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31st Mar 2007, 01:38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升到上大學之後,身邊的朋友有些開始變得有點「世界仔」。不是指獨特的某個,而是不少人也是這樣。樣樣講利益,講手段,沒有了原則和堅持。誠然,在這個社會生存,有時候我們需要妥協,但是不是要妥協到連自己是什麼也要忘記掉?

我深信,其實堅持自己的原則也一樣可以生存下去。香港是一個開放的社會,能容納不同的生活方式。可能你活得沒有那些失掉原則,失掉尊嚴的人那麼好,但你一樣可以活下去,就只在於你夠不夠自信,夠不夠膽向這世界 say no.

子曰:「德不孤,必有鄰」。做正確的事,往往都會很孤獨。老老實實的自己做自己的功課,老老實實的去上堂,老老實實的讀書,老老實實去做人。這些東西不是人人都會做。堅持自己原則和信念的人都會覺得孤獨。但我深信,只要我們肯堅持下去,我們始終有一日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和我們一同努力。

你是一個怎樣的人,就會吸引到什麼人和你做朋友,你是一個「世界仔」,樣樣講利益,也只能交到樣樣都講利益,講手段的「世界仔」做朋友。如果你有原則,你也會吸引到有原則的人做你的朋友。「德不孤,必有鄰」,我們不會是孤單的。

雖然在這世界生存,我們有時不得不妥協。但妥協也應該有妥協的底線。樣樣都隨波逐流的話,還算是個人嗎?



心齋 | 31st Mar 2007, 00:04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們成長的時候,會慢慢曉得自己是個什麼人,也同時會慢慢了解自己不是個什麼人。

最近開始發覺,有些事情真是即使很努力,我也做不好。也許不是能力上做不到,而是覺得這樣做好像和自己格格不入。

慢慢明白,自己怎樣也不能在外表上追上潮流,我永遠都只有一個「頹樣」。我熱愛音樂但我五音不全,我喜歡藝術但我沒有藝術的觸角,我喜歡戲劇和小說但有時實在不明白作者想在說什麼。在認識「我是什麼」的同時,「成長」也叫我同樣認識了「我不是什麼」。

羨慕有藝術才華的人,羨慕人見人愛的人,羨慕簡單的笑話就能逗人歡喜的人。但開始發覺原來自己根本不是這樣的人。也許,我們的基因真的決定了我們天生有什麼才能。上天是公平的,因為祂讓每個人都有自己特有的才能,但這些才能卻不是人人都一樣的。也許,我們要明白,每個人都是有其限制的,基本沒有可能做到十全十美,與其強迫自己成為某種不適合自己性格和能力的東西,以求討好別人,不如好好了解自己的所長,並盡力去在自己的天份上發揮。這樣做更能展現出自己的優點。

實在不需要羨慕那些很容易就能得到別人喜愛的人。如果我們不是這種人,強迫自己去做同樣的事只是令自己活得痛苦。我們有我們自己獨有的能力和才幹,比別人優秀的地方。只要努力去活出自我,也一樣能放出我們獨特的亮光。

心齋 | 28th Mar 2007, 21:5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在學校的某些課室,能夠遠遠地望到維港的景致。我總喜歡在上堂的時候,從窗子裏望出去。

來來去去的車子,上上落落的吊機,熙來攘往的人群,因著隔音玻璃的緣故,一點聲音也沒有。窗外不帶聲色的流動,很像一幅圖畫,總覺得這樣看著,有一種很安舒的感覺。彷彿整個城市都靜下來了,聲音消失掉,只餘下仍然川流不息的運動。怎樣說呢,有點像在看跳舞一樣。

喜歡就這樣看著這城市靜靜地舞動. 



心齋 | 27th Mar 2007, 23:24 P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根本就沒有所謂「真實的世界」。世界是什麼樣子,全在於我們如何去闡釋。

但不知道這事的人,當從一個熟悉的地方轉到新的環境時,就往往會覺得以前的地方欺騙了他們,以為現在所看到的才是真實的世界。但其實這也只是另一種的闡釋,背後可能也一樣什麼根據也沒有。

我們時常都會處於「實然」和「應然」的矛盾裏面。我們對世界的闡釋不是基於「世界是什麼樣子」。因為我們沒有可能有足夠的時間和知識,去先了解這個世界的一切,然後才下去結論。現實世界發生的事往往都不是「若A即B」這等簡單的推理。有時A會產生B,有時A不會產生B。我們必須要運用對於「應然」的知識,去理解究竟A應不應該產生B,然後為例外的個案尋找其特殊的理由。但這種「應然」的知識,是沒有辦法根據「實然」的,對這個世界的觀察得出的。我們必須有了「應然」的假設,才能去了解這個世界。

所以當我們去到一個新環境時,其實不是我們發現了什麼的真實,而只是兩個不同的假設產生了衝突。別人用他的假設,在這個環境生存了很久,所以他對自己的假設有信心。你初到貴境,不曉得自己的假設在新環境有沒有作用,所以就害怕了。其實如果你把他放到自己以前的環境裏面,他一樣會感到害怕,一樣會覺得你以前所在的那個環境才是真實。所以只要你夠自信,你也一樣可以在新的環境裏面用你的舊假設生存下去。

根本就沒有所謂「真實的世界」,有的只是假設和假設之間的比拼。

心齋 | 26th Mar 2007, 01:03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人活在世上,有些事情是你的責任。因為你的身份,工作,承諾等等,有很多工作你一定得去做。不負責任是很差的行為。

但同時,也很多東西不是你的責任,只是如果你做了,你會比較開心,或者人家會比較開心。例如幫助別人,安慰別人等等。我們勉強把這些東西稱為「額外的善」。

「責任」是我們本分上應該做的。即使我們不是唯一一個可以履行某個責任的人,但只要那個是我們的責任,我們就應該去做。例如上司派你去做某種工作,雖然你不做,也一樣可以找到別人去代替,但因為那是你的責任,你就有義務去做。

「額外的善」就不同了。本質上,它不是你必須去做的事情,只是你因為出於好心或善意,額外地做這些東西,希望別人可以得益。很多時候,這些東西都不只是我們可以做到的。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人,在任何事情上,都可以找到我們的替代者。即使我們不幫助某些人,不付出某些東西,別人也不一定會無助。世上還有許多其它的有心人會幫助他們。所以,其實我們不需要把全世界的擔子都放在自己肩膊上。適當的為自己著想一下,如果自己沒有時間和精力就不要勉強自己去做「額外的善」,這些都是合理的。

特別在某些時候,做「額外的善」會影響到我們履行自己的責任時,如果我們還逞英雄去幫助人,就反而忽略了自己的本份,這就更不好了。我們應當記著,其實這世界沒有誰是不能缺少的。老老實實的做好自己的本份,不要亂逞英雄才好。



心齋 | 24th Mar 2007, 22:0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Picture

 

Guess what the red thing is?
 



心齋 | 22nd Mar 2007, 23:33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原本這篇是對天藍的回應,但一下子寫得太多了,所以變成了一篇正文(謎之聲:呃post乎?)

我覺得人們都很容易混淆一件事,你明不明白人家的感受是一回事,你覺得那個感覺是不是真的對解決問題很重要又是另一回事。我覺得自己對理解別人的感受沒有什麼大問題呀,起碼我看詩詞古文時很常常被裏面的情意感動,聽純音樂時也能了解作曲家的意思。我想這就不是個個大喊「感性萬歲」的人都能夠做到的事。

其實,我覺得很多所謂「感性」的人其實本身都很無情。他們所謂的「感性」其實大部份都不過是在對自己的「感性」,某情度上就是一種自憐。他們的眼淚多數都是為自己而流的,卻很少因為別人的痛苦而流淚。你沒有發覺嗎?那些哭得最厲害的人,罵人的時候也往往是最不留情面的呢。有時我會覺得這些人的所謂「感情」只是選擇性的,只不過是對自己的感受敏感罷了。

明白一個感受,不代表你就要立刻停下所有的思考,只是不斷陪他在傷心。但世人對「感性」就只有這個理解。但我們和別人哭過後,如果轉頭就忘記了別人的問題,這是真的瞭解別人的困難嗎?我認為,那些真真正正動手去幫你的人,才是真正了解你的人。因為他們不只是「瞭解」,而且認同了問題的重要性,所以他們肯犠牲自己的時間和精力去幫忙。「同理心」在你看電視的時候也會出現,你會哭,你會笑,但那時你只是在看戲,你只是一個旁觀者。這種表面的「同理心」究竟有多大的價值,我實在感到十分疑惑。

如果「感性」是意味著了解別人的感受,並以之作為其它實質行動的基礎,那麼當然它是非常重要的。但如果「感性」只是純綷情感上的表現,那麼實在不敢恭維了。

 



心齋 | 21st Mar 2007, 21:09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今天記起昨天看的「向世界出發」, 想到:

We don't reallly want the cake, but just one more.

 



心齋 | 21st Mar 2007, 19:3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是一個很理性的人,至少,我身邊的人是這樣說。然後總會有女生跟我說:「你這麼理性,真沒有情趣。悶得很」那時我總會暗想:「悶出鳥來的應該是你才對吧。」

我就不懂,「理性」有什麼不好?是不是每遇到傷心事也要哭一大輪才算是個正常人?哭哭啼啼,怨天尤人這些事,我鄰家的小孩也會做,而且做得更像樣。他會大叫,蹬地,眼淚鼻渧什麼也出來,而且分貝值也不是一般的級數。他的聲帶結構就是瞄著人的聽覺系統設計殺過來的,頻律剛剛好落在你聽覺最敏感的位置上。一叫就把你吵煩,再叫就把你炒死。如果人的價值就在於他的情感表現的話,那個小孩一定是個天才。

傷心不一定要哭,快樂也不一定要笑。表現出來的,不代表就是真實,看不見的,也不代表沒有。我樣子常常呆呆的,不代表我沒有情感沒有反應沒有心動。我就是不爽那整天都大吵大嚷說情緒無敵,感性至上的人。如果感性是那麼厲害,你不讀書單靠哭哭啼啼要飯去。就是那個賣火柴的女孩也需要火柴來賣嘛,每樣事情都靠感覺主導還活得下去?

你說,理性有什麼不對?

心齋 | 19th Mar 2007, 19:21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人都比自己想像中堅強
沒有什麼問題一定要找到答案
要是藍天總是靜默不言
何不把快樂當成一種反抗?

天早黑了,坐位空了
雨後的咖啡廰,沒有了我了
再找下去,也找不到了
如何放下停在半空的音調

人都比自己想像中堅強
沒有什麼眼淚不可以擦乾
走了,離開了,說的話都忘記了
看了,聽了,我最後都明白了

沒有什麼可以陪我們走
不需要鮮花來修飾寂寞的床頭
就這樣了,我明白了
沒有什麼悲傷可以把我們的心溶掉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