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31st Dec 2006, 18:28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朋友間,有些很重視友情的人。為了朋友,他們什麼都會做,甚至是一些違反自己原則和意願的事。有時覺得,他們真的十分厲害。

但我,不知何時開始,就是一個孤僻的人。我要的「朋友」不只是「friend 底」。不只是在吃喝玩樂時才會叫你出來充撐場面的酒肉朋友。網上找來的資料說,「朋,同類也」(朱子注),「友」是「牽手同步,並駕齊驅之狀」。「朋友」即謂「志同道合」之意。志同道合的才能稱為「朋友」。

「志同」即是目標要一致,「道合」即是達到的方法要一樣。有時雖然兩人有相同的目標,但一個不擇手段,一個忠誠謹直,這樣也很難成為朋友。在下認為「朋友」之道在乎互相砥礪,互相鞭策,貴在坦誠。但這個「坦誠」卻不是什麼都要說,什麼都要分享,是是非非,在朋友間也要少說為妙,而且每個人也有自己的私隱,即使是朋友,也不一定要什麼都照供不誤。「坦誠」在於能直斥不是,不婉轉的文過飾非。「朋友」不只是為了吃喝玩樂時有個伴,寂寞無聊時有個安慰。「朋友」是要彼此幫助進步,互相彌補不足,大家關心對方成長的人。

因為自己心目中的「朋友」是這樣子,所以有時就會和友人發生衝突。我認為雖然是朋友,但大家都有自己的自由,都有自己的自主,所以不喜歡的可以不做,沒有空的可以不來。但有些友人卻總是要大家都步伐一致,言行一樣,才算是「朋友」。對著這些人,有時真有點吃不消呢。

我其實也算是一個重視朋友的人,因為知道要找一個真正的「朋友」實在非常困難。在短短的二十年人生裏面,也認識過不少的人,有些雖然已經失去聯絡很久了,但在心中,仍覺得曾經和他們做過朋友實在是非常幸運的事。因為他們都是真正和我志同道合的人。

當然,我也知道,要在這個社會生存,你總得去結識某些不想結識的人,要和這些人做「朋友」。那時我會運用自己的社交知識和技巧,笑臉盈盈的面對他們。但各位親愛的朋友們,當我狠狠地罵你們的時候,請原諒我。因為,我是一個笨拙的人,這是我表達愛意的方法。

 



心齋 | 30th Dec 2006, 23:09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狗是一種很可愛又聰明的生物,你可以教牠很多把戲,我想方法應該和海豚差不多。

我想,不外乎就是在牠學到新把戲時獎勵一下牠,給牠一點食物,買一件新衣,又或是在牠不聽話時懲罰牠,餓牠一下。雖然伸手對牠來說沒有什麼意義,但只要食物在你手上,牠會很樂意地照做。

但人不是狗,我們學習不只是為了溫飽。

心齋 | 29th Dec 2006, 00:14 A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現代人是一群停不下來的人,你在交通工具上就會很清楚。

在火車和巴士上,總是見到人們一是聽著mp3、 一是打著PSP/NDS、一是在睡覺。但卻很少見到人什麼都沒有做,只是坐著。

總覺得現代人很害怕面對空閒的時間,喜歡把自己的時間表塞得滿滿的。但有時,什麼也不做,發發呆, 思考一下不也是重要的嗎?想想過去,想想現在,想想未來。火車和巴士窗外匆匆後退的景色就像人生一樣。生命永遠在繼續,但我們應該怎樣活下去?

過去的事,其意義是什麼?現在遇到的,又意味著什麼?將來,我們又想找到什麼?請在短短的車程裏,停下來,想清楚。

心齋 | 29th Dec 2006, 00:13 A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你的生命是你的,所以你做什麼也可以。你可以走你的路,守你的原則,用你的方法和態度生存。這些,都是別人管不到你的。

但是,當你同時也要求別人的喜歡時,你就得考慮別人的喜好,別人的感受和想法。你不能再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你可以活你自己喜歡的人生,但無論怎樣的人生也總有它的代價。生活往往是不能兩存其美的,我們總得勇敢地承受我們選擇的結果。

什麼都想要,到頭來只會什麼都得不到。


心齋 | 28th Dec 2006, 00:49 A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我是個喜歡說話的人,也是個喜歡辯論和問問題的人。有時,我會問人一些奇怪的問題。

雖然我的問題很奇怪,但得到的,卻往往只是一些很普通,總覺得有點敷衍的答案。就像,把問題打進Google 的欄位,按Enter,之後在搜尋結果顯示出來的答案一樣。這些答案,有時會對應我的問題,有時會風馬牛不相及。但這些答案,都是只限於回答曾被index 過的問題。對於資料庫以外的問題,雖然Google 的搜尋引擎很先進,但還是只能給一個類似問題的答案。

可是,我要的,卻不只是類似問題的答案,我要的,是我問題的答案。我是在和人說話,請不要做到和搜尋引擎一樣。

心齋 | 28th Dec 2006, 00:38 A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這是個多元化的社會,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緣故,人們常說「不同的立場會有不同的意見」,「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答案」,「要根據不同情況來看」," It all depends"。

也許有時,真是 "it depends", but it depends on what? 在不同情況下有不同的答案,這就能意味著在某特定情況下會有確實的答案嗎?

不要用"it depnds "來做逃避問題的藉口。知道人人都有不同的答案,並不意味著,你心中有你自己的答案。

心齋 | 24th Dec 2006, 23:10 P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再看多一集「一擲千金」,又看了星屑醫生的文章和留言,經過一星期的思考。對於這個遊戲,似乎又有了新的體會。

人生裏面的事,應該可以粗略分成兩種。

第一種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例如你讀書,做工,玩遊戲等等,雖然這些東西都有不確定的因素在內,例如有些遊戲要擲骰子,但總的來說,其勝敗,都是大部份取決於自己的能力的。技優者勝,謀劣者敗。我們可以憑著個人的奮鬥,去改變事情的結果。

第二種,卻是自己沒有能力控制的,成敗的主要因素,取決於機率,例如賭博,把事情交托於毫不認識的人等等。自己的力量,並不能改變結果,可以是大獲全勝,也可能是一敗塗地。我們只能受制於命運的操縱。

我認為,人生在世,應該致力於自己可以控制的事,把隨機性的事件盡量減低。隨機性的事件,雖然回報往往很大,但通常,回報越大,風險就越大。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能憑努力去增加勝算。於是,我們只是在「賭運氣」。

相信大家都會聽過"Murphy's law",而根據個人經驗,Murphy's law 往往也會成真,但似乎只限於隨機性的事件。例如說,考試時,有些東西我們很怕忘記,對我們來說「忘記這些東西」便成為最差的事態,但往往,我們考試卻不會真的忘記這些東西,因為我們當常常害怕忘記時,就會常常使自己記著。我們越害怕出錯的事,我們會越提醒自己,如果事件是我們能夠控制的話,那麼出錯的機會就會因而減低。但是,對於隨機性很大的事件,卻往往會發生最差的事態。這當然不是一個很嚴密的推論,但我們的生活經歷告訴我們,「屋漏」真的往往會「兼逢連夜雨」。有時會覺得命運真是很會開玩笑。由於Murphy's law 在隨機性強的事件上往往成真,所以「賭運氣」到最後多數會輸。而事實上,很多遊戲,猶其是賭博遊戲的設計,輸的機率往往都會大於贏的機率。因此,「賭運氣」是應該盡量避免的事。

但是對於可以控制的事,有時雖然風險也一樣大,但卻可以一博。因為風險越大,我們的危機感就會越強。危機感越強,就往往會越努力工作,這樣,勝算也一併會增加,因為事件是我們可以控制的。而且因為我們可以控制事件的發展,所以事情也不像隨機事件般有強烈的二分,除了贏和輸外,我們還可以控制怎樣贏,和怎樣輸,那樣我們就有更大的靈活性,更少的風險。

因此,人生和「一擲千金」這遊戲一樣,雖然有時不得不作出投機的行為,但卻要把這些行為減到最少,盡量在可以控制的情況下行動,在只能靠運氣,和有結果強烈二分的情況,還是早些收手比較好。和命運女神玩遊戲,輸的往往是自己。

心齋 | 24th Dec 2006, 21:56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是個大意的人,時常都會因為電話沒電或者感覺不到它振動而忘記接電話(其實本來就討厭電話這玩意,出街的時候,不太想人家找到我)。另一方面,因為設定了如果不能接聽就把電話「飛線」回家,於是,就出現了很多打了回家的電話。

因此,很多時,回家的時候,媽都會告訴我今日有多少多少個電話找我。本來家裏裝了來電顯示,有心應該可以追查電話的來源,但總是提不起勁,心想:「如果是重要的話,一定會再找我的吧。」所以,沒有接到的電話就沒有再去理會。

但有時,我會想像一下找我的是什麼人。會不會是很久沒有見面的朋友呢?會不會是很重要的事情呢?會不會是朋友有意外想我去救?會不會是想告白的情人?(笑)

但想像完這一切之後,我卻不會拿出電話簿去查查究竟是誰找我。因為總覺得,找我的電話不可能這樣重要。有時會想,其實會不會我也是個可有可無的人?

p.s. 近來,很多文章在wordpad 內打了一半,又給我刪除了,總有點「卻說還休」之感。

心齋 | 23rd Dec 2006, 21:11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小明和小美是一對普通得不再普通的朋友。今天他們因為沒有其他人約,唯有兩個悶蛋相約去看戲,吃飯,吹風,然後回家。

小威和小詩是一對親密得不能再親密的情人。今天他們推掉了所有其他人的約,兩個情人相約去看戲,吃飯,吹風,然後回家。

心齋 | 22nd Dec 2006, 19:5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突然想到,之所以會「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許不是出於朋輩之間的互相模彷。因為有時雖然和朋友圏子內的人接觸不多,但一樣會受到影響。

我想「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因為「近朱」就會有「朱」的標準,近「墨」就會有「墨」的標準。身處一班天才裏面,你也會變得比較聰明,不是因為你學習了什麼天才的本事,而只是因為你把自己的標準定得像天才般高,久而久之,自然會有進步。反之,身處一班普通人裏面,你就只會用普通人的標準,明明做得很差,但因為其他人做得更差,你就滿足了。這樣就很難有大的進步。

我想這也許也是名校出名人,名師出高徒的原因之一。標準定在那裏,往往才是決勝的關鍵。有時真的不要太自滿才好呢。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