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26th Feb 2007, 21:18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其實,每個離開教會的人都是有他的原因。每個人都有軟弱的時候,每個人都有疑惑的時候。

請大家嘗試理解他們的感受,嘗試解決他們的難題。而不只是在這裏歎息「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我們很容易以為:我們沒有離開,他們離開了,所以我們比他們好。但其實我們都是罪人,只是在五十步笑百步罷了。有時我想,其實可能問題甚至不在他們那裏,是在我們這裏。

我們的主不單是那個趕出在聖殿內買牛羊鴿子的人,祂也是那個為拉撒路流淚的人。

"Not to laugh, not to lament, but to understand" -Spinoza

  



心齋 | 26th Feb 2007, 00:11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A scientist and an engineer are sitting under a tree.

Scientist: Oh, the apple falls and hits my head! But why?

Engineer: Maybe we should move to another place.



心齋 | 25th Feb 2007, 22:33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時常都會想:為什麼有些人會那麼好?為什麼有些人會那麼聰明?為什麼有些人會那麼完美?

小時候,我也想象過自己是這樣的人。樣樣都知道,樣樣都明白,遇到什麼都很鎮定。自己喜歡自己,別人也喜歡我,甚至連上帝都喜悅我做的事。

但慢慢,發覺自己和這些人距離越來越遠。發覺頭腦永遠沒有辦法比他們轉得快,書永遠沒辦法比他們讀得多,對教會的事永遠沒辦法像他們般熱心,GPA永遠沒有他們那麼高,前途永遠沒有他們那麼好。然後我會想,為什麼我會落得這一個地步。明明是在同一天空下的人,踏在同一塊大地之上,有相同的文化背景,在一樣的教育制度下長大,拿著的聖經是同一本,信的神是同一位。但為什麼有些人就是崇高得你要去仰望,有些人就是聰明得叫你害怕?

是不是在我生命裏做錯了什麼?是不是在某個階段做漏了什麼?有時我會想,如果給我多一次機會的話,我一定也能變成那樣的人,但生命是不能回頭的。

也許,根本有些人神就是給了他五千銀子,而我就是只有一千銀的那些人。五千的可以再賺五千,但拿著一千的怎麼去賺五千呀?雖然知道其實可能上帝是叫人盡忠就可以了,但始於還是有點不甘心。

老天爺呀,讓我聰明點吧?

心齋 | 25th Feb 2007, 00:21 A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近來越來越覺得,作為人,如果要維持起碼的善,就要必需的惡。

因為善良本身太軟弱,而這世界太邪惡。如果不懂得利用手段和世界抗衡,很快一切的堅持就會崩潰。其實所有的「善」某程度上都是一種犠牲。帶老伯伯過馬路,是對自己時間的犠牲。捐錢幫助窮人,是金錢上的犠牲。所謂的「犠牲」,可以定義為沒有回報的付出。在這世界生存,我們時常都需要付出。例如要給錢吃飯,讀書,買日常用品等等。但因為有些付出是有回報的,而且回報比付出大,例如上班,所以我們便可以有多餘的資源去行善。但是這個世界上也存在有「惡」,所謂的「惡」,其實某程度上就是一種資源的掠奪,是一種沒有付出的強行獲取。例如打劫,我們的錢被賊人無故拿去了,這就是「惡」。

在沒有惡的情況下,我們的付出和收獲差不多,但是通常還會有一點盈餘去行善。但如果世界存在有「惡」,那麼我們僅餘的資源也會被搶走。於是,我們的資源便無法維持自己的生命。在這情況下,我們便不能行善,反而,因為資源不足,我們便會行惡,去掠奪別人的資源,以維持生命。當然,也不能否定有殺身成仁,捨身取義的人存在,但這種人實在太少。大部份都會放棄一切善行,以行惡來維持起碼的生活條件。

是故,窮則偷盜起,貧則娼妓盛。如果我們要維持起碼的善,就要有必需的惡。對行惡者施以惡的懲罰,一來是為了阻嚇的作用,二來是為了從他們身上拿回被掠奪了的資源。同時,我們有時也不得不得施行必要的惡,去掠奪別人的資源,好使掠奪和被掠奪的大致相等。

所以,如果要維持起碼的善,就要必需的惡。

心齋 | 24th Feb 2007, 22:22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現在潮流大熱的,應算是女多男少,港男北上尋妻的事件。當然在下不會在這裏再討論女性要求是否過高,男性是否質素下降的間題。這些東西其它blogger都討論得很多了。我只是想說說對內地女生的看法。

近年來,很多內地學生來香港讀書,當然其中也不乏女生。感覺上,內地來的女生真的好像比較聰明勤奮,秀外惠中,比較有傳統中國女性的模樣。而且通常都比較容易相處,有禮貌,懂的東西也多一些,可以談論一些比較嚴肅的問題。當然,也不能以偏蓋全地說所有內地女生都好。因為畢竟來到香港讀書的,都算是內地的高材生,有很高的質素,也不足為奇。我只想說,內地優秀的女性也不少,而且絕對比得上香港傑出的女生。

有人會說,是因為香港男人質素太低,沒能力找到香港女性做妻子,所以才返回內地。老實說,有時也怪不得他們。男人或多或少,都是自尊心很強的生物。從少到大,我們接受的都是傳統的中國思想薰陶。男人要自立,要堅強,要背負著一家人的幸福,男兒留血不留淚。我們接受的是傳統的教育,但現代社會卻不是傳統的社會。舊社會下男性的特權已經不復存在。原本,男性之所以要承擔較大的義務,是因為他有較大的權力。男人之所以可以做一家之主,是因為打仗時男丁要出去送死。但在現今社會,早已失去了權力的男性,還要背負著一大擔子的義務。當然,有能者如醫生律師,家財萬貫,豐衣足食,當然有能力應付。但一般男人,let's face it, 還是要為一日三餐東奔四走。有時不是不想做社會上流人士,而是有心無力。老實說,經過這年多的思想洗禮,如果再給我大學選科,我也去做醫生律師環球商管算了。理想嘛,根本連部NDS也換不到(我自己那部也要幸幸苦苦儲了幾個月錢才買回來,真是有血有汗)。當然女生會說啦,愛情不是金錢可以買到的。但金錢和地位都是一個門檻,當然愛情不是考慮這些的,但很多時候,你都要首先跨越這個門檻,人家才會「開始」考慮你。

所以,北上尋妻是一個很容易被理解的行為。一方面,內地女子實在不差。樣貌知識俱備的也有不少。另一方面,在香港實在很難找到對象。是因為女性要求太高又好,男性質素下降也好,找不到就是找不到,始於要找辦法解決。所以到大陸找老婆實在是個不錯的方法。然而,隨著內地和香港的生活水平距離日漸收窄,相信香港男性的優勢不會維持得太久。所以各位巴打們,想北上找老婆,真是要快手一點啦。

(唔,會不會是情人節的後遺症?怎麼覺得在下近期怨氣都比較重?)

心齋 | 24th Feb 2007, 19:30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Picture

ha ha, really, I love this one.



心齋 | 24th Feb 2007, 18:04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聽說,一隻鷹學飛,是要被帶到很高的山上,然後被老鷹推下去。

跳下去的一刻,是需要自信的。而且,很多時都需要未經證實的自信。從未飛過的小鷹,又怎可以知道自己飛不飛得起呢?但是,如果沒有這種未經證實的自信的話,那牠就會永遠飛不起。

跳下去,是需要勇氣和自信,同時相信,有時也需要無知的,需要一份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無知。不知道後果是怎樣,不知道結果是怎樣。只是放膽一摶,盡自己能力要自己飛起來。

我現在就是需要這份自信,這份無知,而且還要多一點衝動。因為我想跳下去了。

心齋 | 23rd Feb 2007, 22:04 PM | 有趣的東西是靈魂的圖畫

Picture

這,是一幅宋慧喬的相片。

不,其實.............

上面的不是相片,而是電腦渲染(render)出來的圖像!!!即是說上面的圖像完完全全都是由電腦產生出來的!大強了!這是剛才在digg看到的,想不到咱們的科技已經去到這麼可怕的地步啦。是不是我們就快就能有個如假包換的電腦女朋友啦?

Oh, dude, come on. Make this happen!!! Are we already there? Are we on the verge of breaking the barrier of reality? Hail to modern technology!

原文鍵結(記得要去看看那個work in process 的post)

 

 



心齋 | 23rd Feb 2007, 19:4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大學生,很多都會兼職做補習,我也不例外。

現在只是補一個中四學生,收入微簿得很。所以有時也想補多幾個。其實也不少朋友介紹過補習給我,我很懶,很多都推掉了,因為覺得補習是一種很麻煩的工作。重複又重複的把自己已經懂的東西說給學生聽,然後說了一遍又一遍學生也不懂。那種情況真的很令人納悶。

但是,補習其實是一項優差。試想想,大學還未畢業,就有一份時薪百多元的工作,真是夫復何求?補習我想是當今世代唯一令你覺得知識有價的工作。我有時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這麼懶,有錢也不去賺。但有時也不能怪我,因為我的生活實在枯燥得很,沒有什麼娛樂,不好什麼高消費的玩意。一本書,百多二百元,就能看上一個月。其實要錢也沒有什麼用。

不過,說到底,還是因為自己懶,怕悶怕無聊。真是該死。我想到遲點,真的要找多一份補習。但可不可以找個住得近一些的呀?還有可不可以不要補附加數?我phy,chem,bio都很在行呀,為什麼就是沒有人想補..........

心齋 | 23rd Feb 2007, 14:07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也許我要一杯熱茶,然後找個下午躲起來
以沉默去追遂寧靜
把喧鬧擠作一圏,往天空裏攦
放手讓雨點跟著清風回家

也許我要一本書,然後找個下午躲起來
關上紅色的門
躲在心裏看
讓靈魂跟著文字的韻律
慢慢地跳動,沉淪

也許,也許我什麼都不要,只想找個下午躲起來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