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10th Jul 2007, 17:4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從來都覺得,有時自己固執得可怕。我不能夠像某些人,每件事都可以無所謂,只要別人喜歡,就什麼都可以放棄,什麼都可以出賣。

有時我也知道,某些說話,藏在心中永遠會比較好。一但別人知道了你的想法,無可避免地,你要付出十分沉重的代價。可是,我仍天真地相信,明明知道是不合理的事情,縱使會惹人討厭,但卻不可因此就戴上虛偽的面具,對人阿諛奉承。

但慢慢,人大了,很多地方都開始讓步,很多地方都開始變得沒所謂。但到現今,令我最最不能忍受的,還是有些人,明明是自己的錯,但只是因為別人指出了他的錯誤,就隨隨便便地指責別人對他不好,不體諒,沒有同情心,總之自己沒有錯,錯的都在罵他的那一個。犯錯也算了,不認錯也算了,但到頭來竟然惡人先告狀,實在令人無法忍受。只是因為令到自己不高興了,所以別人就做錯了,完全不需要理由去支持自己的說法。好像全世界都以他為中心,所有人都要為他而存在一樣。每一次遇到這種人,自己都很難壓仰心中的怒火。即使代價是多麼嚴重,但如果依舊笑臉迎迎的話,還算是個人嗎?

知道自己是懦弱的人,遇到很多不快的事,都不敢直言其非。但至少,「匿怨而友其人」,還是有所不恥的!

p.s. 呀,語氣好像重了些。其實我想不是太嚴重吧......



心齋 | 6th Jul 2007, 23:56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唉,不知所謂,我。

心齋 | 6th Jul 2007, 23:4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思考」好像是,高等知識分子的責任,但如果只是次等的知識分子,那又該如何去思考?

當身邊每天聽到的,只是股票笑話遊戲機,當這些東西變成了你身份的理所當然時,那你又當如何在泥濘裏掙扎?還是,就像在流沙中一樣,由痛苦產生的抽促只會變成加速死亡的利刃?當你,說着大家都不感興趣的話題,剎那間,變成了可憎的異類,大家都覺得你在裝模作樣的時候,你會選擇屈服,還是戰鬥?不,應該說,你要選擇生存,還是死亡?

冷氣開放的房間,雅致的窗框,好學而聰明的眼神,見解獨到的大學者,大家討論的是香港的文化未來。

鎚子,鐵片,機器,畫針,滿身的機油氣味,在這種情景之下,又當如何去思考香港的文化未來?還是,我們根本沒有資格去討論香港的文化未來?因為好像我們的身份不是大腦,而是只適合聽從命令的手。理所當然地,我們不需要思考,我們只需要養份。

可惡啊!究竟應該如何思考下去呀?



心齋 | 5th Jul 2007, 20:46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如果做同樣的事,就只會變成同樣的人。

如果犯同樣的錯誤,就只會以同樣的方式死亡。

無論重頭再來多少次都好,如果沒有改變的話,就只會帶來同樣的結局。

還是,想辦法改變一下吧。 





心齋 | 2nd Jul 2007, 00:05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Picture

呃~~~~難、難道這就是愛情的魔光嗎???!!!好耀眼唷~

(image from 彎彎 )



心齋 | 1st Jul 2007, 23:0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每當有可供量化的量度(measure),人就會被分成不同的等級。這些分級有小的,有大的,有些只是短暫的,有些卻影響你的一生。

小時候有課室上小小的測驗,高分的學生會被認為是乖學生,老師也會特別寵愛他們。即使平時怎樣頑皮都好,只要有好的測驗成績,老師也不敢說什麼。然後,有大一點的期末考,因為期末考比較重要,所以即使測驗考得不好,但只要在期末考一下子扭轉敗局,也可以成為比較「高級」的學生。

到後來大了,有了所謂升中的呈分試,入了不同級別的學校,學生也像被分到了不同的級別。這個分級和以前不同了,測驗考試,過了一年後,就會被一筆勾消,一切都可以重新再努力。但這個升中的分級,卻給予人們一個不同的身份,這個身份會一直跟隨你,直到你中學畢業。

後來,再有影響更深遠的公開考試。如果是6,7,8, 9, 10A 生的話,這個名號也許會跟你一輩子。以前上課留心又好,不留心又好,在學校幹過什麼都好,有那個平時分比你高都好,只要在公開試一下子把所有人都打倒了,那麼你就是最後的勝利者。然後學生就跟着自己的考試分數,被分成天才,尖子,原校生,外校生,重讀生,其它學生等等。本來藉藉無名的小男生,一下就吐氣揚眉了,正是「十年窗下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

然後的高考,大學等等都是一樣。量度,量化,然後跟據結果,給予各人不同的身份,而這個身份又隱含着不同的階級,3A生,4A生,名校生,普通大學生。階級和階級之間總好像有着不能逾越的鴻溝。

本來大家都只是普通的學生,有着相似的性情和生活。但慢慢各式各樣不同的量度,把我們分成許多許多的階級。有次看着台上說話的學妹,心中認為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學妹罷了。但後來從朋友處得知,竟然是個3A生!呀,真是超厲害的說,相信以後再看同一個人時,會有不一樣的感覺吧。所謂的「階級」這就這樣一回事。當然啦,可能自己是個比較在意這種事的人,所以才會這樣看罷了。

不同的量度把我們分成了不同的階級,在下級的我們,好像已經失敗了似的。但不是這樣的,只要我們不斷努力,不斷努力,不斷努力,到下次量度的時候,我們就能一次過把形勢都逆轉了!

來吧,不要洩氣,在下次一口氣把他們通通都打倒吧!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