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29th Apr 2007, 23:4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不斷看,不斷看,一頁頁的把別人的網誌揭下去。好可怕的感覺。就像是厭惡了自己的生活和沉悶,想要代入人家的生命找替身一樣。

然後就桌子上的筆記就完全沒有心情去碰。(我明天應該死定了。)

我想,她一定是個厲害的女子。我想,她一定是個多愁善感的女子。我想,她一定是個高傲的女子。然後我想,如果我見到她的話,我應該會討厭她。不知道為什麼,只是覺得自己會如此。我想這應該是由羨慕到嫉妒的一個孵化過程。因為我討厭討厭別人的人,但自己又常常討厭別人。有時我覺得自己也應該是個討厭的人。

如此直認不諱是不是一種無恥?

教授堂上說自相矛盾的東西不可能存在。那我就是一個很好的反證。原來邏輯在現實的荒謬底下也一樣會瓦解。亞里士多德,你輸給上帝了。

其實,這一刻我只想乖乖去溫習........

心齋 | 29th Apr 2007, 18:47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我用文字來證明思考的存在,然後

用思考來證明我的存在

這是一個愚昧的循環論證 



心齋 | 29th Apr 2007, 18:14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是客旅,在世寄居者,我能停留,我能停留祇一夜」

這是在教會常聽到的詩歌。其實「客旅」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我想,如果我們是去旅行,或者像我很多的同學,去外國交流的話,對周遭環境的看法和要求,都會和對我們原本生長的地方不一樣。因為是旅行的緣故,我們很少會埋怨環境惡劣,設備落後,食物不合胃口。為什麼呢?因為我們本來就是去感受,體驗不同的文化和環境。即使是很落後,很荒蕪的小鎮,都是當地文化的一種體驗。「體驗」和「感受」就是一個旅程的全部,至於享受和富足,那是在家裏才會在乎的東西。

我想如果把自己當成人生的客旅,也會一樣。把一切所遇到的喜怒哀樂,都只當成這個旅程的一部份,把高低起落,都看成窗外的風景,那麼應該就能看破得失了吧。

因為,這只是一趟旅行。真正的家還在天上。

心齋 | 29th Apr 2007, 01:09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各位大家好,現在大家見到的是一名頹廢大學生的慢性自殺過程。

該名大學生雖然星期一有考試,但仍然極度無聊地在寫無聊的blog和看youtube。浪廢自己僅有而且毫無價值的青春。據悉,他已經患上「冇mood症候群」多年,一直沒有尋求專業的醫療協助,以致病情惡化到不能自拔。較早前,本台曾訪問事主的母親,以下是本台記者和事主母親的一番對話:

記:「太太,你知不知道你兒子有問題?」

事主母:「呀?有問題?我個仔冇問題嫁喎」

原來事主家人一直都不知道事主患上這種怪病。 當記者去到事主家中時,發覺事主只顧在看"This is sparta" 的無聊影像,其頹廢情況令人觸目驚心,由於現場環境太過惡劣。本台記者在三分鐘內已被頹廢入侵每一個腦細胞,現正在中央病院急救中,生死未卜。

各位,事主的情況極需要大家伸出援手,將他從頹廢的深淵拯救出來。他現時最需要的是金錢大量,女朋友一個(人狗男女不拘 樣貌娟好者尤佳),GPA 4.0 成績表一張。大家請有錢出錢,冇錢借錢。救人一命,功德無量,善哉善哉。

 



心齋 | 29th Apr 2007, 00:43 AM | 有趣的東西是靈魂的圖畫


雖然不太想貼影片上來這裏, 但這個實在太「正」.



心齋 | 28th Apr 2007, 22:0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突然慶幸自己不是文科生。我想,整天咬文嚼字的生活一定很煩人。我最大的麻煩都只是找不到程式中的bug而已。而且絕望的時候,還有強大的debugger在我左右。

哈,自己根本不是做「才子」的料。我喜歡做「engine佬」。

心齋 | 28th Apr 2007, 20:43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其實,我一早知道,「文字」並不喜歡我。

所以,我喜歡用筆去折磨他。 



心齋 | 27th Apr 2007, 23:3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It is not enough. It is not enough. It is not enough. It is not enough!

I don't want to be the good. I don't want to be the better. I want to be the best! 



心齋 | 27th Apr 2007, 20:06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下雨,在車站等巴士,旁邊站著一個少女。

等了很久,很多輛車子來了又走了。但是,我要的號碼還沒有來到,似乎,旁邊的她也一樣。

她開始覺得不耐煩,東張西望,然後忍不住問我道:「先生,請問XX號巴士是不是在這個站?」

「它的站好像搬到了下個街口,只是這裏的牌子還沒更新而已,其實你想到什麼地方?」

「我想到旺角」

「旺角的話,剛才經過了的幾部也可以呀。」

「真的嗎?」

「是呀,你沒有看車站的路線圖嗎?」

「沒有呀,因為以前都是乘XX號去的嘛。謝謝你」

「不用客氣」

然後她在之後來的巴士上車了。但我還在等。

從來不相信「等候」回事。所謂的「等候」就是有了目標,或是有了一堆條件,然後等候目標或是滿足條件的人出現吧。即使出現了同樣能到達目的地的人,也會一樣視而不見吧。

我想,還是先去看看路線圖。



心齋 | 25th Apr 2007, 22:03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想人大部份的痛苦,都源於「自私」和「無知」。

人很自私,所以樣樣都把自己放到最前。自己的要求一定要滿足,別人一定要留意我,別人一定要關心我。就是這樣,把自己的慾望無限放大,但世界不是只有你一個生存的吧,人生也不是完美的,不是所有願望都會實現的。擁有很多慾望,而且把它們看得很重,但卻得不到滿足,所以便覺得很痛苦。

但同時,人也很無知。人對自己無知,時常過於自大,以為自己什麼也能做到,什麼也可以靠僥倖冒混過關。於是產生不當的期望,明明沒有付出相當的代價,但就渴望得到雙倍的回報。人也對世界很無知。小時候的童話故事在現實中是不存在的,但我們卻仍然以童話故事內的態度生存下去,以為世界的事情都最後都會大團圓結局,以為在最絕望的時候會有仙子打救。雖然人生確是充滿盼望的,但所謂的「盼望」只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也只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有自己能拯救自己,走到了絕路,也只能怪自己。怨天尤人從來都是沒有用的,你不能去埋怨不存在的東西呀。

因為「自私」所以我們有很大的慾望,因為「無知」這些慾望又得不到滿足。

「自私」和「無知」實在帶給了我們很大的痛苦。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