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31st Mar 2009, 23:5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I laughed at the frog.

The frog jumped.

Then I said to myself, "So what?".


心齋 | 31st Mar 2009, 14:11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我想我沒有辦法寫出那樣的文字。短短的,細細的,像一首華爾茲。

也沒法赤着腳在水面走過,把泛起的漣渏寫成一首詩。

我只能夠,跌跌撞撞的,跌跌撞撞的,推敲着詞語和句子,談論着風花雪月的瑣事。

而且好像很久沒有聽到,白紙上的方塊互相撞擊的聲音。藏在家中盒子中的,都是奇怪的蛇的影子。

那些聰明的明亮的充滿生命的眼睛,都躲在了黑色的群山中,被人涂上了一層沉悶的灰。

但他們的說話明明是那樣的清澈,於是我斷定,不是那他們而是我的兩眼被人寫上了迷惘。

說起來,時不時我都會思考「白」這個慨念,明明是極端的混雜,卻在最後的一刻生出了純潔。

那些白得像絲般幼細的句子,常常輕輕的劃過天空像雨,但散落的時候,卻是這樣的紛亂。

於是我懷欵,這是不是一種善意的掩飾,所謂的沉默,其實也是一種輕狂。

明明說的都是自己,我卻寫下一個虛偽的題目

Concerning words

心齋 | 23rd Mar 2009, 11:18 A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我從你的心口,走到了世界盡頭
我尋找,但是還很苦惱
話說了很多遍,但腿還沒有動
我想看倫敦的煙雨朦朧

如果可以讓雪花沾濕襯衣
我會在咖啡廳推敲讚頌你的詩
跑到森林去,不管有沒有意義
把世界的驚奇都收進眼底

我想出去,學習陌生的地理
在古老的大街中迷路,把城堡寫在日記
我知道自己看一眼就能明白
那廣濶無邊的大地

心齋 | 15th Mar 2009, 23:05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我拿起了書巻
放下了眷戀
故事並沒有
在最後的一刻逆轉

我用一種方法
來形容未說完的話
輕輕的白襯衫
在海流浪的沙

我現在開始懂了
不再感到痛了
我要做的事情
你怎也不會懂的

所以我拍拍胸口
數點自己所有
拿着地圖然後
往,前,走

穿過山和湖泊
走過原始部落
生命幸福的答案
其實我很清楚

難過,但是我始終會跨過
明天,我會有更好的生活
相信,兩萬分的努力不會錯
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我

心齋 | 2nd Mar 2009, 00:28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不是,也不能成為別人喜歡的那種人。如果要得到別人喜歡的話,就要做些自己不喜歡的事,變成自己不喜歡的人。

當然我明白凡想得到,就得付出。適當的妥協,我也覺得可以接受。但在付出的盡頭,最後得到的,是不是最起初所希望的?即使是,是不是得到的那一刻所希望的?因為人都已經改奱了。

人是追求完美和理想的動物,但他們眼中的理想,我不想也不能逹到。他們總要求人去逹到他們眼中的理想,但我即使拋棄一切,也不可能得到。拋棄力所能及的事去追求虛無漂渺的幸福,最終只會一無所有。

我是在逃避,但我只是在逃避絕望。

我們都需要選擇願望,有正確的願望是得到幸福的第一步。

一定能夠找到適合自己的生存方法,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