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19th Dec 2006, 20:39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聖誕節來了,父親在外地工作,孩子寫信希望父親寄份禮物給他。

孩子等了很久,也不見父親的禮物,所以他感到很納悶。因此,他寫了信給聖誕老人。沒想到,過了幾日就來了禮物。

首先的禮物是一隻杯子,看來沒有什麼特別。所以孩子不滿意,一方面寫信給聖誕老人要求換取更好的禮物,還把杯子按著寄件人地址又寄了回去,因為孩子很誠實,他只想要聖誕老人的一份禮物。一方面,他又再寫信給父親叫他快點寄禮物來。其實孩子不想要聖誕老人的禮物,他只是想要父親的禮物。因為他相信父親比聖誕老人愛他,他送的禮物一定要比聖誕老人送的好得多。孩子相信,父親預備的禮物一定是最好的。

於是,過了一陣子,又來了第二份禮物。今次的禮物是一件毛衣,尺寸剛好符合孩子的身裁。孩子很高興,但孩子乃是不滿足。他覺得,自己的毛衣多得塞滿了一整個衣櫃,聖誕老人不知道,但父親一定會知道。他相信父親送的禮物一定比毛衣好,所以孩子又再寫信給父親和聖誕老人。叫父親快點送禮物來,並告訴聖誕老人,自己的毛衣已經很多了,希望可以再換另一份禮物。孩子又把禮物退了回去。

但之後,就再沒有禮物送來了。父親的和聖誕老人的都沒有音訊。孩子覺得很傷心。但他不是為了聖誕老人的禮物傷心,因為他是一個誠實的孩子,自已也覺得自已太貪心了,聖誕老人不再給禮物,也不能怪他。但父親的呢?可從頭到尾都沒有音訊呀。自已明明沒有貪心,只希望得到父親的禮物,為何他的禮物卻遲遲不來?

聖誕節當天,父親終於回到家裏。孩子躲在房間被窩裏不出來,因為他生氣為何父親沒有送他禮物。父親走到了孩子的房間,坐在床邊。把一隻杯子,和一件毛衣輕輕地放到床邊的桌子上。孩子看到這些,感到很疑惑,問父親為什麼聖誕老人的禮物會在他身上。

「他們是我托朋友送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又被你退了回來。」

「我以為你送的一定要被這些好......」孩子碎碎唸

父親拿起杯子,在燈下轉著看,說:「這隻杯子,雖然普通,但是我自己親手製作的呢。」

他看看在桌上的毛衣,又看看孩子的衣櫃。「你的毛衣有很多,但不都是不合身了嗎?」

父親一面輕撫孩子的頭髮,一面說:「我己經盡力為你預備了最好的呀,而且它們都送到你面前了,只是你看不見罷了。你雖然能看見杯,卻不能看見『父親送的杯』呢」

心齋 | 19th Dec 2006, 13:2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以前曾經一同走在路上的朋友,現在回過頭來,好像都已經各自奔跑在自已的路上了。

以前,大家會經歷同樣的事,為同樣的事煩惱,有相似的知識和話題。但是,上了大學後,大家都有了各自專業的領域,慢慢開始聽不明白對方在說什麼了。

高深的物理數題,彷如汪洋的醫學術語,許許多多的細胞結構,還有各式各樣的行商手法。慢慢地,我們開始對彼此的世界感到陌生。我們沒有每天經歷生死,自然不可能明白醫生們的想法。我們無法了解深奧的數學,也自然不可能明白為何我們的朋友為何會為物理而瘋狂。還有許多他們曾經經歷,但我們無法領會的事情。我們早己經不是中學時代那群在班房內嘻嘻哈哈的少年了。現在大家都有著自己的煩惱,有著其他人所不能了解的痛苦。

時間巨輪不斷的往前推進,而我們早已經不能回到從前。

還時常有聯絡的朋友還好,例如教會裏的弟兄姊妹,至少起碼一星期會見一次,還可以在分享的時候知道大家的近況。但那些沒有這機會見面的朋友,相信我們彼此的距離,定必越來越遠了吧。你不明白我為什麼會有某個想法,我沒有你的經歷,也定必不能曉得你為什麼會做某事情。所以,不知道那個時候開始,再見久違的朋友時,己經不再奢望能再見到那個在回憶裏的人,大家都變得太多了啊。

但唯願,彼此的友誼,還能在時間巨輪的蹂躪下,在生命的某點連繫著。

心齋 | 18th Dec 2006, 22:24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有時我會覺得,也許連「死亡」本身也是一種恩賜。

因為有死亡,所以我們才可以確信,再大的邪惡,也有一日會隨時間消失。 再大的不平,在「死」的絕對下,都可以彌補。

如果人有罪,但不死。可能,我們老早就活在地獄裏。

「死亡」,可能也是上帝對罪人的恩賜。 



心齋 | 18th Dec 2006, 22:17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先說說什麼是「一擲千金」。它是無記電視台在星期日的一個遊戲節目。參加者從眾多 的箱子中抽取一個箱子,箱子內最多的價值是三百萬,最少是一元。在不知道自己的箱內有多少錢的情況下,主持人叫參加者開其它的箱子,另外還有一個叫banker 的角色,它會根據開出箱子的價錢,出價買參賽者手上的箱子。如果箱子內的價錢比banker 開價高,當然參賽者不應該賣自己的箱,並繼續開其它的箱子,但問題在於,參賽者本身也不知道自己的箱子內多少錢,也可能一直堅持下去的結果是一無所得。遊戲的吸引之處就在這兩難間的抉擇。

昨天的「一擲千金」出現了第一個把寶箱開到最後的人,但戲劇性地,寶箱內卻是最低的一元。其實這個遊戲就像人生一樣,有時我們手上有的東西不是最好的,但也不是最差的。如果要得到最好的,我們便要捨棄自己已有的。在這遊戲中,我們己有的便是banker 的出價。結果,可能是更好,例如在前多集,參賽者箱子內真的有三百萬,如果他一直不理會banker 的出價,他便會得到三百萬。但有時,結果會差得多,例如最近這集,結果一直堅持到最後,得到的只是一元。

人生裏面,也充滿著這些選擇。究竟緊緊抓著已經得到的,還是拋棄一切再去和命運下賭注?究竟我們應該play safe,還是應該take risk? 我們也一樣不會知道每個決定後來的結果,而且賭搏並不只有一次。我們今次拒絕了banker 的出價,開了一個低價的箱子,banker 又會再出更高的價錢,那些可以說是我們努力和堅持的回報。但是如果我們要更上一層樓,就必須犧牲這些辛苦得來的回報。每一個人,在每一個時段,都可以拿著己經得到的,抽身離開。但離開了,就意味著放棄以後一切的可能,放棄一切得到更高成就的機會。我們應該怎樣做?

我欣賞那一個把箱子開到最後的參賽者,因為我相信,人生有時是要為著自己的目標,不顧一切地走下去(當然這裏的「不顧一切」不是指「不擇手段」。這裏只是指,把以往藉努力得到的,再放手一摶)。既然人只能活一次,既然一切都會在某一天終止,何不趁有機會,抓緊自己的信念去試試看。可能最後都會像那個參賽者般一無所有,但其實拿了三十九萬走,和拿了一元走,分別真有這麼大嗎?可能在那個遊戲內,拿到最多的金錢離開,才是整個遊戲的目的所在。所以星屑醫生做的分析也許真的十分正確,但人生,也有和這個「一擲千金」不同的地方。

「一擲千金」玩完,錢可以拿走。人生裏面的遊戲有很多局,雖然有很多我們都可以拿著戰利品光輝地離場,但最後終歸還有一局,什麼也不能帶走。無論前面玩了多少,贏了多少,最後我們還得赤祼祼地離場。既然最後都是一個zero-sum game,似乎怎樣玩,卻成為了關鍵。大家試幻想一下,如果「一擲千金」的參賽者原來到頭來不可以把贏到的錢帶走,那麼我們應該怎樣去玩?我想大家都會覺得,既然什麼也沒有,何不豁出去,痛痛快快地大玩一場然後滿意地離開?人生其實也一樣,何不痛痛快快的玩一場呢?何不堅持到最後,看看命運玩笑的謎底呢?可能最後會失敗,也許,一開始我們就知道最後會失敗。但至少我們嘗試了,至少我們沒有拿著我們的39萬離開。這是一種對理想的堅持,我們沒有輕易妥協。We want the best, and only the best.

「一擲千金」在參賽者拿著banker 的錢離開,或是打開最後一個箱子就完結。但人生的「一擲千金」,往往在這個時候才開始。上一集的「一擲千金」,那個被人打劫了兩次的珠寶店老闆拿了錢走了,沒有開到最後。但在現實中,完了遊戲之後,他會不會再「一擲千金」呢?會不會把所有贏回來的錢又拿去做珠寶生意?再做,可以捲土重來,但仍可能又被人打劫,再次變得一無所有。人生的遊戲才剛剛開始。

也許每個人也有自己不同的目標和策略,有人喜歡play safe ,有人喜歡take risk。但是為什麼我們非得拿著39萬離開不可?也許,我們只想看看如果堅持下去,世界和我們自己,會變成那個模樣。也許,一切都只是僅此而已。

伸延閱讀:

真男人的Never give up -星屑醫生



心齋 | 18th Dec 2006, 20:38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世上最美好的事,莫過於
我愛你,你又愛我

其次的是
我不愛你,你也不愛我

最差的是
我愛你,但你不愛我

其次的是
我不愛你,但你愛我

多謝你不愛我,因為我也不喜歡自己愛你。
既然不能做到最好的,那麼請大家一起努力,做到次好的。
你不愛我,我也不要自己愛你。

大家加油。


心齋 | 17th Dec 2006, 22:3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剛才的「一擲千金」很有趣,還因此和老爸罵了一場。我很欣賞那個把箱子開到最後的參加者。不過因為現在要溫習,遲點再說。現在在此送一首詩給他:

If --Rudyard Kipling

If you can keep your head when all about you
Are losing theirs and blaming it on you;
If you can trust yourself when all men doubt you,
But make allowance for their doubting too;
If you can wait and not be tired by waiting,
Or, being lied about, don't deal in lies,
Or, being hated, don't give way to hating,
And yet don't look too good, nor talk too wise;

If you can dream - and not make dreams your master;
If you can think - and not make thoughts your aim;
If you can meet with triumph and disaster
And treat those two imposters just the same;
If you can bear to hear the truth you've spoken
Twisted by knaves to make a trap for fools,
Or watch the things you gave your life to broken,
And stoop and build 'em up with wornout tools;

If you can make one heap of all your winnings
And risk it on one turn of pitch-and-toss,
And lose, and start again at your beginnings
And never breath a word about your loss;
If you can force your heart and nerve and sinew
To serve your turn long after they are gone,
And so hold on when there is nothing in you
Except the Will which says to them: "Hold on";

If you can talk with crowds and keep your virtue,
Or walk with kings - nor lose the common touch;
If neither foes nor loving friends can hurt you;
If all men count with you, but none too much;
If you can fill the unforgiving minute
With sixty seconds' worth of distance run -
Yours is the Earth and everything that's in it,
And - which is more - you'll be a Man my son!


 



心齋 | 14th Dec 2006, 23:11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拿著一百元去買一個麵包。買完後發覺旁邊的人十元就可以買到。

用十元買到的人說包不好吃。我看著自已完封不動的包,心想,樣子不錯呀,真是不好吃嗎?

然後早已吃完包的人回來說,包真的不好吃,而且吃不飽。

我覺得上帝在開玩笑,付出了一百塊了呀,為什麼仍然不好吃?你究竟想怎樣?

討厭那些整天說包不好吃的人。為什麼買不起其它東西的人老是在說三道四?你們不是因為買不起其它食物才來買包的嗎?你有錢就買鮑魚去呀。

麵包對他們來說,只值十元,所以他們說,丟了也沒有所謂。我付了出一百元,才買到這個包,我覺得很可笑,因為沒有人會這樣做。到頭來,大家都只是有這一個包,付出什麼,已經不重要。在別人來看,大家都只是拿著一個麵包而已。

然後我發現,我們背負的,是已經犧牲的,不是已經得到的。

有時我也想哭。但我沒有哭。為什麼我要哭?

我要證明給所有人看,我的包是和你們不同的。我要證明給所有人看,我是和你們不同的。

但最後,我竟然清醒得知道自已的說話太天真。也許又要得罪人了吧。

p.s 其實想來,也有好些人喜歡吃包呢,一起努力吧。 



心齋 | 13th Dec 2006, 20:32 P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幻想和現實往往有距離,為何總是如此?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們把觀察者和主體混淆了。

我們幻想的時候,我們是一個觀察者。例如我們幻想自己在跑步。那時候我們可以從第三身的角度去觀察自己跑步的姿態,和我們自己在跑步時的情況很不同。

一個觀察者,和正在跑步的主觀感覺到的東西是不同的。譬如,觀察者不會像主觀跑步般幸苦地流汗,不用努力,但卻可以全觀地看到觀眾的喝采聲和拿獎時其他比賽者的艷羨表情。作為一個觀察者,他就像擁有一個搖控,可以隨自己心意選擇什麼要看,什麼不要看。因此,我們多數在幻想中會感到很美好(當然如果你故意幻想得很差,也一樣會成功)。

但作為一個主體,就完全不同了。在現實生活的主體,沒有搖控在手。大部份時間,他都沒有方法選擇什麼要經歷,什麼要忽略。事情發生了,就只有去感受,沒有選擇權。因為痛苦和快樂也要一併接受,所以往往現實中的情況和我們的幻想都會有出入。

為什麼我們會混淆觀察者和主體呢?我想是因為在幻想時,我們當自己已經身在現場了,而我們覺得高興,所以我們便以為,當我們親身經歷同樣過程時也一樣會高興。但我們卻忘記了,高興的只是那個身為觀察者的我們,卻不是身為主體的我們。

因此,大家在幻想時要小心一點,不要混淆主體和觀察者才好呀。

心齋 | 13th Dec 2006, 01:00 A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箴 25:11 「一句話說得合宜,就如金蘋果在銀網子裏。」
 
溫書溫得乏力,快要放棄之際,突然傳來一個電郵,裏面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投影片檔案。有時一個小小的鼓勵,在某些時候,會發揮難以想像的作用。在下不敢專美, 放在這裏和大家分享一下:
教科本上寫著,原來人的骨骼是很了不起的!即使斷了,也有方法復完,而且會不留痕跡,有時更會比前更強壯。 看完後我想,原來自己的骨骼是這樣厲害的呢!可不要輸給自己的骨才可以!各位被考試煎熬的朋友要加油呀!送《詩經》裏面我其中最喜歡的一句給大家: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於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國風.秦風》


心齋 | 11th Dec 2006, 17:53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我抱膝在牆角,什麼都沒做。

有人叫我出去,有人叫我等待。但我沒有出去,也沒有在等待,但我只是抱膝在牆角,什麼也沒做。

我在希望那拿著鮮花的人會自動送上門來。

然後,門鈴響了。我走去,開門,竟然,拿著鮮花的人真的自己送上門來。

我拿著花,高興得不得了。四處在屋內走著,要找個位置插好它們。

但最後,我把鮮花還給了送花的人。

因為我發現,原來屋子裏沒有花瓶。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