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9th Aug 2008, 00:44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人的痛,有兩種。

有種是肉體上的,生理上的痛。這種痛比較客觀,即使你不覺得某事物會導致你痛,但當你感到痛的時候,你並沒有辦法否定。這種生理上的痛楚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是不會受你意志影響的。

但也有些是心靈上,心理上的痛。這種很在乎我們本身的意願和想法。例如同一件事件,發生在一個人身上可能會造成很大的心靈傷害,但發生在另一個人身上可能什麼事也沒有。即使同一個人,可能之前很痛苦,但經開解後,「想通」後,痛苦感又會消失。

通常第二種痛楚和我們本身的信念很有關係。例如我們相信某個獎牌是朋友辛苦取得,很有記代價值,失去了的話我們會很傷心。但如果我們很來發現這只是他在街邊隨手買來的假貨,那失去了也沒有什麼所謂。因此,如果我們相信某件事會令我們痛苦,那麼那件事就會令到我們痛苦。如果我們不相信某事會令我們痛苦,那它就不會。

而有些時候,我們相信某些事會帶給我們痛苦,其實只是因為恐懼。出於對事物的無知,便以為它會傷害我們。但同時因為這個信念,以致當事情發生時,它真的有了傷害我們的能力。

所以如果要避免心靈受到傷害,擁有正確的知識和選擇正確的信念都很重要。

心齋 | 5th Aug 2008, 13:12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你好。」

「你好。」

「加油。」

我和未來的自己握手。

 


心齋 | 2nd Aug 2008, 17:24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北京的天氣,其實很飄忽。一時候萬里無雲,一時又煙霧灕漫。但我在北京的日子,都是後者為多。

煙霧是空氣污染最明顯的特徵。鋪天蓋地的把一個城市籠罩,灰朦而又迷糊,了無生機,像個快將枯萎的城市。

環保的確很重要。中國內地這些年來,為了工業的發展而忽視了環境保育的重要,有朝一日會自食其果。

但我,但我又怎能厚責?試問,那一個當今富強的國家沒有經歷過這個階段?只有工業革命,才能為社會帶來富裕,為人民帶來飽足,特別在中國這個人口早超過土地可以承擔的國家。美麗的環境能帶給人快樂,但貧窮和疾病也會帶給人難以忍受的痛苦。

但願那灰色的天空只是生產的陣痛,過後會在人民的臉上結出美麗的笑容。

心齋 | 2nd Aug 2008, 17:0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很懷念在北京結識的朋友,但卻不太懷念那個三朝古都。

從來都覺得,很多事,一定要看,一定要去經歷,但看過經歷過,就夠了。不需要還在過去徘徊不止。

人總要向前。過去的遭遇,叫我們開了眼界,長了見識,已經成為了我們一部份。我們要做的,是預備下一個經歷,預備下一趟成長的旅程。

期待新的環境,新的機遇。

心齋 | 2nd Aug 2008, 16:52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從來都覺得,geek同otaku是有點分別的,geek和電車男的分別就更大。

Geek是指對某領域,特別是工程,電腦,科學等比較專精的人。他們的特點是非常熱愛自己的工作,同時引以為傲。而且他們會把自己的專業應用在生活的每一個角落。例如會改裝自己的電腦,搖控,喜歡買一些高科技產品,閱讀技術性文章,對新推出的電子產品或科學技術感到興奮。他們也喜歡說一些只有同門專業的人才會懂的笑話,例如用寫電腦程式的方法去寫一篇文章。在自己的專業內,geek通都有很高的工作能力。因為他們的工作根本就是他們的生命。

otaku則主要是泛指對某領域特別專精的人。不一定是指技術性的,更多是指關於某潮流或興趣的研究,例如動漫,游戲等。由於牽涉的興趣不一定和他們的工作有關係,所以他們不一定在工作上也有很高的能力。

當然geek和otaku是有很多重疊的特點,也有很多的otaku同時也是geek,不單在興趣方面有專精,在技術層面也有很高的成就。也有很多的geek私底下也是otaku,在工作之餘,也有一些非常專門的興趣。然而,也有一些geek並不是otaku,他們只喜歡高新的技術,對潮流玩意一點興趣也沒有。也有otaku並不是geek,例如很喜歡收集漫畫,但對新型電腦產品不是太熱衷。

而「電車男」,依據現在的用法,是用來形容有社交能力困難的otaku。無論是geek或是otaku,都不一定有社交困難。特別是geek,因為工作上的成就,其實他們很多都有一定的經濟能力。而且工作的圏子中也有很多同好之士,即使不是geek,但因為工作上的緣故,都常常有和geek接觸的機會。因此不少geek都有充份的社會接觸面。而且當geek慢慢做到高位,就要常常應付客戶和合作伙伴間的交際應酬,所以他們不一定有社交上的困難。

otaku的興趣雖然比較小圏子,但其實只要和工作,以及日常生活平衡得當,也不一定會陷入所謂的「電車男」的境況中。

所以一些人看見別人對高新技術或某種興趣特別專精,就妄自給人標籤上「電車男」的稱號,其實是十分可笑的。

心齋 | 1st Aug 2008, 01:24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今天真的很感謝神。

早上的時候,原本想着參加九點的聚會,但因為太累的緣故起得太遲,但又不想像上週那樣聚會大遲到而錯過訊息,所以在幾經掙扎下決定參加十一點的那堂。想不到果然神的恩典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第一要感恩的是在十點多的時候,家銘打電話來說他也打算參加十一點的聚會。很高興可以有伴一起回教會。

今次是第一次去完整的一堂聚會,也是第一次去到主堂聚會。我們到達的時間遲了五分鐘,會堂裏面已經坐滿了人。我們找了一會兒才找到位置坐下,很感謝那位讓座給我們的弟兄。聚會的模式和我在香港的教會有點不同,祈禱和唱詩的時間比較長,兩者合共的時間大概用了半小時的時間。之後是講道。雖然風格和以前習慣聽的有點不同,但內容仍是乎合真理和給人很大的提醒。今天的主題是「以愛重建」,再次在地震的背景下帶領我們思考神的慈愛是怎樣不離開我們。講道的時候也不算短,都有四十五分鐘的時間。

感謝神讓我找到一間有純正信仰的教會。其實在內地要辦好一間教會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既要應付政府的官員,又要保持信仰的純正,還有很多其它政治上的顧慮。其實三自教會是有其非常重要的存在價值,家庭教會在內地是非法的組織,雖然裏面有很多忠心為主的基督徒,但因為其隱閉性,很難有機會讓普羅大眾也聽到福音。即使是一種政治上的妥協也好,只要傳講的信仰純正,三自教會仍為很多人打開了福音的大門,為基督的事工盡了無可否定的力量。

在聚會完了的時候,我和家銘在教會的書店看看有沒有詩集賣,因為剛才聚會的時候我們沒有詩集。但很感謝神,就在我們買書的時候,竟然遇見了也一樣從香港來的姊妹。她們一行四人都是從中大到北京參加暑期課程,而且很有心地在第一個到陟的星期日就到教會聚會。感覺真是很奇妙,在異地神的兒女們也可以因為信仰的緣故走在一起。初到北京時,我以為自己是孤身一人,也有感覺到孤單寂寞的時候。但其實我從來也沒有孤身一人,因為神一直都和我同在。在香港的時候是,到來到北京的時候也是。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必定是。自己的信心太小了,一定要學會依靠神的帶領。

其實真是神重重的恩典拖帶,才可以讓我在北京也認識到新的朋友,不至於單獨一人。還記得有天中午到飯堂吃飯,途中有個同學走過來問我們有沒有興趣認識聖經,當時我聽得不太清楚他在說什麼,所以不置可否,但同行的同事們拒絕了他。後來我再問我的同學剛才那個人在說什麼,我才知道原來他是在說聖經的事。後來借題說起,才知道原來北京有教會,我也是因此才上網找到現在這間教會的。在外人看來,即使在那位問我們有沒有興趣認識聖經的弟兄睇中看來,他那次的傳福音是失敗了,因為對他被對象拒絕了,一點福音也沒有機會講。但誰會知道,這表面上的失敗,其實有神更深的美意,就是那位弟兄,才幫助我在北京找到了教會。那弟兄可能永遠都不知道,他可能會因為那次的拒絕而感到傷心,但誰想到其實他幫助了一位弟兄在異地找到了神的家,在神的家裏找到了神其它的身女,不至於因為孤單感到困倦憂愁?

所以聖經說得很對,「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加6:9) 表面上我們可能失敗了,可能我們行善也沒有任何的回報,但其實神的旨意仍然在運行無阻。我們不要喪志灰心,因為知道到了時候,這一切都要收成。其實神一早藉着我們所作小小的善事,在別人心裏種下美麗的種子。

在北京,我也一樣感到神的愛,因為「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我的慈愛必不離開你;我平安的約也不遷移。這是憐恤你的耶和華說的。」(賽54:10)

零八年六月八日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