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24th Nov 2008, 19:3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其他人在你心目中是怎樣的呢?是平面的呢?還是立體的呢?

從前,我覺得別人是平面的,人就是他所呈現的一面,由行為就可以知道他的內心。但現在我卻不這樣想。

因為人是立體而複雜的。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會表現出深思的樣子,但事實上,每個人對自己的未來,對這個世界,或多或少都曾經思考過。他們的行為是他們觀察和思考的結果。當然這結果有可能是對,也有可能是錯,但其實都是有他們背後的原因的。我們不要認為每個人都是閉上眼盲從。

而人的感情也是複雜的。整天嘻嘻哈哈的人不代表他笑容背後沒有悲傷和憂愁。很靜很被動的人也不代表他不願意和別人接觸。

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獨特而複雜的故事。

心齋 | 17th Nov 2008, 20:04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大人的世界有大人的價值,例如名譽,權力,財富,還有生存的訣竅。

小孩的世界也有他們的價值,例如玩具,悠閒,朋友,還有純真的叛逆。

實在沒有需要把大人的價值強加在小孩身上。

可是,小孩也有一天會成為大人,今天的小孩明天也會一樣擁有大人的價值。是強加又好,是漸移默化也好,小孩有一天也會長大。當那個時候,他回頭看自己過去,他會因為自己曾經輕狂而快樂,還是因為曾經愚昩而懊悔?我不曉得。

只是想,如果告訴他們將來一定會發生的事,他們至少會多一個選擇。

應該告訴他們什麼是哀傷,痛苦和死亡。

 


心齋 | 16th Nov 2008, 19:0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累得要命。病倒了,整天像在捱日子。

發現自己連續睡眼少於五小時就會生病的定律。準確度超過八十巴仙,不可不察。也不能說是捱出病來,都怪自己莫明其妙地遲睡。遲睡,早起,還有躲在圖書館做了一個下午的試巻,結果就是鼻子像下兩。

近期在看龍應台的書,卡夫卡已經被我有懂沒懂的爬完。對於民主和自由的思考,從來都是不可逃避的問題。有時覺得自己的煩惱是種奢侈,因為明明還有那麼多值得細細思考的事。

下個星期有無數的死線臨近。本想最後一個學年,草草把課讀完就算。但怎知還不能輕鬆地把事情放下。有時實在不得不羨慕一開始就沒有盡力的人。不是嗎?一開始跑得慢的話,就可以一直有進步的空間。但一問始跑得快的人,卻要常常擔心自己有沒有落後。雖然這樣說,自己倒不覺得自己是那個跑得快的人啦。因為在前面的人多得像座山。

但今天還是倒頭就睡好,畢竟真是「小病是福」。

心齋 | 5th Nov 2008, 14:58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很抱歉,最近的更新比較少,因為要忙大大小小的事情。近來狠下心腸由bloglines轉到了google reader,起初的時候很不習慣,但後來終於適應了google reader的使用方法,現在用起來還算暢順。

google reader有個sharing的功能,可以把自己看到,覺得有趣的文章集中在一起。我加了這個功能在右下角的sidebar那裏,大家有興趣時可以望一望,特別是大駕光臨寒舍又不見小弟有新文時可以看看。好像算是沒有白走一場的樣子,哈哈。

說些無關的事。話說身邊有不少人都喜歡村上春樹。我也硬着頭皮讀了幾本村上的書,但總是沒有讀懂。究竟村上的書應該怎樣看?我現在在看「海邊的卡夫卡」,都快看到三分之二仍不知道在發生什麼事。有沒有高人可以指點一下?(但不要劇透呀!)

但書中說:「萬事萬物無不是隱喻」。如果以這種眼光觀察世界的話,實在會有更深的體會呢。

印象最深的莫過於是那個扯皮條的肯德基老伯,哈哈。


心齋 | 3rd Nov 2008, 22:4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話說很多同届同學都投身了教育事業。有在讀教育文憑的,有在學校做教學助理的,還有些上一届的同學真的在學校做起教師來。

看到身邊的朋友成為「老師級」的人馬,不禁有點奇怪的感覺。因為以前明明一起上課,成長,玩耍,但轉眼間卻已由「受教」變成可以「教人」的階級了。總覺得時間真的過得很快。

適逢最近是大學畢業禮的季節,朋友們都穿上醒目的畢業袍和親人朋友拍照。他們大多都投入了勞動人口,昔日一同在學校朦混的小倓子,現在已經成為頂天立地的社會人。看到他們實在要老士點說句「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想到,如果我沒有轉系的話,現在也應該會和他們一樣穿着黑色的袍子四圍走走拍拍吧。那個我會是什麼的模樣呢?會比較幸福,還是比較悲傷?

但這個問題早已沒有意義。因為無論如何,生命都是單程線。到怎樣的地步,就要做怎樣的人,作怎樣的事。

在此謹祝我的朋友們鵬程萬里,前途似錦,更重要,是主恩常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