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29th Jan 2007, 22:20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是田中小百合給我的tag:

寫出填寫日期: 2007 年 1 月 29 日

愛的食物:各式各樣以雞為材料的食物

愛的顏色:黑色, 白色

愛的休閒:看書, 寫BLOG, 上網亂逛, 發白日夢, 寫程式

愛的老師:黄生, 林sir, 陶國璋

愛的歌手:kings's singers

愛的個性:文靜而聰明的

愛的口頭蟬:「跳樓啦」

愛的小動作:扭頭髪

愛的季節:冬

愛過的人:喜歡的有很多, 愛上的就不知道

愛的人(男/女): 不太知道呀

愛的節日:我不喜歡節日, 我只喜歡假期

愛的運動:羽毛球, 乒乓球

愛的定義:愛=犠牲

愛人的時間:通常都很快

愛我的人:我也希望自己能知道

一如以往, 我不會再tag 其它人啦, 大家有興趣就寫寫去.



心齋 | 29th Jan 2007, 12:06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對不起,我還是在逃避
我的生命,從沒有乎合過燦爛的預期
對不起,又一次走到絕地
對不起,再一次辜負你

有時我會想,若果我也去看看面相
那搖著羽扇的先生,究竟會怎樣想
事業前途愛情健康,會否依然反覆無常?
也許他會深深的為我歎息,歎息比他額上的皺紋還長

從來都沒有放棄,為何在最後都選擇了逃避?
明明堅信不要靠運氣,但惡運來時為何就心死?
當我看到你,有時想你也許會像珍珠般優美
但對不起,現在的你還要像鮮花栽在沙漠旱地

友人說,自憐是最可悲的賣相
我也明白,做人不能依靠別人的堅強
對不起,我還不明白生命的方向
哀傷,哀傷,雖有翅膀卻無處飛翔

心齋 | 28th Jan 2007, 20:53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又到一年一度落莊上莊的日子, 在理工,很多莊都要諮通宵.

當然,要諮通宵的莊他們都有自己的理由,例如想大家團結一些,「有火」一些等等.但有時總覺得這樣做未免太天真了.

上莊,有「火」當然重要,但是,其實有「貨」更加重要.一個莊最重要的任務是要服務會眾,不管你心中的火有多旺盛,活動搞得一塌糊塗,你就是廢莊.能力比空談,要重要得多.作為一個會眾,人們不會理你準備了多少時間,花了多少人力物力,他們只看到結果.所以上莊要訓練的,不是什麼團結,不是什麼犠牲,而是你的才能,你的腦袋,你的決斷和膽色.結果不好,再多的努力也是沒有意義的.

很多莊在諮詢時,舊莊都會問很多無聊的問題,去看看你有沒有「心」.但其實這是很無謂的,上莊最重要的是「力」,你說得到天花龍­­鳳但結果原來只是紙上談兵,做不出來,那有什麼用?那你之前說的一切就只是廢話。然而現在人們就只在乎這些虛無的表演,以為諮詢時間越長就代表越認真,其實這不過是自我欺騙的手段罷了。只是因為大家都不懂得用腦,所才用時間搭救而已。那有這麼容易的事?真的以為一群無聊人問另一班無聊人無聊的問題就能令大家變天才嗎?真的以為只是坐著廿多三十小時就能學懂什麼叫犠牲和付出嗎?

太天真了吧。

心齋 | 25th Jan 2007, 18:04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我們感到羞恥,是因為知道自己有什麼地方做錯了。

但現在的人,究竟然為了什麼東西羞恥了?我們為了名牌不比人家多,樣子不比人家好,衣服不夠別人潮,說話不夠別人「寸」,我們因為自己的勤力,「摺」,純真,而感到羞恥。但為什麼我們要為這些東西感到羞恥?一個人的價值就在於外在所擁有的一切嗎?為什麼明明自己做對了,明明自己的性格沒有問題,明明「摺」與「不摺」只是個人選擇,就只只因為跟別人不同,我們就感到羞恥?

但為什麼我們不會為了自己無主見,無才能,愚蠢,無聊,不學無術而感到羞恥?為什麼會有個些人覺得自己「頹」、蠢、懶是理所當然的?愚蠢、懶惰、無知、幼稚、無能都是值得羞恥的事,我們應該感到羞恥的,為什麼像是人有我有,當作理所當然?我想我們的社會實在太講包容了,什麼也要包容,錯也要包容,壞也要包容,就導致對錯不分,是非不辨。明明是社會渣滓,還要擺出一副「你不包容我,就是你狗眼看人底」的樣子。自己低就低,不要賴人家是狗。

「感到羞恥」並不是一件低下的事,正因為我們對自己有要求,我們才在失敗時感到羞恥,比那些恬不知恥的人要好得多。但我們要為真正值得羞恥的事情去感到羞恥,不要因為和別人不一樣就感到羞恥。人云亦云, 才是真正羞恥的事。

心齋 | 25th Jan 2007, 17:38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其實我真的很喜歡吃雞。雖然很喜歡吃雞,但如果要我每天都吃的話,我想我要再三考慮一下。

我想,愛情不也是一樣嗎?喜歡上一個人,其實是非常容易的事情。遇見長得漂亮的,說話溫柔的,內心善良的,就會很容易喜歡上她了。但如果一想到以後都要和這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又不得不再三思量,因為短期上的需要,和長期上的需要是不一樣的。

遇到了喜歡的人,我們就要考慮如果要廝守一生的話,她究竟還是不是適合的呢?即使我們覺得是值得許下一生的承諾,我們卻仍要考慮自己究竟有沒有能力給別人幸福。雖然愛情應是不計較利害的,但人家把一生都托負給你了,難道你還要人家日日去捱苦嗎?不可能吧。在沒有能力和自信能給予別人的幸福下就開始愛情,總有點不負責任的感覺。背負自己的人生已經是不容易的事情了,還要一併背負起別人的人生,怎能不深思熟慮,小心翼翼呢?

可能很多人都覺得愛情是非常感性的東西,是沒有原因的,是自然發生的。但沒有原因,不代表沒有結果。愛情和所有現象一樣,都有它的結果。它的結果及所帶來的問題,我們有沒有能力去面對和解決呢?愛情開始的時候都是很浪漫的,但當最初的激情轉淡後,怎樣去面對隨之而來很多生活上實際的問題?你要去大球場,她要去音樂會,那怎辦?她要買LV,但你沒錢開飯,那怎辦?人家高薪厚職,你仍然一貧如洗,但她叫你去她公司的高級派對,你要不要去?還有千百個類似問題要我們去解決。

愛情,還有很多東西要考慮呀!

心齋 | 23rd Jan 2007, 22:39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我,不是來買書的,我是來朝聖的。」我一邊走近書欄一邊跟自己說。

拿起一本書,翻轉,望兩望,然後偷看賣書的人。拿起另一本書,翻轉,望兩望,又偷看賣書的人。

賣書的人低著頭在看書,我覺得她美極了。

看過幾本後,我鼓起勇氣,隨手拿起一本"Being and time",走到櫃台。

「我......我.....想要這一本書」我口吃地說道。

她抬頭望了我一眼,帶著微笑說:「好,請等等」她全程都帶著迷人的笑容,一如以往迷人的笑容。她細心地把書套進膠袋,雙手遞給我「先生,這是你的書。」

我當時曾經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死掉了。

「我,不是來買書的,我是來朝聖的。」我一邊離開書欄,一邊跟自己說。「沒有人會因為朝聖而長住在耶路撒冷。」

心齋 | 21st Jan 2007, 22:28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So holy is thy heart
    that I don't even dare to touch
Fearing that the mere thought of loving you
     could have committed a blasphemy

心齋 | 18th Jan 2007, 18:47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聽聞有人說香港的blogosphere 不成氣候,比起外國還差得遠,又聞說香港blog 界是商業機構大力鼓說的結果。

所謂的"blog" 在我看來,不過是一種發佈的平台,就像紙,就像網頁,就像竹簡。只是記載文字和思想的工具。為什麼javascript 、 php 、 Ajax 、 xml全部 加上後,你就得寫政治,寫文生,寫社會,就要有使命感?大家不要弄錯了,blog 和紙一樣,不過是一種發佈的技術和形式。發佈的技術本身,並不能對發佈的內容有所要求。就算是現在,你一樣可以用竹簡來解高級微積分,在人造皮膚上寫唐詩,沒有人奈得你何。文字的載體和文字本身並沒有關係。

同樣,blog 只是一種載體,裏面寫什麼是人的自由。當然這不是說,是人的自由就沒有高下之分。但為什麼我用了blog 這種形式,我就要負上比平常多的社會責任?這就像在跟別人說:「你可以用畫紙寫字,也可以用信紙寫字,但你用信紙寫字時就不能寫錯字。」不是很荒謬嗎?既然一個網站可以有不同題材,不同的設計,為什麼偏偏blog 就不可以?有介紹飲食的網站,為甚麼就不能有紹飲食的blog ?有不談政治,只談風月的網站,為什麼就不能有同樣的blog ?

誠然,如果以政治和社會層面的影響力來說,香港的blog 界當然比不上外國的。但一直都叫我疑惑的是,為什麼只有政治、社會、國家、經濟這些很大,很grand,很冠冕堂皇的字眼才是重要的?是不是口口聲聲xx 主義,xx 學說,xx 名人說過什麼,xx 書又寫過什麼,才能令「自我感覺良好」?對絕大部份人來說,他們真正關心的只是今天遇到了什麼人,看見了什麼事,明日有什麼東西要面對,自己為什麼不高興,什麼方法才能盡快解決手上的事情等。人在現實裏面對的,都是實實在在的問題。他們的正職不是寫blog,blog 只是作為一種抒發的工具,你硬要他們寫社會政治經濟,那寫blog 對他們來說,就完全失去意義了。

寫政治,寫社會去影響人,是top-down 的進路,你可以寫,但很多時都吃力不討好。沒有人看,就自然影響力低。「曲高和寡」從來都是政治宣傳的大忌。但有時寫寫生活,寫寫心情,留下對人對事的一些看法,也一樣可以是bottom-up 的進路。可能有人會認為小小一篇文章,影響力有限,但當很多篇這樣的文章集合起來,影響力就殊不簡單。

可以這樣說,外國blogosphere 的影響力,是靠少數的英雄造成的。少數的英雄影響了政治,然後從大的政治層面top-down,影響了人的生活文化。但香港有著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社會,我們的blogosphere 是bottom-up 的。很多微小的聲音慢慢集合在一起,首先影響著每個blogger 自己的生活,再由blogger 本身擴展到周圍,再到社會,再到政治。要政治影響生活,我們需要炸藥,我們需要一些很轟動的事件。但我們香港沒有這些事件,中國人求安穩的文化也不希望有這種事件。我們只是想從自己的生活開始,慢慢影響這個世界。我們不需要炸藥,我們只需要時間。 我們的情況就像一個人細聲地把心中的話說給另一個人,然後另一個人又細聲地把心中的話再說給另一個人。每一個人都細聲說,但全部加起來就很有很大的聲音。可是,聲音雖然大,但因為沒有突出的聲音,所以在外人聽來,就像我們什麼都沒有說過一樣。但其實每個人都清晰地說了某些話,再清晰地聽了某些聲音。在這個相互反饋的網絡中,其實每個人都受了很大的影響。

我們的blogosphere不需要英雄,就讓我們以bottom-up 的方式,用自己微小的聲音慢慢改變這個世界吧。

心齋 | 15th Jan 2007, 23:04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有天,我突然發覺自己的心穿了一個洞。我很緊張,把家裏弄得翻天覆地,要找些什麼東西,去填滿這個空缺。

但不斷找,不斷找,樣樣東西也試過了,就是不能把空缺填滿。不斷把東西塞進去,但洞還是空空的。在差不多試過一切後,還有一種東西剩下來。可是那樣東西,我現在很難得到。於是,從此以後,我便認定,剩下的那東西,一定能把心中的空洞填滿。

可是,慢慢我開始發現,其實可能連最後那樣東西都無法填滿那心靈上的空隙。只是因為還沒有把那東西放在空洞上一試,所以我才抱著虛妄的幻想。人是害怕無助的,即使做不到,但知道解決的方法是什麼,總會叫人比較安心。但我漸漸明白了,這也只是自欺欺人的把戲。於是,我嘗試一下去接受這無形的空洞,把它當作我生命的一部份。令我驚奇的是,心中的洞竟然慢慢消失了,雖然還沒有完全消失掉,但比以前,可要小得多了。

我們貧窮,是因為我們渴求。其實人是堅強的生物,無論沒有了什麼,人總是能夠生存下去。

心齋 | 15th Jan 2007, 00:58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每個爬山的人,都想爬到山頂,想在高處,把大地一覽無遺。但是每個人走的路,爬的山,都會不同。

雖然大家都盡力地往上爬,但因為山不同,終點也會不一樣。有時,辛苦地爬上了山頂,卻發覺境色沒有想像中壯麗,因為爬的山,本身就很矮小。在別山爬的人,雖然沒有到頂峰,但他們所看見的,卻仍比自己在頂峰看到的多。無它,只是因為人家的山,本來就高聳入雲。這不是爬山者的問題,也不是他們的能力不濟,只是有時,山本身就是最大的限制。

起碼,這是我以前的想法。

但現在,我的想法卻不一樣。我想,其實大家都只不過是在攀同一座山。分別,只在於各人選擇的道路不同。有些人選擇了比較崎嶇的道路,但道路雖然崎嶇,可是只要一直往前走,就能到達頂峰。有些人則選擇了比較易走的大路,大路雖然易走,但很快,就會像到了盡頭,沒有了去路。可是,正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其實大路並非無路可走,只是之後走的路,要比那崎嶇的道路更要崎嶇,而且更難找到。很多人走到大路的盡頭,就以為路走完了,山攀完了,這裏就是終點。可是,決勝的關鍵就在這裏,走大路的人知不知道這裏不是盡頭呢?能否找到那種更崎嶇的登山小徑呢?只要明白這裏不是終點,只要細心地找到那登山的小徑,即使走在這裏看似沒有希望的大路上,也一樣能找到出路。

現在,我是如此堅信著。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