Intern 的地方,感覺上多在研究機構工作(在研究機構工作都能算intern 嗎?係engine 黎嫁喎...)
5. 女學生的比例通常 >30% (唔.....這點真的非常重要)
6. 新的curriculum 因為要批核,短時間都不能在網上看到(搞錯!!!個prof 淨係show 左個完整curriculum 三四妙ja wor.........)

p.s 在等interview 的時候遇到個很漂亮的女生!(其實客觀而言也不是太漂亮啦,因為我的要求低......)如果真的可以和她做同學真的很不錯哦!但是..........=_=,我直覺覺得她最後不會讀MedE 啦.......明顯是入medic, pharma 的人士(真係覺得佢點都唔會入medE 囉,這是毒男神秘的直覺(更正確地,是「去死去死團」的直覺!)謎之聲:「葡萄是酸的,pH 是很低的!」)。所以,這不會成為我考慮的因素啦,哈哈。

pps.我開始覺得,自己很麻煩........這又不想,那又不要,挑剔到死!

ppps.唔....我發覺這篇文完全離題......根本就沒有說過面試的事情吧!!!咳......這個有時間的話後補。 

 


心齋 | 13th Jun 2006, 12:20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葡萄在欄上,吃不到,所以便將它當成酸的。明明這是一個很聰明的做法,不明白為什麼人們都把這當成取笑別人的語句。

人有欲望,但無法得到滿足,這會令人非常痛苦。要解決,只有兩條出路,一是不擇手段地滿足自己的慾望,一是乾脆消除自己的慾望。欲望的追求,自然無窮無盡。今天想吃葡萄,明天想吃蘋果。每日都追來追去,不知何時終結。

但既然力不能及,何不乾脆把葡萄想成酸的?這樣便一乾二淨,不用再東奔西走。再者,這可不算自欺欺人,因為你又能肯定葡萄一定是甜的嗎?

知自己的「足」可以常樂,知別人的「不足」嘛.......也一樣可以常樂呢。

心齋 | 13th Jun 2006, 11:54 A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我這個人,從來不會看不起無知的人。因為知道,知識的獲得,有時不是全控制在自己手裏的。有天時,有地利,有人和。得不到某種知識,很多時候也是無可奈何。而且,總沒有一個人會什麼都曉得吧?讀多幾年書也不是什麼特別了不起的事。再者,知道自己也無知得很,就沒有什麼資格罵人了。

但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識少少扮代表,唔識字扮博士」的人。不懂不要緊,但拜托不要裝懂。無知還要擺出一副目空一切,自以為是的模樣,就很令人作嘔。自以為是有時也可以忍受,但最忍受不到的是明明自己什麼都不懂,但又要擺出一副教訓人的模樣。真是令人連黃贍水也會嘔出來。

拜托,別再叫我遇見這種人。


心齋 | 12th Jun 2006, 23:53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現在全城都在鬧霍金熱,但在下就是不明白,為什麼大家對霍金這樣好奇?

說真的,統一場理論,黑洞幅射,廣義相對論,究竟有幾個普羅大眾能明白?大家一窩蜂都去聽這個國際物理學大師演講,究竟有幾個能聽得懂?還是說,只是想沾沾這一個大師的風采,令自己變得高級一點?

 在科大高等研究所的演講,應該是個學術會議吧。大家都去不懂裝懂的,又有什麼意思了?不如回家認認真真的惡補一下時間簡史吧。這樣比去過一個不明不白的講座要好得多。

 


心齋 | 10th Jun 2006, 11:53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有時真不明白,做人真的是很麻煩。

很多事情想做但做不了,每一個地方,除了「我」,還有「他們」。每一個地方總有無處不在的「他們」。「他們」總對我們施加壓力。「他們」總叫你想清楚,「他們」總叫你停一停。「他們」是永遠的事後孔明。

為什麼就不能爽快的順心而行呢?唉.........

Why must I say "yes"? Why, why, why!


心齋 | 8th Jun 2006, 12:06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從一開始,人們都在為了某個概念而戰。

為「真理」,為「霸業」,為「名」,為了「民族」,又或者為了某個政治理念,宗教理念。

但這些只在腦海中存在的東西,在經驗地界裏卻找不到。眼所見的,只有活生生的人,和一條條的屍體。或者你可以看見上帝,或者你可以看見「原來根本沒有上帝」,但你不會看見「真理」,或者你可以看見萬里疆士,卻怎樣也看不見「霸業」。人可以看到黃皮膚、黑眼睛,但從不能在試管中,看見那名為「民族」的基因。

人總是為某些概念而戰,他們可以為了絲毫無法感覺到的事物,完全去否定眼前所見之人的價值。他們可以為了「真理」去殺人,為了「真理」去自殺。又或者,為了反對別人的「真理」而殺人,為了反對別人的「真理」而自殺。似乎一擺出「真理」的牌號,你可以漠視生存的權利,你可以漠視作為人最起碼的互相尊重。支持者拿著他們的「真理」,反對者也拿著他們的「真理」。「真理」是道德的免死金牌,於是,他們可以「替天行道」。

有一個律法師起來試探耶穌,說:「夫子!我該做甚麼才可以承受永生?」
耶穌對他說:「律法上寫的是甚麼?你念的是怎樣呢?」
他回答說:「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 神;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
耶穌說:「你回答的是;你這樣行,就必得永生。」
那人要顯明自己有理,就對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
耶穌回答說:「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
偶然有一個祭司從這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那邊過去了。
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這地方,看見他,也照樣從那邊過去了。
惟有一個撒馬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裏,看見他就動了慈心,
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裏去照應他。
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
你想,這三個人哪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的鄰舍呢?」
他說:「是憐憫他的。」耶穌說:「你去照樣行吧。」
(聖經.路加福音10:25-37)

祭司曉得「真理」,利未人也 曉得「真理」,而和猶太人為仇的撒瑪利亞人,猶太人認為他們不曉得「真理」。但擁有「真理」的人都走了,只有撒瑪利亞人肯幫助那個受劫的人。

人若說 、 我愛 神 、 卻恨他的弟兄 、 就是說謊話的。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 、 就不能愛 沒有看見的 神。(約一 4:20)

心齋 | 2nd Jun 2006, 10:41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突然發現,與其覺得樣樣都不好,不如覺得樣樣都一樣好。這樣可以令人比較快樂。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