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12th Oct 2006, 22:07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從前我的房間很細,睡雙層床,把腳伸直會頂撞到床尾的石牆。搬家的時候,覺得一下子房間變大了,有一個很舒服的床位,窗很大,感覺很陽光。那時很高興。但現在卻不覺得怎樣,因為習慣了。

從前用的是486 電腦,上的是56k 窄頻,視窗95。連讀取一個圖片檔也要等上五分鐘,真的很慢。後來換了電腦,快到可以奔騰起來了。但現在又不覺得怎樣,總想「電腦,本來不就是這樣子的嗎?」

小學的時候,有一群要好的朋友。時常以為沒有他們日子一定很難過。後來升了上中學,到現在升了上大學。那些朋友的名字我已經忘記得七七八八了。沒有了他們,日子也是一樣的過。

以前走在路上,很害怕自己一個人,總喜歡找幾個朋友一起走,但有時還得獨來獨往。有天晚上,街角拾荒的老伯說,這種感覺叫「寂寞」。但慢慢的,發覺原來自己一個人也無所謂,只是走路罷了。

這是我寫給你的第十封信。我會一如既往的把它投進信箱裏,一如既往,讓空白的信封帶著它任意翱翔。有時我會想,人真是了不起,無論遇到什麼不幸,都一樣會適應。無論是多麼深刻的感情,都一樣會淡忘。時間會讓我們接受一切,即使我們多麼的不情願。我很害怕自己也慢慢地接受了這個現實,漸漸把沒有你的日子當成了生活的一部份。

我很不情願,但我已經開始習慣了。人是什麼都可以習慣的。

習慣,究竟這是堅強,還是懦弱?還是其它,我不得而知。

 


創意寫作作品二,個人覺得比上一篇好得多了!當然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要繼續努力!

還有還有,因為可能以後都會不時發表一些似是疑非的文章的關係,大家要多多留意文意的分類,如果是「創作是一種感受」的,那多數只是一個虛構的故事。只有「隨筆」那些才是真實的哦。這是為免有些讀者(如峰同學)看到某些文章後變得過份興奮的關係。


心齋 | 8th Oct 2006, 01:24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古哲常常叫我們"know thyself",其實太過了解自己根本不是一件好事。

有時我開始懷疑是不是明白得自己太多了,知道了自己做每一件事背後的原因。其實這非常簡單,只要是冷靜地分析一下就會知道得一清二楚。為什麼怕說話,為什麼會動怒,為什麼眼睛總是跟著某些人在走。只要稍為一想,根本無所遁形。自己的謊言,根本完全騙不了自己,縱使自己有時真的很希望受騙。明明防衛機制是用來自欺,把自己都識穿了,做人會很痛苦。怪不得心理學家的自殺率這麼高。

Know thyself,可是不要知道得太過份。

心齋 | 8th Oct 2006, 01:11 A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邏輯堂有這一題功課,要我們分辦以下推論是否對確:

In Gospel of John, 15:18-19, Jesus offers the following explanation of why the world hates the Christians: "if you were of the world, the world would love its own;but because you are out of the world, [but I chose you out of the world,] therefore the world hates you"

大家有什麼想法?我想通常一般人都覺得耶穌的說話是在否定前件吧(denying the antecedent)。(即是:如果A 則B,非A,故非B)

可是,我卻不認同呢。首先,題目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這是一個解釋(explanation),不是推論(argument)。耶穌的目的根本不在想證明「世人恨你」,而是想提供「世人恨你」的原因。看聖經的NIV 譯本會清楚得多:

"If you belonged to the world, it would love you as its own. As it is, you do not belong to the world, but I have chosen you out of the world. That's why the world hates you."

這裏的用語是"that's why",是在提供一個原因,不是表達論證的關係。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都會遇到類似的情況,例如「如果你溫習,你就能合格」。當然「你沒有溫習」,不能證明「你不合格」,可是一但你真的不合格了,「你沒有溫習」就可以成為「不合格」的一個合理理由。很多時我們日常生活都會這樣分析,例如「如果你剎車,他就不會死」,但你沒有剎車,所以他就死了,而你要負責。

至於為何一個謬誤的形式,會在日常生活中被接受為恰當的解釋,我還要時間思考一下。大家有什麼意見?

心齋 | 6th Oct 2006, 22:40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喜歡看小孩子玩耍。他們是那樣的天真無邪,那樣的開懷暢快!

有一天,在擠迫的火車裏,旁邊站著的小孩突然大叫「阿扁下台」,還有模有樣的舉起了「阿篇下台」的手勢,雖然他家裏菲傭不斷著他小聲點,但他仍然自顧地「阿扁下台」,一副昂首挺胸的神態。雖然起初是有點驚訝,但後來我也被他逗樂了。喜歡他的天真,喜歡他的率性,喜歡他不問情由的任意妄為。

為什麼人大了,就不能不顧一切地做些傻氣的事呢?被人笑也好,人家不明白也好,覺得你古怪也好,但自己高興不就行了嗎?可是人大了,就時常要考慮別人怎樣想,怎樣反應。要喜歡人家喜歡的,討厭人家討厭的,害怕自己成為異類。但那小孩子,才不理你當他是什麼。覺得高興就行了,他就是喜歡阿扁下台,你奈得他何?他才賴得理你什麼紅藍綠的「天下圍攻」呢。一副「老子就是喜歡」的神態,哈哈,有趣!

實在需要向他學習學習。我就是喜歡這樣,你不喜歡就不要做,誰又來理你怎樣想了?

哈哈,痛快!


心齋 | 6th Oct 2006, 21:57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嘩哈哈哈哈,嘩哈哈哈哈!終於給我等到啦!下一年可以有新elective 讀,就是:

MICROFABRICATION AND BIOMEDICAL MICRODEVICES

也即是BioMEMS 啦,嘩哈哈哈,正X100000!!

I love BME!


心齋 | 6th Oct 2006, 00:44 A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路,就是要走到盡頭才知道自己走錯的。

在我家隔兩個單位,住著一個女孩,樣貌很是標緻。時不時都見到她,卻從來沒有和她說過半句話。可是,人生到了某個時候,總有些覺得不可不做的事情。我暗暗的對自己說,下次見到她的時候,一定要說上幾句。

有一天,機會終於來臨。

使勁的把身軀拉進升降機裏,想著,又一個可有可無的早晨。可是,當突然在眼前出現了她的身影時。心臟「怦怦、怦怦」的跳,連血液流過頸部動脈時的節奏也聽得一清二楚。升降機的門慢慢的關上,我看著地板,握緊拳頭,拼命地想令自己的聲帶振動。可是,腦內一片空白。「空」比「白」形容得貼切。因為例如腦內是一張白紙,即使費勁,也有寫上東西的可能。但如果只是一個「空間」,那麼根本連「寫」的可能也沒有。因為空氣並沒有像白紙的記憶。

「妳..........妳好」當然,並沒有說出口。自那天,才發現自己是個懦夫。升降機的門一如所料地打開了,急急的她走了出去。望著她,我想,果然又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早晨呀。如果再勇敢一點就好了,我真的很後悔,還為此不高興了幾天。

但一星期後,同樣的場景又再出現。今次,就是打死我,我也要說上幾句!

「妳......妳好」
「呀?」

(咦
.......她一就以為我是個怪人,但事到如今,不可以退縮)
「我們
......好像是住在同一層樓的吧?」
「嗯」

「我叫阿健,妳叫什麼名字?」

「我不喜歡跟陌生人說話」她冷冷的說道

......原、原來如此呀」
(該死的!)

「你晚上可不可以把電視的音量調低一點?」

「呀?」

「不是每個人都喜歡看無聊的電視節目」

「呀
......嗯,對不起,對不起。」
「還有」

(還有?)

「請不要常常色迷迷的看著我」

「呀?我沒有呀!」

「這樣子很討厭」

(我真的沒有色迷迷的看她
......
「對不起,對不起
......
升降機門開了

「再見」她施施然的走了。

我站在原地啞口無言,想著,真是又一個可有可無的早晨呀。我真的很後悔和她說了話,還為此不高興了幾天。

之後,我終於明白了。無論做或不做,說或不說,我都一樣會後悔。也許命運就像是一條出錯了的多項選擇題。我們可以選擇,但無論如何都會後悔。就像是走路,走一條或走另一條,當歡天喜地的走到路的盡頭,才發現自己走錯了。

路,就是這麼的一回事。

P.S 這是「創意寫作」當的第一份功課。紅磚牆內的實利主義有時實在叫人喘不過氣來,要像這樣修個語文科學習一下,才能得得到個平衡。 


心齋 | 6th Oct 2006, 00:36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Blog,有時真是叫人又愛又恨。

愛的地方,在於它能提供一個發表文章的媒介,讓你可以暢所欲言。或是分享有趣的見聞,或是評論各方的時事。可是是一篇簡單的隨筆,又可以是洋洋的萬言書。

可是,網絡畢竟是個公開的空間,有時亦是一個虛構的空間。實在不太希望網絡上的世界入侵自己的生活,所以大部份的Blogger 都會用筆名。認識到朋友當然是好事,但被人不問情由地介入現實生活,也許不是每個人也能接受。

更重要的,是文本一但產生了,經讀者的註譯後,又會產生各自的新文本。有時作者可能只想發發牢騷,談談風月,表達一下自己對某事情主觀的感受。不是每篇寫在Blog 上的文章,都是想集思廣益的。有時作者只是想說一說話以抒胸抑,不是希望讀者提供什麼專業意見。就像朋友閒談,縱然自己對解決方法了然於胸,也想找個人分享,減輕一下自己的壓力。但有時以減壓為原意的牢騷,卻會被當成認真的議論,並開始被人批判起來。只在網絡上進行的批判也罷,熄掉電腦就一乾二淨。問題在於如果自己的真實身份是被知道的話,這樣的批判會牽扯到現實生活中來,那就麻煩得很。

熟的朋友沒有什麼問題,因為他知道真實的你是什麼的樣子,所以他知道你什麼是說笑,什麼是認真。他知道你的性格,所以知道你什麼會只說不做,什麼會只做不說。但半生不熟的,卻不認識真實的你。他知道現實的你有什麼身份,但從不知道你是什麼的人,有什麼的性格。所以他不懂得分別你什麼是說笑,什麼是認真。他把你說笑的地方當作事實傳播出去,或把你認真的評論一笑置之。網絡上的誤解,變成了真實的誤解。那時就很難解決了。

寫文章,是因為相信有知音。在網絡寫文章,是因為即使被誤會了,也不會有太大的後果。所以我們可以在Blog 上暢所欲言。可是,一但有知道自己身份,又不太認識的人來訪。不自覺的,卻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寫的時候要去猜想,這句會不會被誤會呢?那句會不會以為我在說誰呢?一但產生自我審查,就會寫得不暢快,就會有壓力。

寫,是想多些人知道,但又怕太多人看了,自以為知道,但其實什麼都不知道。Blog,果真叫人又愛又恨。

P.S 雖然話是這樣說,但無論大家認識我與否,都觀迎大家來這裏看看!


心齋 | 2nd Oct 2006, 23:49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原來Nobel Prize for Physiology and Medicine 已經公佈了!今年的得獎者是RNA inference 的發現者Andrew Z. Fire 和Craig C. Mello,恭喜恭喜!

但為什麼我要特別在這裏說呢,是因為microRNA 正是我上年Introduction to Molecular Biotechnology 要present 的題目!而RNAi 和miRNA 的關係又非常密切。嘩哈哈,我也很幸運嘛,上年present 完,別人今年就拿獎了!我現在Introduction to Health Technology 的題目是Artificial Vision呀,會不會下年又有人拿獎呢,哈哈。

Noble Prize Fundation Press Release


心齋 | 2nd Oct 2006, 22:34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首先來幾個定義,大家先去wikipedia 看看以下詞彙的解釋,蠻有趣的:

去死去死團

好人文化

所謂的去死去死團,乃是獨身男子的一種自嘲式的稱謂,其本源應該追溯到《去吧、稻中兵團》中的角色。所謂的去死去死團,就是以集合獨身男子的怨念而成立的團體。「叛團」就是指原本的團員找到了女朋友。

最近在網上看到一些關於「好人」的討論,發現「好人」的特徵竟是常常給女性修電腦......我好像也有類似的病徵呀,太可怕了!雖然我還沒有收到「好人卡」,但長此下去也終有一日會收卡的呀,我不要做「好人」呀!我要做壞人!

另外, 突然覺得身邊的朋友原來大都出雙入對,叛團成為了一種趨勢。而且在美女的turn-over rate 甚高的的紅磚牆內,實在令人的怨念急速地攀升。(我發覺其實紅磚牆內的美女比例不一定像坊間傳聞的高,我想只是那裏太小了,以致每日遇到的人很多,導致美女的turn-over rate 很高,做成幻覺罷了)連一些本來以為是忠實團友的,後來竟嚇然發現早已叛團了好一陣子,實在令人唏嚧。

唉,難道我也要學凱撒說句:

Picture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