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24th Feb 2009, 18:58 PM | 網絡是在鏡子中的世界

 Picture

Gmail死了,上不到。身為Gmail用家,當然很煩惱。

但發現了一件很有趣的事。當知道自己上不到Gmail時,就想想不如到twitter找一下是不是其他人也有這種情況。想不到一找之下竟然發現許多人都遇到這個問題,twitter上弄得鬧哄哄的,每個人都表逹對gmail死機的憤慨和無奈。突然發覺這才是twitter最大的威力,可以即時地知道世界各地正在發生的事和人們的反應。

有興趣的可以到這個網站看看現時在twitter上對gmail的討論: http://twitterfall.com/Gmail 


心齋 | 22nd Feb 2009, 23:1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近來身邊的朋友紛紛跳到愛河中,但總是要神秘兮兮的。大家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其實我什麼都知道!不過我是個通情逹理的人,如果你不想我知道,我就會繼續扮不知道。XD

我覺得這是件很平常的事,畢竟大家都到這個年紀了。快要畢業,有些工作也開始了。既然修身都做得差不多了,齊家也很應該。關於愛情這回事,以前在這裏常寫些濫情嘔心的東西,但近來都沒有多提。可能人大了,就需要根據自己的能力選擇願望。

不能說從來沒有對愛情有過憧憬,但憧憬還憧憬,有些事情是勉強不來,套句內地的名言,就是「不能因主觀意志而轉移」(不知道那裏聽來的話,但總是覺得很酷)。我覺得自己在重要的事情上是個很優柔寡斷的人。想得太多太深太長遠,很多時想着想着的時候,機會就過去了。

自己從少到大都不是那活在鎂光燈下的人。有時在台下看台上的人,每一個都閃閃發光的,耀目得叫人無法直視。他們是何等的從容,何等的自在。自己也常常希望擁有這吸引目光的力量。我並不是認為只有在射燈下看見的東西才是有價值,只是覺得,有時稍為被人重視一下,也是件不錯的事。

以前教文學的老師說,寫散文的人是最蠢的,因為他們總是把心赤裸裸地曝露在讀者面前。我想自己也在這裏做了很多這樣的傻事。其實還有話想說,但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開始,發覺了原來不是自己想說的,人家都想聽。

其實我想說些什麼呢?呀,其實我想說,談戀愛是件平常事,因為都到這個年紀了。身邊有些朋友,凡見到別人和女生說上兩三句話,就開始起哄。當然說說笑無傷大雅,但若常常這樣,就顯得有點幼稚了。

想說的就只是這些。

心齋 | 19th Feb 2009, 20:58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覺得有時自己是個頗自私的人,例如說,自己辛苦的成果不想隨便和別人分享,幫助了別人希望別人能夠感激,付出的希望能夠收獲。也許這不能叫做自私,但總之我有時就是這樣的人。

所以,我喜歡一個人做事,一個人努力,一個人躲起來解決自己的問題。不會隨便叫人幫忙,也很少會主動幫助別人。

但慢慢我卻發現,這樣做是何等的愚昧。特別是在求學時期,功課也好,成績也好,其實在往後工作的日子,都是無關痛癢的課題。但彼此結交的情誼,卻一直會銘記於心中。十年之後再去回想,必定會因為自己當初自私而失去朋友感到後悔吧。

所以我想應該改變,嘗試去幫助別人,也讓別人去幫助我。現實或許不是你盈我虧的事,而是存在一個可以互相幫助,彼此得益的相處之道。

心齋 | 7th Feb 2009, 17:5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近來facebook興起了十六tag,是一個隨參加者喜好說十六樣關於自己事情的遊戲。我覺得這遊戲很有趣。

這和以前tag人遊戲最大的大同,是以前的遊戲都有固定的題目,參加者被預先設定的題目局限了想說的話。但現在這十六tag沒有這限制,參加者有更大的空間發揮。

以前的遊戲因為題目被限定了,所以其實問的問題不一定是被tag者想答的問題。有些問題可能太無聊,有些可能太尷尬,有些問題可能太長太多,總之是寫的人和看的人都未必都覺得有趣。但現在的十六tag不設問題,被tag的人可以隨意選擇自己喜歡的東西作答。這樣可令答的人更加自在,不用被迫回答一些自己不想談的話題。

而且因為是隨意作答,我們便可以將有很多平時不會刻意提起,但卻很有趣又想別人知道的事說出來。這樣的機會實在不多。雖然這些可能很多都是無傷大雅的事,但其實要真正認識一個人,了解他的小習慣和愛好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也可以透過這個渠道,知道別人其實想你怎樣去和他交往。這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磨擦和不小心傷害到別人的地方。

總的來說,比起以前的tag game,十六tag我覺得是有趣得多了。

p.s. 原來不只是在香港, 和這遊戲相類似的"25 random things"在外國facebook用者間現在極度流行, 已經有超過五百萬的notes是關於這個題目的, 很厲害!

詳情請見: 這裏這裏

 


心齋 | 5th Feb 2009, 21:39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Thanatos, the drive to death. I would call that the drive to non-being.

It is terribly hard to exist, terribly painful. I do not call it living, because this pain is shared by all being, no matter they are organic or not. 

It is unfortunate to exist, so let's mourn the stars.

And I feel it because I don't how to do a simple problem in fluid statics.

How ridicul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