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22nd Dec 2008, 14:59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網絡上面,有很多評價事物的文章。大都是關於戲劇的,動畫片的,小說的,故事的,歌曲的等等。

之所以用「評價」而非「評論」,因為這些文章並非主力討論故事所帶出的主題,而只是討論故事本身熟優熟劣。即是說,只是着眼討論情節是否合理,角色是否吸引,會不會受歡迎等等,但卻很少會觸及故事所帶出的中心思想。

當然每個人都有言論的自由,在下也沒有權利對別人說三道四,可是有時不得不懷疑,這些文章有什麼意義。譬如說,你指出某套劇的劇情不合常理,但即使你指出了當中的錯誤,卻又提不出解決的方法,這又有什麼作用?我們可以樂觀地想,有關製作單位會因為看見你的文章而提升製作質素,又或者你可以慢慢地加強觀眾對節目的要求。但有些文章只是很空泛地指出某某劇很爛,某某情節不夠吸引,這些純粹主觀的感想,對其他人是否有價值?

其實令在下最疑惑的是,為什麼人人都變成編劇大師?由選角,情節編排到道具,他們都有自己精僻獨到的見解。不得了,如果叫他們做編劇的話,一定會是前無古人的曠世大作吧。

在下一直認為,作品是作為一個整體而存在的,意思是說,不僅是情節本身,情節出現的次序,描寫的方法,情節與情節的關係,是是一部作品不可分割的因素。你可以喜歡,或者不喜歡一部作品,但如果對個別情節的編排太過多言的話,在下認為是對作者的不尊重。與其對每個情節進行詳細分析,不如對故事的主題多作討論吧。故事作為娛樂而存在呢?還是作為溝通而存在?

說回來,那為什麼這些評價式的文章會很受人歡迎呢?愚以為,是因為他們都很適合我們的惰性。本來故事就是要叫我們思考的,可是這些文章早己為我們的問題預備好答案。大家只要跟着作者一步步地前進,就可以自欺欺人地以為自己已經完成思考了。殊不知思考最重要的不是結論,而是過程。

不是說評價式的文章完全沒有價值,只是對作者的編劇能力之高,感到詫異而已。

心齋 | 12th Dec 2008, 18:43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有醫科生從樓上跳了下去。

昨天乘火車的時候,有師奶很勞氣的就此事發表評論,她不斷以非常不屑的口吻說「癲孖筋」。她很煩。

對於年青人自殺的事件,有人會覺得是不負責任,有人覺得是心靈過於脆弱。當然要說的話,有無數道理可以細數。

不是認同這種做法,只是何不換個角度去想,求生原是所有生物的本能,究竟是什麼原因,令到一個人不惜違反自己的天性?而且這樣做的,通常都是受過高深教育,有思考有主見的知識份子。

有時或者不是不負責任,而是把責任看得太重,把所有問題都攬在自己身上。想解決金錢的問題,想解決學業的問題,想解決感情的問題。因為千方百計想解決,但身處的環境和自己的能力卻不容許,所以就感到很灰心。

我們一出生開始,每個人都叫我們要努力,每個人都叫我們要做得好。由出生的第一秒種,他們就在我們的靈魂千方百計把失敗和痛苦劃上等號。但為什麼一定得努力,為什麼難題一定得解決,為什麼不可以雖然無聊但快樂地過日子?如果有想得到的東西,當然要努力。但努力從來都只是手段。沒有目標,但又天天努力的人,是白痴。

在倫理學裏面,有個學說叫做效益主義,說道德就是為最多人帶來最大的快樂。這是不是很偉大?但這學說也認為,每個人的快樂都是同等價值的。即是說,我的快樂和你的快樂等值。如果在自己和別人之間只可以有一個快樂,何不選擇自己?

人生存在世上,就會對其他人做成諸般的不便。我們不用太在意,因為我們也在忍受別人對我們做成的不便。不需要把所有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有時自私一點也沒有所謂。有時不負責任地任性一下,對身心都有益處。

諾韻有本書的名起得很好,「愛就是互相負累」。

心齋 | 11th Dec 2008, 20:42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我正在思考
  關於生命的若干問題
存在的理由
  和死亡的後遺
關於花朵的顔色
  與瞳孔的關係
以及其它種種
  不相干的命題

少女的長髮
  和春蠶寫的詩
走過的長廊
  與遺留下的字
藍色的天空
  路邊的廢紙
我的筆記本

以及你的故事

心齋 | 11th Dec 2008, 00:19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重新看以前在Blogger寫的文章,覺得還是以前比較有朝氣。寫的文章比較有火,blog也比較熱鬧。不像現在,冷冷淡淡,清清閒閒,說着無關痛癢的事。

不得不老土地說,可能是因為人大了的綠故。人大了,就知道有很多東西自己都不可能做到。即使可能做到的,衡量利害,計算得失後,也覺得自己不會去做。剎那間好像失去了許多東西,其實嚴格來說不是失去,因為根本從未得到。只是失去了得到他們的「可能」。

因為失去,所以我們對仍有的就更加着緊了。因為害怕一無所有,對僅餘的就拼命維護。開始在乎面子,開始不再肆意地說笑,開始介意別人的閒言閒語。開始不斷的打算,張羅,籌劃。

但這也沒有法子啊,人生可不是事事如意的。這世上的確有完美的人,但那人卻不是自己,有什麼辦法?看到別人比自己好,始終心中會酸溜溜的。可是日子還是要過,困難還是要面對。要不戰鬥,要不接受,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回事。

要找一個立足的地方,要找一個奔跑的方向,要緊的是不要回頭,也不要羨慕。

心齋 | 10th Dec 2008, 23:2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關於規則和懲罰,我想有兩種看法。

一種是認為規則意味着一些道德上的規範,本身就值得我們遵守。所謂的懲罰只是叫人遵守規則的阻嚇手段。即使懲罰不存在,我們都應該遵守規則。以這種看法,即使不用罰五千,我們都不應該隨地掉垃圾。

另一種是認為規則本身沒有內在的價值,也不代表所謂道德上的規範。所謂的懲罰只是意味着做出違反規則的行為時需要付出的代價。只要肯承受後果,沒有什麼事不可做。從這個角度看,如果我願意給五千元,那麼即使我隨地扔垃圾都沒有所謂,因為五千已經足夠請人清理那垃圾有餘。

關於這兩種看法,不知大家的意見是什麼呢?現在主流社會,我想是多趨向第一種看法吧。因為政府如果見到五千元不能阻嚇人亂拋垃圾的話,她是會增加罰款的,證明規則背後並非純粹的成本問題。我想清理垃圾的成本應該不會變化得太大吧。

但老是抱第一種態度,有時又會畏首畏尾。例如說,這社會有些所謂的「潛規則」,如果冒犯了就會或多或少受損。可是有時因為其他因素不得不向這些「規則」挑戰。譬如說,上街示威太激烈可能被拘捕。如果抱第一種想法,可能會覺得規則神聖不可侵犯。但抱第二種想法的人,只要覺得自己承擔得起後果,那激烈一點也沒有什麼所謂。其實,社會的變革進步,那一次不是因為挑戰古舊過時的規則而成的?

可是,如何理性地衡量自己對後果的承受能力,就是另一個需要深思的問題了。須知道,橫衝直撞未必是英雄,更多時,只是匹夫。

心齋 | 5th Dec 2008, 00:09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女人是種奇怪/奇妙的生物。

我遇過的人裏面,最好,最聰明,最能幹,最有學識,最有責任心,最美麗的,是女人。

但同時,我遇過的人裏面,最差,最愚昧,最無能,最無知,最不負責任,最醜陃不知所謂的,也是女人。

我承認我有偏見。我承認如果我是女人的話,我看男人也可能會一樣。

但我不是女人,而現在得出關於女人的這一個結論。我仍相信世上比男人好的女人還是比較多。

但願我只是遇人不淑,但願我只是物以類聚,但願只是我的錯。

p.s. 只是一時的感想,無需對號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