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22nd Feb 2007, 22:1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Illusion,究竟中文譯做什麼好?我想不如就譯做「幻術」。所謂的幻術,就是本來是假的,但卻可以叫人信而為真的東西。

魔術勉強可以算是一種幻術,因為他是假的,但它看來就像真的一樣。

但魔術卻又不可以被叫做幻術,因為它有一潛在的矛盾。我們看魔術的時候,我們一開始就不相信它是真的。我們一開始就假設它是假的,而且想盡辦法想找出它的破綻。魔術不是幻術,因為我們不相信它是真的。

真正的幻術,本身是被誤以為真的。因此,在幻術未被識破之前,沒有人會知道它是一種幻術。就像一個謊言,在未揭穿時仍是一個真理。

在魔術台上演出的,不是幻術。真正的illusion,永遠都是在台下發生的。

真正的illusionist,從帽子變出來的,是現實。



心齋 | 22nd Feb 2007, 01:37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突然發現了一個秘密。

愛情嘛,就像在車站等巴士。大家排好隊,等車來。

站在前面的人,老是跟你說,愛情要慢慢的等候,細細的尋找,不用急,不用擔心,時候到,合適的就會出現。當你點頭同意,覺得他說得沒錯的時候,突然車就來了,他乘著車子絕塵而去,丟下你自己一個。什麼等候嘛,都是鬼話。

而站在後面的人,則老是在說,不要搭這班車啦,快點轉車,不會輪到你的啦。說著說著,他真的言出必行,走了過對面線。你不信他的話,但等了幾分鐘,他竟然真的等到車,把你弄得咬牙切齒。

所以有時我也會想,不如不要等下去啦,都沒有用的。

但是,我想我們容易忘記一樣東西,就是乘巴士是要錢的!所以無論你繼續等又好,轉去對面線又好,巴士來到時你沒有錢,也還是只有望門輕歎的份兒。

所以還是用心賺賺錢比較化算吧。有錢了,說不定就可以乘的士去啦,還等什麼鬼巴士。

今年我要「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

心齋 | 22nd Feb 2007, 01:09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Picture

竟然又再收到友人墮進愛河的消息,我想未免太突然了吧?為什麼每一個都是無聲無色的?真是沒有半點徵兆呀,還是我實在太孤陋寡聞了?每一次都是在說笑的時候發現原來隨口亂說的事竟然是真的。

難不成這就叫做「三人成虎」?



心齋 | 21st Feb 2007, 01:13 A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Picture

Created using Inkscape, the free and great vector graph editor. 




心齋 | 20th Feb 2007, 17:0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終於從大陸回來了! 真是悶得發瘋。但在百無聊賴的時候也想了不少東西,有了一些想法。希望在新的一年能有新的氣象!

不過,一回到家便遇到了不幸的事!就是電腦突然經常性地無故當機!想不到時不時幫人修電腦的我也會有這種下場呀。電腦呀電腦,你千萬不要死呀,你死了我也不能活下去呀! 




心齋 | 16th Feb 2007, 22:11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村子的正中有一顆大樹。村裏的人都說那是顆神樹,任何人都不可以冒犯它,觸摸他,不然會遭天讉的。

但有個小男孩新搬來村子,他不知道有這件事。有次和朋友玩捉迷藏,他躲到了樹後,觸摸到了神樹。事情後來被村裏的人知道了,大家都很害怕。因為大家都相信傳說是真的。於是,小男孩的身邊的朋友不住地在減少。慢慢開始,沒有人和那男孩玩,大人見到他也對他指指點點。因為大家都不理他,都討厭他。於是男孩不去上學,終日在街上流連。後來他認識了不好的朋友,開始做起壞事起來。有次給人捉住了,就被送到了鎮上的大牢,一坐就是五年。村裏的人聽見了這消息,都說:「神樹的詛咒果然是真的,看那男孩冒犯了它,就落得這個下場了。」

五年時間很快過去,事過境遷。男孩變成了青年,有天他再回到他的村子裏面。一看之下,他嚇了一跳。原本的神樹沒有了,原本神樹在地方,現在立了一條木柱。他著緊地拉著一個村民問道:「怎麼啦,怎麼啦?神樹呢?神樹去到那裏啦?」那村民被嚇了一跳,口吃地回道:「那,那樹嗎?幾年天被雷劈,劈中死掉了啦。不過嘛」那村民轉了個詭異的表情,細聲說:「你可不要碰那木柱哦。人家說那條是神柱,冒犯了會遭天讉的。」男孩聽了之後先是一呆,然後大聲喊道:「去你的!那有什麼鬼神柱!」然後他跑進一個打鐵鋪搶了把斧頭,用力的往著神柱砸了下去。神柱一下子斷成了兩節。

全村的村民都被這境象嚇得呆了。男孩雙眼像燒著似的掃視著來看熱鬧的人群,大聲說:「去你的鬼神柱,根本全都是你們自己搞出來的把戲!」他用刀地把斧頭往地上一擲,然後昂頭闊步地走了出村。以後沒有人再見過他回到村來。

但第二天,在神柱原來的地方,村民又再立起一條石柱來了。

心齋 | 14th Feb 2007, 23:5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不喜歡情人節,我不喜歡看著街上的人卿卿我我。

我只喜歡讀書。

然後,我發現我功課上的一條數做錯了。我很不高興。每次的功課我都懂得做,但為什麼每次我都很大意地錯在不應該錯的地方?

我時常為這問題很煩惱,甚至比情人節沒有情人的煩惱還大。

因為我是個喜歡讀書的人。我很單純。我覺得女人很麻煩。

誰也不要來搞擾我,我只想讀好自己的書。 



心齋 | 12th Feb 2007, 19:28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究竟我為什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為什麼連那些比我蠢一百倍的白痴女人現在都可以帶著蔑視的眼神來看我?像是她們是女王一樣?

最痛恨就是白痴女人。我絕對不會容許自己和她們扯上什麼關係,不然我就干脆把自己殺了。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