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22nd Sep 2007, 20:56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
有些東西要好像很久很久沒有做
想再去尋找那件被遺忘了的事情

一本書,一支筆,一扇窗。

心齋 | 19th Sep 2007, 21:54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每次拿着什麼奬項的申請表格,就會很苦惱。

他們每一次都會問你參加過什麼課外活動,有什麼社會服務。我每次都不知道要寫什麼。當然,這是我的錯。

但是,再想深一層的話,真覺得有點無奈呢。這世界,果然是要做些可以證明的,比較顯眼的活動,才能夠證明你沒有浪費你的時間。一定得有兩三個銜頭,才顯得你不枉此生。但人生不也是有很多東西,雖然別人不會知道,但也是很重要的嗎?例如讀一本好書,思考一下人生,改掉壞習慣,學習如何欣賞藝術,說少一些閒話等等。

有時不禁想,其實做很多別人不知道的事,究竟有什麼用呢?有時我會想,甚至連上帝也不會在乎吧。但我老是頑固地覺得,這些都是人生裏很重要的東西。

也許,其實別人不知道也好,也許,其實根本就不應該被別人知道的。因為一但被知道了,很多東西都會變質。原本只是因為自己喜歡,只是因為覺得應做而做的事,被別人知道後就會變成想討好別人了吧。然後一切都失去本來的意義和價值了。人呀,是狡猾的動物。

而且,其實這些每個人都在做呀。

心齋 | 15th Sep 2007, 01:05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魔鬼的樣子呀,原來,是和天使一樣的。

而天使的樣子,卻是和魔鬼一樣的。

如果閉上眼的話,就能分清楚了吧。

但如果曾經看見過的話,即使閉上眼也是無補於事的。 



心齋 | 13th Sep 2007, 01:14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如果可以從頭來過的話,我的人生也將會完全不同吧。

但這卻是不可能的。

重點還是要思考如何活下去吧。 



心齋 | 10th Sep 2007, 19:37 P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世界上有種食物叫「雙丸粉」,有牛丸有魚蛋,很好吃。

但現在的問題是,究竟應該怎樣吃這雙丸粉才好?應該梅花間竹地吃一粒牛丸然後一粒魚蛋,還是先吃牛丸後吃魚蛋,還是用其他什麼的方法?

心理學甚至常識都告訴我們,人不斷重複做一個活動會生厭,所以我們無論是做事或是吃東西都想要些變化,所以世界上才會出現像「雙丸粉」這樣的混合體。基於這個考慮的話,可能我們會覺得應該梅花間竹地吃一粒牛丸然後一粒魚蛋,會比較好。

但事實卻不一定如此。

我們首先要知道,究竟我們喜歡吃牛丸還是喜歡吃魚蛋多些。假設牛丸在我們心中的價值有50,魚蛋是30。又假設我們如果在兩分鐘內連續吃一種食物的話,那食物的價值會減五,即是一開始時牛丸是50,兩分鐘內再吃牛丸的話,它的價值就只有45。如果我們以每分鐘一粒的速度進食,依照這些前題推算,我們會得出最好的方法是先吃四粒牛丸,然後轉吃魚蛋。因為在五分鐘之後,牛丸對我們的價值就只有25,但魚蛋還沒有吃過,所以還有30,所以那時候我們應該改吃魚蛋。

又話說,大埔有間食肆叫「百德咪走雞」。因為近我的教會,而且她名乎其實的招牌菜「咪走雞飯」實在一絕,雞肉香滑鮮嫩,而且汁料濃郁美味,價錢相宜,實在是一時之選,很多時我完了主日學都會去那裏吃飯,大家記得去試一下。

不過,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每次去這間食肆都會叫「咪走雞飯」,因為次次都這樣做,連朋友也感到詑異,常常問我會不會吃厭。終於在上個星期日,我抵受不住朋友的「唆擺」,貪新鮮地叫了另外一個餐,吃完後的結論除了埋怨果然不應受人唆擺外,就是覺得還是咪走雞飯比較好吃。原因後來我知道了,就是原來你只要相隔了一段的時間,那麼變化就顯得不必要了。

就如上面雙丸粉的例子一樣。如果你相隔三分鐘才吃一粒,那麼每次牛丸的價值都比魚蛋高,那麼即是說,我們根本就不應該叫雙丸粉而應叫牛丸粉。「咪走雞飯」的道理也一樣。因為每次都只是在星期日吃,相隔了一星期其實味道早已忘記了,所以即使一直吃下去也不會厭。

就是這樣,我們常常犯這類的錯誤,以為「變化」就一定是好事,其實不是必然的。

當然,上面這些理論都不是我自己想出來的,而是在我最近看的一本書叫做Stumbling on Happiness找到的。作者在書中用生動活潑的例子和幽默的筆觸,介紹人在尋找快樂時犯的種種錯誤,實在值得一讀。書中沒有教你怎樣去尋找快樂,而是告訴我們為什麼到最後仍是愁眉深鎖。得到快樂的捷徑是不存在的,只有了解我們的錯誤,慢慢改善,一步步前進,才可能最後得到幸福。

心齋 | 7th Sep 2007, 00:15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以前,對什麼人都封閉着心扉,因為害怕。

之後,覺得原來其他人也很不錯。所以什麼也不理就把心赤祼祼地呈現。

但現在發現了,世界其實也有壞人存在。太過赤祼的話,一定會受傷的吧。所以,帶起了笑容的面具。心靈的耳語,只想告訴給真正了解自己的人知道。

只想把心意,傳遞給善良的人。



心齋 | 3rd Sep 2007, 12:00 P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心理學上,有所謂personal space的概念。

人和人相處,依據親密的程度,可以劃分成幾個不同的空間。較親密的人,例如戀人,夫妻等,可以進入我們的intimate space,大約是少於45cm。普通朋友可以進入personal space,約為45-120cm,一般的社交場合,人們通常都在social space交往,大約是1.2-3.6m。在公開的場合演說,演講者和聽眾的距離是public space,約是3.6 米以上。當然隨着人的性格,環境,社會文化不同,距離也會有分野。

隨着人和人的關係不同,他可以進入不同的空間裏面。如果某人擅自闖入了我們不願意他進入的空間,我們便會覺得不舒服甚至受到冒犯。所以在社交場合裏面,我們都要小心彼此的關係,如果只是泛泛之交,就不要表現得太過親暱,否則會有反效果。

其實除了空間上,在資訊和行為上,也有同樣的情況。先以資訊為例。關於我們自己的資訊,有些東西是可以給社會大眾知道的,例如我們的樣貌。但名字的話,可能就要較為親密的人才可以知道。其它的資訊,例如所讀的學校,興趣,經歷過的事,只有朋友可以知道。有些東西,例如一些不好的習慣,對某些事物隱藏的想法,只有很親密的戀人或夫妻才可以知道。如果有人知道了他不應該知道的資訊,我們會覺得他闖入了我們的個人空間,我們會受到冒犯。

 行為也是一樣。一些行為社會大眾也可以做,例如很有禮貌地在街上問路,賣旗等等。但有些只能在一定工作關係下才可以進行,例如討論一下你工作的情況,公司的進展等等。這些都是要非常講究禮節的。但在朋友之關相處,我們可以接受較隨便的稱呼和行為。甚至互相嘲笑和批評,只要不過份,也是可以接受的。在戀人之間,甚至一些很令人煩擾的習慣,也可能被接受。面對不同的人,我們也要有相應不同的行為,這就叫做「禮節」。做了不適合自己身份做的事,也會令人感到被冒犯。

人與人之間相處,雖然貴於坦誠和親切。但適當的禮數還是少不了,隨便入侵別人的空間,是會被討厭的吧。

心齋 | 2nd Sep 2007, 02:15 AM | 有趣的東西是靈魂的圖畫

客氣,是因為尊重。

可不要以為,我什麼都沒所謂呀。 



心齋 | 1st Sep 2007, 20:54 PM | 有趣的東西是靈魂的圖畫

Saw it on Digg/Engadget.

Crazily cool.

 



for those geeks out there: see the paper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