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31st Jul 2008, 21:19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今天到天壇,認識了科大來北京實習的同學。

世事真的很奇妙,如果我不是在出地鐵的時候走錯了路,如果不是我問路的那人指錯了我,以致我到北門入天壇,如果不是他們在地圖前遲欵不定,我們都不會相見。更甚者,如果我不是一個人來北京,那麼我就不會這麼自由隨意和別人攀談,我也不會認識到他們。

世事就是如此的奇妙。一個人旅行本是寂寞的事,但就是因為一個人,所以被迫主動地結交朋友,就是因為一個人,所以可以更加隨便地和別人交談和遊覽,就是因為一個人,所以才可以認識到更多的朋友。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即使天時,地利,人和都相配合,即使在茫茫人海中兩人都相遇上,但如果我們不主動和別人接觸,拋開自己的懼怕和臉子,到最後什麼都不會發生。神會預備一切最好的,但最後如果我們裹足不前,仍然什麼都得不到。

「大聲說出願望吧,否則不給你實現」。誠然,如果連願望都不敢大聲說出,又怎能夠實現呢?如果連單單說出願望都不能辦到,還談什麼奮鬥?靈魂是無法直接相通的,要將心意傳遞給別人的話,就一定要依靠明確的話語和行動。不要怕丟臉子,也不要怕失敗,大聲地說出自己的願望,放膽地和別人接觸吧。不需要等候機會,不需要等待別人的行動。要自己主動地走出第一步,結果往往就會因此改變。

感謝神讓我學到這非常寶貴的功課。

零八年六月九日


心齋 | 31st Jul 2008, 21:1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昨晚讀經的時候讀到以撒說謊的事。以撒和他父親阿伯拉罕一樣,因為害怕基拉耳的人因他妻子的美貌殺他,所以便假稱自己的妻子利百加為自己的妹子。校長在好信徒裏面提到,其實可能很多擔心都是不必要。堅持走主的路,不是每次都像我們想像中受那麼多苦。

今天鼓起了勇氣謝飯禱,本來以為會惹來奇怪的目光。但怎知道同事只是簡單問幾句就算了。而且原來他以前學校裏還有一個很虔誠的信徒,很熱心的傳福音,後來後來更拋下學業去了印道傳道。我們常常以為我們會受到逼迫,其實神要叫我們受的試探永不過於我們能受的。信心小的人其實根本也不會去做什麼要犠牲捨命的事,所以也不會遇到特別的逼迫和試煉,只要做好神所吩咐我們的就行了。

今天去買了單車。清華真是大到不行,如果每天都用腿走的話,一定會支撐不住的吧。但上一次踏車可是中五時候的事。所以今日騎上單車的時候完全不行。幸好之後慢慢練習情況好了一點。不過清華真是超多單車的說!我想至少有超過一萬輛!四圍都是單車,再加上久不久就出現的汽車。在清華騎車一定要十分小心!

網絡也弄好了,想不到清華校內一般學生都只能上國內網。怪不得外國的網絡公司在中國完全站不住腳,也怪不得很多公司都特別要在國內開分公司。因為誰想到連上網都會計長途?

明天要開始工作了。

21-5-08


心齋 | 31st Jul 2008, 21:1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今天是第一日來到北京,我決定每日都寫一些事。就當是今次旅程的記錄。

過程中有很多感謝神的事。下雨,塞車,到最後仍然準時到達目的地。雖然第一次坐飛機,但過程都很順利,沒有發生什麼特別事。坐飛機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我覺得飛機的感覺和火車差不多。但飛機在雲上見到的景像,實在是非常壯觀。從天空往下看,到處都是曲折連綿的道路,不然就是大格小格的農田。從天下看下來,實在覺得人非常渺小。

到北京看到的第一樣的東西,竟然是黃色的雲。飛機下降和上昇都會穿厚厚的雲層。但北京的雲和香港的很不同。香港的大致上都是白色的,但北京的雲卻是土黃色的。我想大概和四圍的風沙有關。

到達後和接我的人坐了一個多小時車,又走了一小段路,便到了清華。第一個感覺,清華真是大得很嚇人。比中大還要大幾倍。由主門到宿舍區,用自行車也要十多分鐘。我想單單是宿舍區的面積就差不多可以比得上中大的總實用面積(中大的山地不算)。那裏總共起碼有23楝宿舍,每楝大約有十多層。還有各式各樣的設施,像有幾層的飯堂,大型球場,超市等等。清華的超市可不是蓋的。由衣服到辭典機都有得買。我想學生生活中需要的大部份物品都可以在超市買到。

弄了好一段時間才把房間弄好。到達的時候竟然發現房裏有兩個人,而且房裏亂七八糟的!當時立刻的感覺是:(滴汗)這樣還可以住人嗎?我想他們該正在開P,然後被我這個閒雜人撞破。

他們很有禮貌的說會把東西收拾好。於是我便和接我的人去了吃飯。清華第二印像:這裏做什麼都要用卡,而且是不同的卡!你有錢都沒有用,沒有卡連飯也買不到。買飯要飯卡,洗澡要澡堂卡,洗衣服要洗衣卡,連打水也要水卡!宿舍的網絡也不是一插即用,要到某部門申請個戶口。要命的是,根基本戶口是只限國內連線,連到國外要逐MB計錢。完全不可以想像這樣的事,只限國內連線那用互聯網來幹什麼?上網可不是打IDD呀!

當然有出國plan,但問題是又要再加錢。其實上網費不計在住宿費內已經是叫人萬分詑異,想不到清華的網絡服務可以差成這個樣子。大家在香港的大學可以隨隨便便的無線上網,又快又不用煩什麼plan A plan B,實在是非常幸福。

回去的時候不見了同房,待他回來的時候竟然說他已經換了間房!想不到這裏的宿舍可以這麼容易就可以換房。其實我見我那層很多房都是空的,所以即使是每層樓一個公用廁所也沒有覺得擠迫。他說因為他會時常帶朋友回宿,所以雙人房會不太方便,所以他換了間單人房。所以說,不是我迫走他的!但結果就是,我現在以雙人房的價錢在享受單人房的服務!哈哈

最後想提的是,晚上我想去學校超市買東西的時候,因為清華實在太大而迷了路!左走右走足足一個小時才找到自己的宿。真是比在中大迷路還誇張N 倍的事呀!

好,今天就說到這裏。


結果,和當初預期的一樣,沒有每天都寫......只寫了兩天,因為第三日我開始可以上網......

  20-5-08


心齋 | 31st Jul 2008, 20:43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看着刀插進心臟,以為會血會一下子湧出來,以為會痛得昏厥過去。

但什麼都沒有發生,原來只是開始時有一點點的不舒服,然後什麼事都沒有。

原來,原來根本都不會痛,不會有後果,只是會有點不方便。

然後我知道,「膽大,心細,面皮厚」說的不只是談戀愛。

做人也如是。

其實都沒有什麼大不了。

"That which does not kill us makes us stronger. " -Friedrich Nietzsche

心齋 | 31st Jul 2008, 00:27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在一直在想,北京這個地方令我懷愐的是什麼。是不是那亭台樓閣,是不是那笑語盈盈,但如硬要說,我卻認為是那陌生的環境,是那種令你覺得可以重頭再來的感覺。

那種「陌生」有一種深遠的味道。

難道不是嗎?在我們熟悉的環境裏,都佈滿我們以前留下的印痕,四周充滿認識我們的人。於是在不同的人心中,都有各式各樣的「我」存在,然後人透過那些在他們心中的「我」去認識,去觀察那實實在在的「我」。

於是,我們便很難改變自己。我們不單只要克服我們懶性,我們還在克服那在別人心中早以定型的「我」。我們不單只要改變,我們還需要毀滅,而那歲月留在別人心中的痕跡,並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抹除的。

但在一個陌生的環境,對着一班陌生的人,又或者更精確地說,對着一班沒有任何利害關係的陌生人,你可以輕易地呈現自己願意的一面,也可以輕易地呈現自己真實的一面。在白紙上畫畫,怎樣也比較簡單。

在陌生的地方,我們都能輕易地改變自己。最令我懷緬的,就是這樣彷如重生的機會。

心齋 | 30th Jul 2008, 19:40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終於回到香港。

在北京的所見所聞,遲些會寫寫。

今天就這樣。大家久違了!


心齋 | 14th Jul 2008, 17:3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研究

麻煩,很麻煩。特別是別人的研究,更麻煩。

數據和分析,然後有奇怪的結果。問題在於,是數據的問題還是分析的問題。

但當你看着大於100GB的數據,你會發現時間也是個問題。

然後不同的,很多的,繁雜的問題交織在一起,不知道從何入手。

很少遇到的事情,不是想不到,而是想不到自己什麼地方想不到,但明明知道有地方想不到。

想不到,我想不到。原來我什麼都不知道。

我想,這就所謂的「學,然後知不足」。

忽然覺得,課堂上學的都是雕蟲小技,只是基本中的基本,不值一曬。

然後我看到一篇文,名字叫做

"The importance of stupidity in scientific research."  J Cell Sci. 2008 Jun 1;121(Pt 11):1771.


心齋 | 10th Jul 2008, 11:45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大家久違了,我還在北京,在偉大的GFW下,這裏還是上不到......

最近的工作都是在分析數據,其實也挺無聊。最痛恨的,莫過於看那些什麼註譯都沒有的程式碼。一個程序員的優劣,絕對是跟據註譯的長度,而非程序的長度來決定的!幸好認識了一班同是到北京學習的中大同學,日子才不會這麼難過。

很想快點回香港呀,不過我想回到之後,又會想念北京了吧。不過,這裏的網絡爛得很,和香港跟本沒法比呀。

北京的天氣很反常,每日不是陰天就是下雨。有傳是因為人工降雨來淨化空氣,是不是人工降雨我不知道,但空氣質素一定沒有改善!有時候這裏的空氣比我住的大埔還要差嘛。

還有十天實驗室便要放假,那時我也沒有什麼事可幹了。其實現在也只是每天對着電腦。很掛念在香港的朋友,回來後一定要一起出去玩呀!不過聽說香港常常下雨,但回來後都奧運了,應該還可以吧!

就這樣,下次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