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31st Jan 2008, 23:5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的不幸是:

打機打了一個鐘最後沒電又沒有save game。

把筆袋漏在課室裏之後有人上堂,所以硬着頭皮敲門進去問有沒有人見過我的筆袋。

上課的時候明明自己很早就懂的東西被人一下子超越。

很想玩新遊戲但沒有錢買新顯示卡。

很用功做功課但還是做錯。

吃的海南雞飯飯很硬。

還有其他的如此這般其它種種。

但我的不幸也只是僅此而已。


心齋 | 24th Jan 2008, 01:50 A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人生存在世上,總會尋找能肯定自己存在價值的東西。人總想證明自己的獨特性,和自己的存在並不是可有可無的。

每個人賴以肯定自己價值的東西都不盡相同。有些人以自己的身世,財富,家族去肯定自己的價值,另外一些會以能力,樣貌,性格,經歷,甚至品德,信仰去確立自己值得存在的理由。能以肯定自我價值的東西可以是一樣,也可以是多樣。但大多數人都特別重視其中某一兩樣。

當一直賴以肯定自我價值的東西在一瞬間消失,人便會感到迷失,甚至絕望,因為失去了生存下去的理由和意義。如果失去了自己存在的價值,那麼人便會沒有活下去的動力。在這情況下,人便可能會選擇放棄自己的生命。

如果要避免這情況發生,其中一個方法是盡量把自己的價值建基於永不能失去的東西,例如作為一個「人」自身就有的價值(intrinsic value)。這種價值只要作為「人」就會擁有,不需要有任何其它的條件。這樣只要一日身為人,一日都不會失去自己生存的理由。

但人不單只要肯定自己的價值,他還要進行價值的比較。如果自己的價值比不上其它人,他也一樣會感到迷失和絕望。單單作為「人」的價值,不足以滿足這方面的需要,於是人會依靠其它別人沒有的東西。但這些東西絕大部份都會有失去的可能,因此人總是活在失去自己價值的危險中。因此人總是拼命地想肯定和保護自己的價值,不想其受到侵害。

而這,也正是人痛苦的來源。

心齋 | 21st Jan 2008, 20:12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Love is just like a dead lock in concurrency.

The first thread is waiting for the second thread to proceed, but in turn the second thread is waiting for the first thread to proceed. Consequently, the action of the threads will never start because they are waiting for each other.

The same phenomenon can be observed when two people are waiting for the love signal of each other.


心齋 | 19th Jan 2008, 23:3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們都喜歡自己是與別不同的。

甚至連低調的時候,我們都渴望自己的「低調」造成了和別人的某種分別。

人之所以喜歡自己與別不同,可能是因為如果和別人一樣的話,就無法區別出自我和世界了。而且也找不到自己非存在不可的意義,因為如果可以任意替換的話,那麼存不存在都一樣。另外,也許同時會覺得,如果要求不同的話,那麼便不會有爭奪。

但其實大部份人都是一樣的。微小的差別可能存在,但對絕大部份的問題我們其實都觀點一致。人都擁有大致相同的慾望,相同的需要,相同的喜好。就像海和地,兩邊都是清清楚楚的,就只是中間的界線有點模糊。

但「我」和「世界」始終有一絕對的分野,就是「我」是在我的身體內去看這世界,但「世界」只能在我的體外看我。所謂的「世界」對我而言,就只是我所觀察到的世界,因為我沒有可能到別人的身體裏去知道別人的世界是什麼。如果「我」死了,那麼「我的世界」也會跟着死了。這就是「我」和那個客觀「世界」最大的不同。

分清楚「相同」和「不同」的地方,很多時候都是人能否得到幸福的關鍵。

心齋 | 18th Jan 2008, 22:18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昨晚我作了一個夢。

我令到很多人哭了,還說了很多很多話。見到了外國人,和一座被鐵欄圍着很高的城堡。

我覺得這些都有着奇怪的含義。 

 


心齋 | 10th Jan 2008, 23:11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Plan for 2008 (the geek side)

  1. Continue to learn java
  2. Buy a new harddisk so that I can
  3. Install Ubuntu
  4. Buy a Wii so that I can
  5. Hack like crazy
In short, I don't have a plan...

心齋 | 7th Jan 2008, 21:21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雖然我也算是個無聊的人,但有時也會因四周人無聊的程度感到害怕。

說着重覆,乏味,完全沒有意義的笑話。老是拿別人和低俗的事情來開玩笑。一點都沒有分寸,一點都不懂得尊重。

其實他們說的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但這篇不是為了批評別人,這是用來批評我自己的。因為雖然無趣,愚蠢,低俗,但我還是像一個妓女般陪笑着,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每一次我都覺得在出賣自己的靈魂。

我也會對自己的虛偽感到嘔心。其實我很討厭口不對心的自己,我很害怕自己老早被同化為那些我睥視的人。

我想或許就是因為自己老擺出什麼都沒所謂的姿態,才會給別人恣意的踐踏。為什麼他們可以在我面前隨便取笑我的信仰,但在別人面前卻不會?

我雖不以福音為恥,但我想福音早以我為恥。

我想或許就是因為自己在任何人面前都笑臉迎迎,所以才沒有誰肯認真和我討論嚴肅的問題。那些什麼交心的分享都沒有我的份兒,因為我看來像一個什麼都沒有想過的白痴。

違己交病,深愧平生之志。

別人討厭自己,總好過連自己也討厭自己。

悟已往之不諌,知來者之可追。

或許真要「歸去來兮,請息交以絕游」。

p.s. 說笑沒有什麼問題,只是不要常常拿別人來開玩笑。 

 


心齋 | 6th Jan 2008, 00:46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突然覺得這個世界很多東西都需要「資格」,沒有「資格」就不能做。

明顯的像做選民,買煙酒入馬場等等,都要達到某個歲數才可以做。

另外的有升班,讀書,上大學,都得獲得某些「資格」。這種「資格」沒有歲數那麼明確和不可否定,但都是一些可供量化和比較的素質,例如考試成績,班級名次。

但世界也有不少非常含混的「資格」。例如老闆決定請不請你,那麼他會看你的應變能力,性格操守,專業知識等等。這些東西廣泛又不能量化,各方面衡量的標準也因人而異,但他會以這些東西去評價你的「資格」,「合格」了就能得到聘用。

然後還有更加模糊,抽象和含混的,例如「批評的資格」,「保護的資格」,「埋怨的資格」;還有「傷心」,「休息」,「工作」等等等等,通通通通都需要「資格」。

然後是「愛」。

然後是「生存」。

而所謂的「資格」就是一個標準的底線,不達到就不能做某些事。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ce


心齋 | 4th Jan 2008, 15:0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跟電腦和女人說話,都很困難。

它們的分別在於,前者太聽你的說話,一點都不懂得變通。

後者變得太快,令你無所適從。 


心齋 | 2nd Jan 2008, 23:48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有時會想,為什麼世界上要有這麼多不同的人?

看到比自己好很多很多很多的人時就會想,其實如果每個人都和他們一樣,或者我們複製出成千上萬完美的「他」或「她」,那麼世界不就變得更美好了嗎?

然後你會回答說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人。

但世界上總有比我們所有地方都完美的人。根本不需要絕對的「善」,相對的「善」已經足以叫我們無地自容。

如果我們以「人類」和「世界」作為考量,大部份人的存在完全是可有可無,是完全沒有意義的。不是嗎?大部份人的存在都對世界一點影響力都沒有,生也好,死也好,都不能夠改變什麼。但如果我們假設某人對「人類」和「世界」有價值的話,那麼所謂的「人類」和「世界」又在指什麼?所指的,其實絕大部份都是我們這些可有可無的人吧。某人之所以有價值,絕大部份都是因為有我們這些可有可無的人存在。正如故事裏的英雄,如果沒有了需要保護的對象,那麼他的存在便沒有意義了。多精采的演出,如果沒有了觀眾,也就完全沒有價值。

也許鮮花都需要綠葉扶持,聖人都需要罪犯去拯救。當所有人都到逹了終點,那麼終點就會消失了。但綠葉存在的意義是否只是為了扶持鮮花?罪犯之所以存在又是不是為了讓聖人去拯救?

這種意義的依賴比虛無還叫人痛苦。

但轉念再想,是誰依賴誰還是未知之數呢。

什麼,想法很阿Q嗎?

做人真是麻煩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