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30th Jun 2007, 19:06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老爸連JUPAS 是什麼還不知,但現在卻在充大頭教朋友怎樣幫兒子選科。

希望那位同學不要聽我老爸亂說,一定害死你! 



心齋 | 30th Jun 2007, 12:11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世界上有一種人,很喜歡冷眼旁觀,看透世事。每件事都明白,每件事都了解,但每一件事都不參興。

他們把所有東西都物化(objectify),抽離,研究,然後以世外高人的身份自居,他們覺得世界上其他所有人都是笨蛋,所有發生的事情都是無聊的。

曾幾何時,我也是這種人。覺得別人都太幼稚,說的話都太無聊不知所謂,覺得世界上只有我一個人明白真理。但現在我終於明白了,人生不是用來研究,觀看,明白的。人生是要來參興和投入的。簡單無聊的玩意,其實也可以令人很快樂,和朋友說着無謂的話,一定可以享受時光。執意追求所謂的「真理」,到頭來我們又真的得到了什麼?只是無止境的辯論和爭拗,對人一點幫助都沒有。人生的意義是沒有辦法在書房裏得到的,努力去嘗試,努力去奮鬥,哭也好,笑也好,試試盡力地參與在人生不同的旅程中,認識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當中一定會有討厭的人,苦惱的事,但當我們經過這種種後,又會對人生有了新的體會,雖然未必一定可以活得更快樂,但一定可以活得更有意義。

如果只是站在場邊的話,無論球賽多麼精采,也與自己無干吧。還是那句:「只要緊記我們必需死亡,我們就能懂得如何生存」。

心齋 | 29th Jun 2007, 22:0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井底之蛙是很可悲的,因為他天真得相信自己天空就是世界的全部。

但更加可悲的,是已經醒覺了的井底之蛙。明明知道頭上的藍天以外,還有更大更廣闊的世界,可是卻被困井底,無力逃出這個牢寵。每一天都要努力提醒自己,頭上的天空不是世界的全部,努力地說服自己,在咫尺方圓之外,有着看不到,但更精彩更艷麗的世界。日復日地和自己的無知摶鬥,奮力地抵擋自欺欺人的試探。特別,當身邊的青蛙都很滿足時,更是倍感孤獨。

天空,何時才會為這井蛙敞開呢?其實,井蛙只是想緊記着自己的渺小,好使他不會放棄逃出井底的願望。

心齋 | 28th Jun 2007, 18:40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昨天收到個電話,說我某個朋友參加什麼健身中心時填上了我的名字,然後我中獎了,通知我去領取什麼獎品云云。

實在是太可疑了吧!我可不認識什麼朋友會懂得我的電話號碼,會稱呼我的英文名字,但又會特意去參加健身中心的!實在很有受騙的感覺!跟爸碼說這事的時候,還被他們大罵不要去。今天那間公司又打電話來,當然我沒有去啦,這年頭那有這麼容易中獎呀?而且當我說我不去時,那職員反應超大的,態度極度不好,而且知道我不去後,態度立刻一百八十度轉變,冷冷地說會交由同事跟進,就很快地掛了我電話!但上網查的時候又好像真的見到一間叫California xx 在旺角的店鋪。

呀,實在是很可怕呀。如果你是那位「朋友」可不可以告訴我呀?他們究竟是怎樣知道我電話號碼的?嘩,日後給人電話時,還是小心一點才好!

p.s. 上網一查之下,果然這間店鋪很有問題!大家千萬要小心,果然是便宜莫貪!而且有問題的時候記緊要找長輩商量!

伸延閱讀

google 的搜尋結果 



心齋 | 24th Jun 2007, 20:10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後生可畏。以後,將會不斷有超越我的人出現。

可是,人生並不是一場競賽,人生是一場旅程。目的不是要最快去到終點,而是要去到正確的終點,以正確的路線,正確的心情。

十字路口,熙來攘往。但我要走的路,卻在何方?

站在分岔口的我,開始了漫長的思考。



心齋 | 24th Jun 2007, 16:36 P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我們所認識的世界,其實是受我們的概念框架(conceptual framework)和知識系統(system of knowledge)所影響。這裏的「概念框架」是指當某資訊到達時,我們對其進行解讀的方法,這是受到我們大腦本身的基本構造影響的。至於「知識系統」是指我們現有的知識的集合,這些知識多是由後天所習得的。可以說,「概念框架」是先驗,而「知識系統」是後驗的。

以電腦程式做例子,一個只能接受整數(integer)變數的程式,如果被輸入了字串(string)的資訊時,就會出現錯誤。因為程式本身只能解讀整數的資訊,它也會把所有的資訊都解讀成整數。但如果資訊的內容不是整數,我們仍然以整數的方法解讀時,就會出現沒有意義的訊息,而造成錯誤。這並不是說,那個輸入了的字串是亳無意義,因為如果我們以其它的程式解讀的話,是仍有可能正確地解讀出那字串的含義。可是,對那個只能接受整數輸入的程式來說,這個字串則是亳無意義的,或是不能被理解的,我們也可以說,在讓程式的系統內,那個字串是不存在的,只有整數是存在的。

同樣,我們理解現實世界時,也受限於我們的概念框架。例如當物理學家們說,世界是多於四維時,我們無沒有辦法理解第五,第六維等等的維度是什麼意思。當然,我們可以從純綷數學的系統去了解。例如四維是(x,y,z,t) ,五維是(x,y,z,t,p) 等等。但這種數學層面的了解,和我們日常了解「長,闊,高,時間」時那種直覺式的了解是有很大分別的。我們的大腦構造,是只能解讀四維的資訊,更高維度的資訊,並不在我們的概念框架之內,所以即使它們是存在的,我們都是無法理解的。因此,如果要了解它們,我們必需用某些方法,把它們投射(project)成我們概念框架可以理解的模式。

「概念框架」的存在,也是「道」或「上帝」等等於終極概念不能被我們徹底了解的原因。老子所說「道可道,非常道」其實就是說,如果我們把「道」投射成我們概念框架可以理解的樣式,那麼這注定會造成屈曲而不能明白「道」的全貌。同樣,把「上帝」這概念投射在我們的概念框架,也會出現同樣的問題。「全能」,「苦難」,「仁愛」,「公義」等等產生的問題,我想或多或少都是由於我們的概念框架上的邏輯部份,無法解讀這些資訊的含義所致。當然,這並不是說,所有不能被解讀的都是沒有問題的。這裏只是指出了,產生問題的原因除了資訊本身確實沒有意義外,也有可能是概念框架的限制所致。

而所謂的「知識系統」,因為是後驗的,所以會受制於先驗概念框架對世界的解讀。以上面那個程式做例子,因為程式只能解讀整數的資訊,所以所有知識系統內的資訊也只能是整數。如果我們以知識系統內沒有某資訊,而認定該資訊完全沒有意義,例如有人以現代科學為理由全盤否定超自然現象,那麼我們其實忽視了概念框架加諸我們的限制。當然,同上,這並不是說,凡不在知識系統內的,都是可以接受的。

總的來說,我們對世界的理解,是受制於我們的框念框架和知識系統,它們都各自有限制。面對一時不能理解的事物,我們應該保持開於的態度。盲目地以「不能理解」為理由全盤否定,並不是正確的做法。

心齋 | 23rd Jun 2007, 23:46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Life is someone else's business
Someone else's love, someone else's pain
And someone else's someone else
When I look at the scenary out of the window flying
I always have a feeling of stranger, of someone passing by

Oh, I am not a character in any story
Not a subject in any "sorry"
I am only the common Larry
Frankly, I don't want to be someone else
I do have my story to tell
I have my tear, my thought and smile

But life is just someone else
Life is just something else
It is the laughter on the train, the tear in the rain
And the girl that learn to sing
And a thousand different things
But just not what I think

Afterall, life is just someone else's business

心齋 | 19th Jun 2007, 19:4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其實,每個人都希望得到別人的關心,別人的喜愛。但是,得不到的時候,我卻不會啼哭頓足,怨天尤人,用眼淚去換取同情,就像小孩一樣。

因為我,其實堅強得可怕。

其實我們都,堅強得可怕。


心齋 | 19th Jun 2007, 19:28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上星期六的網聚後,其實有很多東西想說,但因為懶,遲遲都未有動筆。

「網聚」這回事,自以為永遠都不會做,因為總是會覺得,或多或少,人總會對網絡上的人物,有點幻想,然後到接觸現實的殘酷後,就會有disillusion。不過,還是去了網聚,因為想看看在文字背後的blogger究竟是什麼的樣子。文字所呈現的,和視覺所呈現的,會不會有落差?

結果,當然是有落差的,不過是:原來真人比網絡上還要厲害!

先說說不同人給我的感覺(純粹個人觀感)。

心語:生日派對的主角,是個活潑可愛的女生。出乎意料地,現實的她比文字世界的她嘈吵XD。可以看得出是個堅強的女孩子,不過有時眉宇間好像有點哀愁?

星風:是個典型中大學生,哈哈,而且是個典型的辯論隊員。很喜歡清淅而明確的定義,但有時會害怕表現自我。從外表會覺得是個沉默的讀書人,但對話裏卻一點也沒有這種感覺。

三公子:和我在他blog 處認識的相反,現實中是個非常活潑好動的人。而且有高大的身材和俊俏的外表,而且很時尚,該算入情場殺手的類型,哈。但如果單看外表是一定不能猜到他有這樣深厚的文學根底的。

Kie: 因為網聚前很少看他的網誌,所以沒有什麼可以比較。他長得很高大,而且是感覺上很smart的那種,怎樣說,給人很quick wit 的感覺。是有着藝術家脾性的男人,很像自己心中designer的類型。

陳飛:很友善的人,有着自己的一套想法,和高超的觀察力。雖然好像說話不多,但給人的感覺是:一但說話的時候將會很有見地。

Monkey: 非常聰明而不饒人的女性,說話很快,敢愛敢恨。是個一定不能得罪的女人.......

心齋:是個無聊的男人,面對陌生人時會感到有點拘促。總的來說,是個沒有什麼存在感的男性。

基本來說,其實現實的人和透過網誌認識的人,或多或少,都會有所不同。當然原因可能有很多。例如是寫網誌的時間。如果一個人只在傷心的時間才會敲鍵盤,當然網誌上所逞現的,將會是傷心的樣子,即使平時他可能是個快樂的人。又或者,一個人心中所想的,和在別人面前表現出來的,可能會有分別,畢竟社交行為有很多規則需要遵守。又或者,即使內心所想和真實表現出來的是一個樣子,但大眾通常都會將某種外表和某種性格相連繫,但人其實每個都是獨特的,其外表和性格不一定有關連,是以,在網絡上認識的可能是其真實的性格,但現實見面時卻會加入了外貌引致的偏見,所以便好像感到很不同。

可是,即使是網絡上的也好,現實中的也好,覺得大家都是很獨特的人,很高興心語邀請了我參加了這個聚會,希望我這個呆子沒有太悶倒了大家(但好像在某人心中我已經變成負分了的說.......為什麼無端端會有分數的出現??)。



心齋 | 17th Jun 2007, 20:20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Picture

Try to be different, as far as you please.

But you should have known, that by no way you can break the preset boundary.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