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17th Mar 2007, 20:58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看了阿占這篇文,突然想到亭思間這裏也要搞點新意思才行。

繼「專科專教」之後,以乎「專blog專寫」也是大勢所趨呢。其實我在上堂的時候也學到不少有趣的東西,想在這裏和大家分享。而且BME related 那個類別的文章真是少得可憐。這樣看來,也許日後也要多多介紹一下關於BME的東西呢。

不過,由於我上堂的时候常常發夢,所以大家看過便好,千萬別要太認真。



心齋 | 17th Mar 2007, 19:22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平庸的我們有時或多或少都會想到,為什麼我們會不及某些人漂亮,不及某些人聰明,為什麼有些人一出生就有很多天賦的本錢,不需付出努力就有上天的眷顧。有時我們會覺得這非常不公平。

但從進化論的角度去想,差異(variations)的出現,是物種確保自己得以存活的結果。因為同一物種內的個體有不同的特性,所以在環境發生轉變的情況下,仍然可以有個體得以存活。然而,這些差異的產生多數是隨機的,也會發生不利於個體生存的基因突變。所以可以說,物體犠牲了一部份的個體,以確保物種整體有較大的生存機會。

差異的出現原是先天和隨機的,和我們後天的努力沒有關係。在遠古的時代,自然環境和氣候是決定什麼差異可以存活下來的主要因素。所以,即使後天多麼努力,只要先天的基因有缺憾,最終都會因為天擇而被淘汰。

但那是遠古時候的事。

在現代科技發達的社會裏,決定天擇的因素出現了變化。因為科技進步,自然的影響力對人類來說開始逐漸減少。我們可以看見很多在原始社會一早會滅絕的嚴重遺傳性疾病患者,在現代都能因為醫療技術的進步有了很多的照顧。在現代社會裏的天擇,對社會和文化的依賴更甚於自然環境。我們可以說,現代社會中進化的動力,已經不是天擇,而是人擇,是最決於人類社會的需要。例如現代社會渴求知識性的人才,所以有高智商的個體便會有較好的生活環境,有更大的機會產生下一代。反之,在原始時代很吃香的體力型個體,在現代的重要性和歡迎度便會降低,其生存機會也會降低。

因為在現代社會中基因的淘汰是取決於社會和文化,而社會和文化都是人後天努力的成果,也是可以由後天改變的。所以我們在進化的過程中,終於由被動的地位,進展到主動的地位。我們不再是聽天由命的物種。依賴著科技,我們把自然界的影響大幅減少,我們可以透過改變社會和文化的結構,去影響究竟什麼基因可以得以存活。後天的努力,依靠著科技,變得不再是對自然的無力反抗。

活在這個世代的我們,應該感到慶幸。即使我們身上擁有不如他人的基因,但我們仍可以靠著後天的努力,去改變社會對某基因的需求,從而使自己可以生存下去,不用再聽天由命。這是一個努力就可以改變未來的年代。

心齋 | 16th Mar 2007, 01:38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有時我會想,也許我實在花了太多時間幫助別人了,以致根本沒有時間去幫助自己。特別當有時你發現花了一大天的時間幫助別人,到頭來人家沒有了你也一樣可以,甚至,幫助完人之後,自己倒變得更潦倒了時,你就會覺得自己真是個笨蛋呀。

但其實最需要幫助的應該是我自己才對吧?最不濟的應該是我自己才對吧?連自己都救不了,還裝什麼英雄要救別人?

做人應該要有自知之明,然後,要自私一點。也是時候忘記那些「好人有好報」的廢話了。幫人根本不會有好報的,即使多麼的殷勤付出,其實大份人都是「有事鐘無艷,無事夏迎春」。

我們幫助別人,只是因為喜歡幫助別人就好了,也應該只抱著這個心態,在衡量自己的力量後才去幫忙。不自量力的付出,到頭來什麼也得不到,反而失去得更多。

救人者,還是要先自救吧。



心齋 | 14th Mar 2007, 17:43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羨慕一些有才華的人。

「才華」(talent)和「能力」(ability)雖然意義上差不多,但卻總有些基本的不同。「才華」多數指天賦的才能,有一種懾人的氣魄,有一種charm。但「能力」卻可以是後天努力的結果。「才華」通常指藝術的層面,而「能力」卻可以指各方面的。

「能力」不足,可以後天努力搭救。但沒有「才華」就很難彌補了。因為「才華」是一種先天的素質,有一種自然而逍遙的感覺。「能力」另一方面,感覺很踏實,強大而笨重,沒有「才華」那種輕盈。

「才華」因為輕盈,同時也很脆弱。它像一朵花,美麗但易折。但「能力」卻像大地,雖然不起眼,但風雨在它身上加的傷痕,見證著它的堅強。

也許這也代表著兩種不同的人。優秀的天才和努力的平凡人,「才華」和「能力」的比拼。人生中有很多東西都不能控制,沒有「才華」也沒有辦法。但只要靠著後天不懈的奮鬥,也能一樣擁有實在的「能力」。做不成「天才」,也可以做個「人才」,也許加點創意,說不定能做個「鬼才」。

俗語有句話說得好:「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沒有天使的眷顧不要緊,如果有魔鬼般的勤勉,也一樣能成功。

心齋 | 11th Mar 2007, 23:3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為什麼有成就的父母,通常會有成就的兒女?為什麼一個有名望的家庭,通常都會有出色的後代?是不是和遺傳有關?我想不是。

正所謂「人窮則志短」。一個出色的父母,對兒女的要求也會很高。所以他們會督促兒女去學習,去見識。而且他們的目光比較遠大,知道什麼才真的對兒女好。也許他們不是真的很有錢,但他們懂得什麼才是在兒女身上值得的投資。

於是,在精明的父母教育下,下一代也會有較高的成就。

但可惜,我的父母沒有這種見識。唉.......

心齋 | 10th Mar 2007, 10:28 A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做學生的,當然不希望教授出太過難的試題。但最近發現,太過容易的也不太好。

首先,我們要知道,人是會犯大意的錯誤的。而這些錯誤很多時都是隨機的,和你的學習能力無關。我們可以假設一份一百分的試巻,就是會有大約百分之十是取決於這隨機的錯誤。

如果一份試巻是深的話,那麼大部份失分的原因,都會是因為能力不濟,不能答到教授的問題。那麼那隨機的百分之十,就變得不重要了。所以一份深的巻,其結果的高下,大部份都是取決於學生的能力。

但一份淺的就不同了,因為每個學生都能得到相當高的分數,即是說,在其它方面失分的機會會比較小,那麼那隨機的百分之十就變成了決定分數高下的關鍵。

是以,如果一份巻太淺的話,那麼根本就不是在測試學生的知識,而只是在測試學生的運氣。所以這不是一件值得鼓勵的做法。

心齋 | 7th Mar 2007, 20:28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很想離開這座城市。

帶著行李,披著大褸,圍著頸巾,在北風肅殺的夜晚出發。因為,冬天的感覺像離別。

在異國的咖啡店坐下。陌天的天空,陌生的人,陌生的語言,但這種陌生彷彿卻能產生一種熟悉的感覺。一種把自己和喧鬧的世界隔開,重新再認識自己,重新認識這個世界的感覺。

把過去的一切都忘記,離開一切熟悉的人和地。在新的地方有新的開始,什麼都可以重新計算,不需要再去理會回憶的慘白。因為回憶將會在異國的空氣中溶解掉,變成午後咖啡店的寧靜和空白。

然後,一望無際的天,淅瀝的雨,殘破的石橋,都會成為一種表徵,意味著靈魂的潔淨和昇華。

這城市的空氣中,有著不能解釋的腐朽氣味。

很想離開這座城市。

心齋 | 5th Mar 2007, 21:56 PM | 有趣的東西是靈魂的圖畫

老爸平時喜歡賭馬。有次我跟他說,你不要煩買什麼馬啦,次次都買同一個號碼,總會有中的。為了證明我這個想法:「固定一個號碼去買馬(或六合彩)的中獎機會比較大,所以我寫了以下的程式去驗證一下:

#include<iostream>
using namespace std;
#include <time.h>

int main()
{
    srand(time(0)); //reset the seed

    int ConstNum=rand(); //generate a random number
    int ConstCount=0;
    int variNum; //it is the number for storing the variable
    int variCount=0;
    int tempNum;

    for (int j=0;j<10;j++)
    {
        for(int i=0;i<100000000;i++)
        {
            variNum=rand();
            tempNum=rand();

            if(tempNum==ConstNum)
                ConstCount++;
            if(tempNum==variNum)
                variCount++;
        }

        cout<<"variCount is "<<variCount<<endl;
        cout<<"ConstCount is "<<ConstCount<<endl;
        cout<<endl;

        variCount=0;
        ConstCount=0; //reset the counter to 0

        srand(time(0));
    }

    return 0;
}

 

 先解釋一下程式在做什麼。首先我產生一個隨機固定數ConstNum,這個數值在程式後面不會再有轉變。然後有一個隨機變數variNum。當每一次運算時,電腦會隨機地產生一個數值給variNum,然後又會再產生一個隨機數給tempNum。我分別將ConstNum和variNum去和tempNum比較。如果ConstNum發現和tempNum是一樣的話,那麼ConstCount這個數直便會加一,如果variNum和tempNum是一樣的話,variCount這個數值便會加一。

好,讓我們用科學方法去分析一下:

  1. 前設:固定一個號碼去買馬(或六合彩)的中獎機會比較大
  2. 由前設得出的推論:如果執行程式碼,那麼variCount將會少於ConstNum,而該分別是在統計學上重要的。
  3. 實驗:當然是執行程式碼了
  4. 結果:如下

variCount    ConstCount

3044      3078

  3037   3028   

3104    3062

3038    2980

3078    3142

3055    3064

3042    3055

3095    3043

3046    3095

3046    3029 

經過每回一億次,十回總共十億次的運算後,結果就是:

完全沒有分別!emoticon 竟然是完全沒有分別???呀,果然呀,世界上沒有那麼便宜的事耶。下次六合彩還是買回電腦票算了........

         

 



心齋 | 5th Mar 2007, 11:49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讀過理大,也讀過中大的我,有時也會下意識地把這兩間大學來個比較。以下純綷個人體會,如果不同意的話,請勿見怪。

  1. 其實理大教授的教學水平絕對不比中大差,在中大我見過很多爛得很的教授(當然好的也有不少,當然理大爛的也有不少)
  2. 教育的方法有時比中大還要好
  3. 但學生水平就比中大差得遠
  4. 其實可能根本就不是能力的問題,我看很多的同學本身也很聰明,但就是沒有志氣。可能長期在學習環境內都不是最頂尖的那一群。所以就覺得自己永遠比不上其他人。但做人不可以沒有志氣呀,死充也要充一下嘛。沒有志氣,再加上能力本身就不比別人強,想要成功,真是難比登天。如果你一開始就認為合格就可以的話,你就只能得到合格的成績。如果你一開始就認定自己比別人差是理所當然的,就永遠都比不上其他人。
  5. 理大的人文教育接近零。
  6. 其實人家說理大是學店我倒沒有什麼所謂,最重要的還是貨真價實,我來讀書,你能給知識我,那就皆大歡喜。
  7. 理大真的很小,比中大的崇基還要小。其實我有想過為什麼會這樣。三大一開始時都是以建立一間大學為目的去選址和建設的。所以便能有較多的空間發展。但其它大學一開始時都不是以建立大學為目的,只是建立一間學院,當然不需要那麼大的地方了。但後來變了大學,想要發展時,卻現沒有地。我想香港政府在批准一些學院變成大學時,也要詳細考慮一下究竟有沒有足夠空間給它們發展。
  8. 我覺得理大本身沒有什麼原則可言,常常都只是跟著市場走。一間大學,應該有自己的理念,不能常常跟著社會的需求去走。它應該培訓「好的畢業生」,而不是什麼鬼「首選畢業生」。人家如果有一天要奴才,你也要去培訓奴才嗎?真是不知所謂。
寫這文的目的不是想比較兩間大學,只是想同學們也爭爭氣。比不上人也算了,被人拋離就太羞家了吧。共勉之!


心齋 | 2nd Mar 2007, 20:3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從零四年在鄉村部落格寫blog開始,現在快要寫到第三個年頭。

開始的時候,在香港還沒有什麼人會寫blog。那時,寫blog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因為什麼都不需要理會,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但近年開始,寫blog的人突然變得多了。大家對blog多了要求。要求你做這,要求你做那。 blog慢慢失去了作為一個自由發言平台的角色。"blogger"這個名字,也越來越沉重。做blogger便不能寫流水脹,做blogger便不能寫無聊話,做blogger便不能寫我的那些無音韻,無意境的爛詩,做blogger便不能乜乜,做blogger便不能物物。

由一開始到現在,我從來都沒有想藉著blog來達到什麼,得到什麼。 blog只是作為一個平台,來寫我想寫的東西。即使沒有了blog這回事,如果微軟的frontpage設計得讓弄網頁和寫blog一樣容易,我也會一樣用frontpage寫我的網頁。blog對我來說,只不過是另一種技術罷了。

所以,從今以後,大家不要稱為我為blogger,我不想,亦沒有能力去承擔blogger這個名字。我只是一個有blog的人,也許,可以叫做一個bloggian。 我寫的東西和香港其它千千萬萬的xanga本質上沒有什麼分別,我也只是用我的方式,寫我的無聊話。

我要的,只是一塊什麼都可以寫的樂土,也許,連有沒有人在看也不重要。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