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30th Nov 2006, 11:52 A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那是發生在很久很久以前,一條小村莊的故事。

逸林是村內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依著每一日的習慣,天未亮,他便收拾好工具,拜別了父母和村內的朋友,到山上砍柴。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因為下個月他就要和未婚妻結婚了。這個月他砍柴砍得特別起勁,一想到未過門的妻子,他心裏就甜絲絲的。

早上的山路,有一種詭異的氣氛。重重的霧氣籠罩著整個山谷,只聽到斷斷續續的風聲,這天還有彷彷彿彿的雨聲。風聲和雨聲,都只是隱隱約約的,好像有人在竊竊私語般,但卻總是聽不清楚在說什麼。逸林慢慢的走過熟悉的山路。

山裏的樹都長得很高很大,像一個不透光的天幕,把天空都遮蔽了。加上今天下著微微細雨,厚厚的雨雲更加把陽光從這個山頭隔絕。但逸林從小就在這山頭砍柴了,所以根本不覺得什麼。到了日常砍柴的地方,他努力地工作著,一直工作到中午時份。今天很奇怪,逸林覺得,平時即使是多大的雨,多厚的雲,但中午時份,林中應該多少也會亮起來才是,但今天,在濕漉漉的山林裏,時間好像停止了一般,陽光到了午間,還找不到它的影兒。

辛苦了一個早上,逸林坐在樹下乘涼。今天真是很奇怪,他想,平時不會這麼累的。微風,細而柔和的雨絲,疲倦的身體,這三樣東西都像一鼓難以抗拒的誘惑。就在其中一顆樹下,逸林睡著了。

一覺醒來,天已經黑了。逸林趕快收拾好柴和工具,快步地跑下山。他想,今次又一定被老爸罵過狗血淋頭了!過有未過門的妻子,明明下午約了她到城內看看的嘛。一面擔心,一面著急,他飛快地跑回了村子。今天真是奇怪,他想,為什麼覺得山路好像變得長了?

「我回來了!」逸林邊開門,邊向著屋裏面大喊,但沒有人應他。
「嘻,一定又和村子裏的其他人下棋了吧,那老頭子。」他想。
「娘,娘,你在那裏?」他向著廚房方向喊著,照舊,也沒有人回應他。

(待續) 


今次這篇寫得比較長,其實全文都寫好了,但怕大家一次過吃不消。不如就分開幾日連載吧。

 


心齋 | 29th Nov 2006, 12:04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我在程式碼的中心呼喚愛情!

#include<iostream>
using namespace std;

#include"love.h"

int main()
{
    love mylove;
    while(1)
    {
        cout<<mylove.Shout()<<endl;
        cout<<mylove.loveMe()<<endl;
    }

    return 0;
}

換來的卻是這種反應:

error C2039: 'loveMe' : is not a member of 'love'
see declaration of 'love'

Too bad!!! 




心齋 | 26th Nov 2006, 21:17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村子裏的人都不喜歡男孩,因為覺得他生得醜。有天男孩在路旁拾到一個面具,他帶上了面具,回到村子裏。從此,沒有人討厭男孩了,因為他變得很英俊。

但有一天,在十字路口,男孩遇上了天使,天使對他說;「不要害怕呀,除下面具吧,人家已經認識你了,不會因為你除了面具就討厭你的。相信大家對你的愛吧。」

男孩相信了天使,除下面具,回到村子裏。可是,村子裏的人不再認得男孩了,都因為他醜陋的外表討厭他。男孩哭著跑出了村子,走到十字路口,天使還在那裏。

男孩哭著質問天使:「為什麼要騙我,根本就沒有人會愛除下面具的我。」天使笑著回答說:「怎會呢,你再回去看看。他們一定會認得你的。」男孩相信了天使的話,再回去村子裏,但村子的人一樣還討厭他。男孩哭著回到十字路口,天使又對他說同樣的話。男孩再回去,但結果還是一樣,他仍舊哭著回到天使那裏。

男孩問:「為什麼你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騙我?」

天使猙獰地笑了:「當然啦,笨蛋,你看」天使除下他的面具,他的真面目是魔鬼。男孩子嚇得往後跌到,坐在地上。

「看,明白了嗎?沒有人會喜歡真相呀」魔鬼說,「那真正的天使在放下面具之後就走了。」

心齋 | 26th Nov 2006, 17:54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小六tag 了,要寫什麼擇偶必要條件。其實根本我就說不上什麼條件,有「偶」都已經萬幸了,再多多要求會被天遣的......

我還記得有一次,大伙兒在燒烤,女生男生七嘴八舌地說擇偶條件。當每一個人發表完他們的偉論後,就到我了,我正想出聲的時候,不知道大家突然發現了什麼,擾攘一大輪後,就完全忘記了我。所以根本,大家都對我的擇偶條件沒有興趣嘛.......所以從此以後,就討厭這些動不動就談情說愛的交誼活動(就是那些幾個女生纏著一個男生但那男生永遠不是我,不斷地追問他喜歡什麼女人的無聊活動)。

但是,其實寫寫也沒有壞處吧。不過,應該在「擇偶必要條件」前加上「非常理想的」就好了。

1. 要有一定廣泛的興趣

就是說,不要太「悶」。「悶」的定義是,不要只懂得玩。如果只有「行街睇戲食飯」才能令你快樂的話,那我會悶死,因為我對這些沒有多大興趣。不要在我談哲學、歷史、政治、科學、音樂 etc. 的時候,露出非常天真可愛的表情。討厭那些除了潮流脈搏,電視劇集,唱K 碌ling以外,就什麼都提不起勁的女生。

2. 「賢」

就是不要太蠢

3. 「良」

就是不要太黑心勢利

4. 「淑」

就是不要太粗魯

5. 「德」

就是不要老是聽我的話,要有自己的堅持立場和主見。如果我叫你去死你真的會去......那我會很無奈。

6 .溫柔體貼

我是一個普通的男人,所有普通的男人都喜歡溫柔體貼的女人........

7. 兩情相悅

我想,這是應該的吧?

8. 善解人意

包括,了解我間歇性的無聊和白痴。

9. 有共同信仰

沒有共同信仰會很麻煩耶,很多事都不能一起做。(但是呢,我總覺得基督徒們就是那種最難喜歡上我的女生耶,我是不是一個詭局?I think I can never fit into the "good Christian" stereotype....sigh....but I think I am a fundamentalist?)

10. 其實什麼也沒有所謂啦

如果我這個人你也喜歡上了,證明你已經符合以上的要求了(或者你已經瘋掉了),所以就不用理以上那些無謂東西了(你如果瘋了,也理不到吧)。

Tag 誰呢?tag男人也不會有人回應的啦,tag 女孩子嘛,我想起她們知道被我tag 的表情,我就想苦笑。所以大家喜歡就寫哦(就是說,你看了我這篇文還不寫就太差了。)


心齋 | 25th Nov 2006, 23:09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朋友和我說「男生要積極點,勇敢點,才有女生喜歡。」

你猜我想到了什麼?

我想到了邏輯堂上教的 "A only if B" ,就是 "if A then B",就是如果你說"so, B then A"時就犯了大大的肯定後件謬誤(affirming the consequent)。

也就是說,如果你以為「男生要積極點,勇敢點,就會有女生喜歡。」就犯了邏輯謬誤。

然後我就覺得,果然世界真是一個陰謀耶,有那麼多necessary condition,卻永遠找不到sufficient condition 的爛鬼愛情。

那麼,先生先生,這個故事的教訓是什麼?

同學真乖,這故事的教訓是:我們都是賀爾蒙的奴隸。

多謝各位。



心齋 | 25th Nov 2006, 14:38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時常聽人說:「盡了力就可以」,又或者「人家做得那麼辛苦,你就支持一下吧」。但事實上,究竟這些說話對不對?

抱著同情心,當然這是無可厚非的。人家努力的成果,我們應該欣賞和同情,即使結果不一定是我們所渴望的。但大家可也不要太天真的以為,付出了努力,就會得到人家的肯定。有很多時候,單單的努力過是不足夠的,你一定要做到某個成績才可以。就如讀書考試,你努力過的話,人家會同情你,但如果你還是不合格,人家卻不能認同你,讓你繼續升學,或是給你工作。社會就是這個樣子的,不是你奮鬥過,努力過,人家就要賣你的賬。白痴努力了整天,做出來的還不及天才一刻鐘的成果,人們還是會欣賞天才,嘲笑白痴。過程是重要的,但很多時結果也重要。成王敗寇,從來都只計算結果。

我不是說過程不重要,有時過程比結果重要得多。但這個「重要」只是對自己而言的,對社會,對其他人來說,他們只會計算結果。那些整天只懂得對自己說「不要緊,不要緊,盡了力就可以。」的人,永遠都只會是失敗者。因為往往這樣說的人,都只是把這個當作一個藉口,其實就根本沒有盡過力。「盡力」不是畫一條界限,然後自己接觸到那條界限了,就說自己盡了力。「盡力」是達到界限之後,再勉強自己向前走多一點。所以,請不要太天真了,不是所有事,你「盡了力」就可以的。


心齋 | 24th Nov 2006, 00:25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走到書局時,我有個壞習慣,就是時常都impulse buying(中文怎樣譯法?衝動購物?)。時常看見書的封面漂亮,再翻過去看看簡介,就會覺得那本書很好看。如果有錢,多數就會立即買下。但奈何貧苦書生,不是常常都有錢。所以回到家時常心癢難耐,輾轉反側,想著下次一定要帶錢把書買回來。但到了第二日,就變得沒有了這回事,早把昨天覺得好看的書忘記了。

另一方面,有些曾經看過,現在卻在書架上封塵的書,卻時常也記得它們的內容。從來都沒有為它們煩惱過,但心裏還是覺得,那些真是非常好看的書。

於是,慢慢懂得了自己這個壞習慣的我,當在書局又遇到覺得好看的書時,開始變得沒有那麼著緊。因為知道,其實不是因為那本書有什麼好看,而是自己貪新鮮,只要稍微忍耐,過一回兒這些感覺就會消散。

近來開始覺得,愛情似乎也是這回事。

心齋 | 23rd Nov 2006, 01:27 A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她買了新帽子,興致勃勃地問我:「怎樣?怎樣?漂亮嗎?」 

「......」

「不要怕,只管說,我不會怪你的」

「糟透了!」

她瞪大眼「什麼!我叫你說真話你究然說謊!真是無可救藥!」

然後怒氣沖沖走了。

***

她買了新帽子,興致勃勃地問我:「怎樣?怎樣?漂亮嗎?」

「......」

「不要怕,只管說,我不會怪你的」

「很漂亮。」

「呀,是呀?」她很高興地照著鏡子「真是很漂亮嗎?」

然後帶著笑容走了。

心齋 | 23rd Nov 2006, 01:03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友人salamander寫了篇文介紹名畫,在下學識淺陋,留言問看畫之道,沒想到竟然得到很長的一篇回覆,寫得非常好,建議大家去看看

看了salamander的回應,也令我有了些反思。她回應中提到,其實要好好地欣賞一幅畫,要去認識畫家的時代背景、當時的風格、畫家自己的風格、畫的顏色、空間佈局等等。是一門非常講究的學問。

畫家想透過畫表達什麼,往往不是一看就能明白的,而是含蓄地隱藏在畫之中,像個啞謎。我想,其它的藝術也是這樣。藝術總是要有一種矇矓的感覺,什麼都說得很直接,就不能叫做「藝術」(所以,像我現在這樣什麼都說得清楚明白,就不能算是文「藝」作品)。經營「藝術」,就是要經營一個漂亮的啞謎,或是一個非常吸引人的迷宮。要帶你進去走一趟,猜一回,但不告訴你究竟有何深意,要你自己去摸索。

salamander 說了畫,其實音樂也一樣。了解一首樂曲,也是要了解它的寫作背景、當時流行的曲風、作曲家自己的特色、音符和音符間的配合,節奏的行進。它們也像畫一樣,沒有清淅地告訴你,究竟他們想說什麼。音樂和畫,都以極度抽像的形式去展現作者的思想。不懂得看畫,不懂得聽音樂的,往往把謎面當作藝術作品的全部,於是就只著眼於畫畫得像不像,旋律動不動聽,而忽略了這些啞謎背後的謎底,作者想表遠的主題是什麼。

文字,也一樣。好看的小說有很多,但為什麼他們沒有能力成為經典?又或者我們可以問,為什麼很多被人稱為經典的,我們卻覺得味如嚼臘?可能這是因為讀者和作家,都太注重表面的裝飾了。誠然,文學作品很多時候也只是消閒讀物,不好看,就完全失去了它的價值。但除了好看外,作為一種藝術,他也得提供一個隱藏著的謎底,譬如表面說的是風月,內裏說的是人情。就是這一種謎面謎底的關係,決定了作品的好壞。兩者配合得好,便是好作品,兩者失去平衡,就不能展現藝術的全部。以前讀書,常覺得老師談那些什麼的寫作手法,表現手法都是亂說的,心想誰會想到這麼多的佈局呀?也許,作者寫的時候沒有這樣想。但為了解出作者的謎題,我們唯有用一些像福爾摩斯的探案手法。也許,就在字裏行間,謎底慢慢浮現出來了。

所以,下次大家無論看畫,聽音樂,還是讀書,嘗試猜一猜作者設下的啞謎吧。這樣,一定會有趣得多。

心齋 | 22nd Nov 2006, 23:09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Picture

The above is the logic of love. Do you understand?

hints: L: love, t:time

It shows that most things, including love, can be reduced to predicate logic......

Meaning:

1. For any x, there exists a y, such that x love y.

2. it is not the case that for any x and y, if x love y, then y love x

3. If for all time, y doesn't love x, there exists a time such that x doesn't love y.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