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20th Jan 2009, 19:28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所謂的「包容」就是說容許其他人擁有和我們不同的意見。

那麼「我們應該包容」是否也是一種意見?所謂的「意見」就是和事實真假無關,純綷的一種價值取向。「我們應該包容」其實也是一個價值判斷,也是一種意見。

那麼根據包容的定義,其實我們也應容許其他人反對「我們應該包容」這個意見。所以我們也應包容那些不包容的人。

但很多口口聲聲說「包容」的人,其實卻做不到這點。

心齋 | 14th Jan 2009, 11:48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戰爭不能夠是數字遊戲。因為每個死去的人都是有血有肉,有親人,有朋友,有夢想和有寶貴的回憶,就像你和我一樣。每一條在戰爭中死去的無辜生命,都是對人類文明的侮辱。

但戰爭卻只可能是數字遊戲。為了大局的考慮,不可能在乎每一條生命。必須在進攻和防守之間,進行策略性的計算。今天不打倒眼前的敵人,明天就有千百個同胞因此喪生。要保護一個人,可能用很多方法,但要保護一個國家,保護一個民族,就必需進行冷酷精確的計算。

戰爭會產生許多的矛盾,刺探我們諸多的道德底線,所以沒有戰爭是最好的。但戰爭這古老的罪惡,比人類的文明還要早出現。千萬年來,戰爭的方式改變了,但本質卻沒有改變,也沒有停止。雖說是近乎懦夫的行為,但我們可以做的,就只有在戰爭中,確保自己不是失敗的那一方。

心齋 | 8th Jan 2009, 01:53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安慰的說話,關心的說話,鼓勵的說話,很多時都想說出口,但就怕人家不希罕。鼓起勇氣說話,但如果頭來人家不領情,那麼就會覺得很難堪和無位自容了。

一句關心的重量建基於什麼?是建基於付出者的感情嗎?其實更大部份,是基於接收者的感情。如果接收的人很重視說話的人,那麼一句簡單的問候,也會很窩心。但如果只是萍水相逢,泛泛之交,就算說到聲淚俱下,也很難讓人完整了解你的心意吧。

或者有時一句話的重量,不要單在自己的心秤上量,也放在別人的心中,看一看那說話在別人心中的重量。

心齋 | 4th Jan 2009, 00:37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有時候不得不想,應該如何生活下去。人越大,就越發現身邊的人一個一個的離開。生離死別的時候,不斷的問自己,那我應該怎麼辦呢?生命都短得可怕,像一聲歎息。不斷的往前跑,當每次停下來時,身邊都是陌生的風景和陌生的人。

如果有得選擇的話,我不願意做現在的自己。其實不太喜歡自己,只是無法改變的話,就只有無可奈何地接受而已。因為又有誰喜歡扮演小丑的角色?我們都在尋找自己可以扮演的角色,但可以扮演的不一定是自己喜歡的角色。但單靠沒有能力的期望是不可能生存的。

閉上眼的話,看到的會是自己嗎?還只是自己願意見到的自己?自己心中的我,鏡子中的我,別人眼中的我,都各自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或者這已不是要不要討好別人的問題,而是應該討好那一個「我」的問題。那一個才是真正的自己,那一個只是期待中的自己?

人如果沒有盼望,是不可能活下去的。但如果盼望和能力不相稱,就會淪為妄想。妄想最終都會變成失望。過多的失想會沈澱成絕望。絕望的人也是不能活下去的。所以重點就在於有符合自己力能力的盼望。不能達到的願望就應該捨棄,只期待力所能及的事。可是人的願望不是建基於自己的需要嗎?如果可以輕易做到,那需要就不存在了。就是有不可以完全控制的事,才有願望存在呀。

人都是極力尋找自己和別人不同的獨特之處。如果不能區分出自我和他人,人就會感到迷惑和痛苦。因為人都尋找自己存在的理由,我們不願意自己是可有可無的。但見得越多的人,就越發覺自己其實一點也不特別。所有的特徵,都能在這個他或或者那個她上個找得到。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的話,其實任何功能都能找到別人去替代。任何個別的特徵,都有被替代的可能。但作為諸多特微的集合,我們卻都是獨特的。但這獨特,並不意味着優越。要接受這平凡的獨特,卻不件容易的事。

零九年的話,實在還有很要問題要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