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18th Aug 2007, 22:10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Picture

原來太認真係會癲線。

所以放鬆D啦,香港人。



心齋 | 17th Aug 2007, 22:1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Picture

如果要保護「心」的話,就唯有築起圍牆。

但到發覺之時,早已傷痕累累 




心齋 | 17th Aug 2007, 00:29 A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最近覺得社會心理學很有趣!以前常常都對人和人之間的互動感到興趣,沒想到已經有很多人早就在這方面做了很多有趣的研究。

今次想說的是: pluralistic ignorance, false consensus, conformity, cognitive dissonance 和大學迎新営中過火遊戲的關係。

先說false consensus。所謂 "false consensus",就是指一個人錯誤地以為其他人和自己的意見一致。常見的表現為一個人以為自己是團體的代言人,以為自己的說話代表整個團體的立場。

所謂pluralistic ignorance,簡單來說就是一個人錯誤地以為其他人的意見都一致,所以自己都表現得和其他人一樣,以求融入團體。但因為每個人都這樣做,團體內就表現得好像真是認同這一個意見一樣。但事實上,可能團體內大部份人都不認同這個意見。

我覺得大學迎新營之所以出現很多過火和意淫的遊戲,或多或少都和這些有關。

首先一開始是傳媒所製造的大學生形象。由中學升到大學,學生因為環境的轉變而對自我身份感到困惑,急於建立一個大學生的身份。但傳媒所製造的大學生形像就是一班道德敗壞,很喜歡玩變態遊戲的頹廢青年。基於informatiional social influence,他們就真的以為大學生真是一群道德敗壞的青年,內在化(internalize)這個想法並信以為真。因為差不多每個大學生都經歷過這個過程,所以在每個大學生心中都以為大學生一定要「玩得」。

基於這個原因,一些較為外向,主動的學生就以為「玩得」是大學生團體內的group norm,為了表現自己或是其他緣故,他以團體代言人的角色自居,做成了false consensus。但可能其實大部份學生內心都不認同「玩得」是有什麼重要。

因為有人做了代言人,其他人就會因為pluralistic ignorance覺得那個人說的話在團體內得到大部份人的贊同。於是他們也不敢反對,而裝出認同的樣子。於是,結果是雖然某些行為或意見大部份人都反對,但卻最後卻會被實行出來。例如一些意淫的遊戲,其實可能大部份都不覺得應該玩,但因為false consensus 和pluralistic ignorance,最終還是被當作團體決定而被接納了。

到最後,雖然內心不認同這些遊戲,但行為上還是做出來了。這樣便出現cognitive dissonace,而且因為「不被團體接納」其實不算是很嚴厲的懲罰,為了解決,便開始internalize這個想法,慢慢自己真是變得認同這個行為了。因為他認同了,所以下年做搞手時就覺得沒有問題,於是又玩些變態的遊戲或者成為那個false consensus的代言人。

而且因為他繼續玩變態遊戲,傳媒又繼續炒作。這樣,便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人的心靈,實在是很軟弱呢。

心齋 | 13th Aug 2007, 19:00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愚蠢而邪惡的人,是需要被毀滅的吧。
    可是他們僅僅因為愚蠢,就會得到同情了吧。

愚蠢但善良的人,是應該被保護的吧。
    但連邪惡也會同情的無能,最終也只會傷害更多的人吧。

聰明但邪惡的人,是需要去對抗的吧。
    但只是因為聰明,即使是邪惡也會有人依附的吧。

所以,聰明而善良的人,是應該要努力的吧。
    但做什麼都孤獨的他們,最終也不得不放棄了嗎?

 



心齋 | 12th Aug 2007, 19:34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認識過很多很聰明很聰明的人。

他們很聰明也很善良,都是很好的人。我也很喜歡他們。

一想到他們時我就會自慚形穢。常常都跟自己說:「我這樣子真的可以嗎?這個程度可不行呀,他們跑得太快了。一定要再加把勁」

但當我想更加努力的時候,他們早已用更高的速度把我拋離了。

他們實在是很聰明很聰明的人,也很善良。

我很想變成他們那樣。

 

 



心齋 | 10th Aug 2007, 13:21 P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其實是社會上一個常見的現象。最常見的表現為,一個人在受到強大外在壓力和逼迫的情況下,仍然可以堅持自己立場。但當平安無事,受到很少外在壓力的時候,卻往往很容易改變自己的想法。明顯的例子是當某宗教或民族受到強大逼迫時,該團體裏面的成員信念反而越堅固。近來發覺這問題似乎可以用心理學上cognitive dissonace的角度去解釋。

所謂cognitive dissonance,就是當人持有互相予盾的信念,或者持有的信念和自己的行為予盾的結果。例如明明覺得某東西很難吃,但因為某些原因被強迫進食,就會產生cognitive dissonance的現象。因為外在壓力而進行某種行為,我們稱之為forced compliance。forced compliance的出現可以有很多原因,其中一個是社會的壓力。例如當很多人都在做一件事,但你不去做,你就會感到有壓力,並產生焦慮和不安。為了消除這種不安,我們很多隨從大眾去做一些我們原來認為不願意去做的事。「自己不願意去做」和「但還是做了那件事」是互相予盾(在心理的層面上)的,所以便產生了cognitive dissonance。

但人的心靈是追求統一的,cognitive dissonance會令我們感到不安,所以我們會嘗試改變自己的態度或行為去消除予盾,又或者為自己的予盾提供一個理由(justification)。但有些行為因為社會的壓力太太,或者停止行為的代價太高,或者更常見的,因為已經進行了所以無法改變,我們便會轉而改變我們的態度去消除dissonance。出人意表地,心理學的研究表示,如果外界的壓力越大,那麼我們越少機會會改變我們態度,反而在壓力小的情況下,態度則較容易改變。因為當外界的壓力很大,就是我們所說overjustification的情況時,我們可以把我們的予盾歸咎於「是他們迫我這樣做的」,這樣反而dissonance對我們施力的壓力便能減少,因為我們覺得這不是我們的責任。但相反,如果外界的壓力很小,我們便不能把責任推到其他人的身上,要消除dissonace產生的不安,我們唯有改變自己內心的態度,以求行為和態度上的協調。這樣的話,在平靜的環境中,我們原有的立場就更容易失守了。

因此,在風調雨順的時候,我們要特別小心呢。

reference:

1. cognitive dissonance, wikipedia 

2. "forced compliance n."   A Dictionary of Psychology. Andrew M. Colma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Oxford Reference Onlin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10 August 2007  <http://www.oxfordreference.com/views/ENTRY.html?subview=Main&entry=t87.e3245>



心齋 | 9th Aug 2007, 19:35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人大了,很多時有個毛病,就是會恃老賣老。特別在大學上莊搞學會,更是常見這種情況。

誓如有些人,明明都畢業很久了,離開學會也很久了,但總以為自己仍有無上的權威,喜歡干涉現莊的做法。而且他們總會以為「一代不如一代,一蟹不如一蟹」,對現莊很多做法都很「失望」。

表面上,這些是關心下莊,留意社團發展的做法。但其實,很多時這都只是權利慾的表現。因為往往他們只懂得批評,從來都沒有給予實質的意見。而且反觀他們上莊的時候,其實也沒有什麼過人的表現,什麼「一代不如一代」,只是因為他們的回憶一廂情願地抺除了往日的過失而已。人是狡猾的動物,總喜歡記下自己的豐功偉績,對於自己以往種種的幼稚無知,卻忘得一乾二淨。不說他們以往其實也有很多缺點,即使沒有,但時移勢逆,環境在變,人也在變。以前行得通的,現在也一樣行得通嗎?以為以前的做法行得通,以後也會行得通,根本是非常無知的。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簡單來說,就是不要多管閒事。一朝天子一朝臣,既然把社團的棒子交了給下一代,無論他們怎樣做都好,都是下一代的事了。作為上莊的,不應該也沒有權力去說三道四。人家不喜歡的話,絕對有權利不歡迎你回去。你憑什麼去發號司令呢?你老了,你的朝代也一早過去了。

作為老鬼,由上而下,的確好像可以滿足一己的權力慾。但不斷施加壓力,只會造成下莊對上莊的怨恨。自己雖然有時也會對下莊的某些做法感到不滿,但常常也以孔夫子的說話提醒自己:「後生可畏,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新人事,自然有新作風。大學的學會,不就是給學生們嘗試一下尋找自己的方向嗎?已經離開了的我們,實在不應該說太多話去多管閒事。

最近見到有人仍然不明白這點,故有此嘆。

(註:當然不是指我以前的莊囉!因為我們都是聰明人嘛 XD)

心齋 | 7th Aug 2007, 23:03 PM | 網絡是在鏡子中的世界

Launchy 是個超級好用的軟件,可以幫助你快速開啟程式和檔案,其他的介紹看lifehacker去。

誠意推介! 



心齋 | 7th Aug 2007, 22:29 PM | 網絡是在鏡子中的世界

Picture

這是我現在firefox用的面版,把工具列的東西都擠到一行裏面,閱讀網頁的空間就大增了!而且看上去也簡潔許多。大家在toolbar 上right click然後選「自定」就能自己編排toolbar了,很方便。有興趣的話,大家去試試看。



心齋 | 6th Aug 2007, 13:5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朋友提過後,我再想想,的確,這裏的文章好像沒有早期寫的那麼smart了。

嗯,為什麼會出現這種轉變呢?哈,實在需要好好思考一下呢。

早期,很多時候都會寫些矯情的(類)詩句,會寫些看似很深奧的哲學討論,但近年來好像都寫少了很多這些。我想,是因為人大了吧,也許,可能也是因為有點厭倦了吧。

近年開始發覺,其實很多哲學問題都只是些「存在性的問題」,即是說是因為對本身的存在境況感到困惑所以才產生的。以前心思細密敏感的先哲們,對人生感到各式各樣的困惑,於是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提出了自己的答案。看他們的著作,的確可以得着很多的益處。但如果自己根本在人生裏面沒有出現和他們一樣的困惑的話,閱讀他們的答案,只會變成一種思考的遊戲,只是增加了許多的知識,但對我們的人生,可能一點作用都沒有。當然這不是說,我們一定要遇到問題才去學習,因為預先作好準備都是很重要的,而且作為遊戲,它也是十分迷人的。我想說的是,哲學是為了應付我們人生的問題而存在的。它是一種活動,是一種對世界,對人生的真摯反思,它不應該完全抽離於我們的生活。

很多時候,其實要解決我們生活上所遇到問題,根本不需要高深的哲學理論,只需要抱着哲學的精神和態度,坦然的,誠實的,嚴謹的去分析問題,很容易就會得到答案。當然對於複雜的問題,我們是需要深入的思考,可是思考的目的,只是想人生過得好一些,快樂一些,可以的話,叫世界也變得好一些罷了。思考是有目的的,太過沉溺其中是很危險的哦。

希望以後也能抱着這心情繼續寫下去。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