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2nd Dec 2007, 17:0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風早就死了

那餘下的,只是葉的呢喃

而所謂的雨

不過是凝結了的哀傷


心齋 | 1st Dec 2007, 21:0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每一次看到都會很震憾。

記得第一次看的是中三的時候,那些血,那些臉,那些眼淚和痛苦,鏡頭裏的慘白和晃動。每一次,都叫我懷欵人類的本質。

那是一九三七年的南京。

戰爭是人類史上無可避免的事情。利益的爭奪,意識形態的衝突,宗教,土地,名譽,財富,等等都可以作為戰爭的理由。戰爭不是協議,它可以單方面被發動。即使我不犯人,也難保人不犯我。戰爭一但開始了,就唯有戰鬥下去。軟弱的會被欺凌,只有強者才能生存。

我們雖然熱愛和平,但邪惡永遠都會存在。因此為了保護自己,我們必須變得更加強大。不想歷史重演,不想再被欺負壓迫,不想再見到那些和着絕望的淚水。

我們的國家必需變得更加強大,這樣她才能保護自己的人民。

然後我又在魔鬼的爪牙背後,看到了天使的光環。

一九三七年的南京,有些外國人不惜以身犯險,救助了許多許多的中國人。拉貝,魏特琳,還有馬吉,和他的十六毫米攝影機。如果換着是我,身處在別人的國家,我又會不會這樣做?

我們的人性,有朝一日都會被試煉。在風平浪靜的日子,人人都可以做聖人。每個人都可以表現出和善的臉容,大家都有樂善好施的品德。但當厄運和不幸來到,但當付出的代價是我們的生命,言語早已失去了意義,那時你的行動將會決定你是什麼。那時魔鬼會出重價買你的靈魂,他的賞錢是你的生命。

但也許和魔鬼一點關係都沒有。根本求生就是人的本能,根本逃避痛苦是身體給我們的責任。逃走的一點錯也沒有,他們也只是為了生存而已。但有人還是願意留下來,有人還是願意犠牲。他們也選擇了戰鬥,他們的敵人是戰爭。

一九三七年的南京,不可能忘記,也不可能被忘記。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