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26th Aug 2009, 00:21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時常說着無聊的笑話,可不是因為沒有思想哦。只是深知生命太過沉重,所以決定輕鬆面對而已。

喜歡見到笑容,喜歡對明天充滿盼望的人,喜歡充滿活力的人。

因為說果說悲傷的話,每個人自己都已經足夠了,實在沒有需要再分享別人的。

我想其實生存和死亡都沒有什麼分別吧,我們都渺小得太過份了,但卻總是拖着重重的包袱。


心齋 | 21st Aug 2009, 23:2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在一個好故事終結的時候,我總有一種哀傷的感覺。因為像要對那個比現實更美好的世界,說一聲永遠的離別。雖然可以一次又一次地重溫那個故事,但畫面在第二次出現時就失去了真實感,因為現實從來都不會重頭再開始。

故事裏的人物是何等的鮮明和實在,以致真正世界反而有虛幻的感覺。 可能我們一直都在那幻想的世界裏彌補現實中不可出現的完美。

但離開了一個故事,我們又回到自己的故事裏。

心齋 | 16th Aug 2009, 00:18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所謂的「愛」,從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表達關心,就要面對被拒絕的危險。但愛不能只藏在心中,如果沒有被知道,「愛」的存在就沒有意義。

我們必須打開心窗,硬着頭皮走第一步,無論多尷尬都好。終有一天,我們努力嘗試表逹的「愛」,會被人所接受。

如那個戲名一樣,「愛」就好像發聲練習。


心齋 | 13th Aug 2009, 18:07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
反網絡暴力宣言
—————————————————–

* 互聯網是自由媒介,所有網民都享有言論和思想自由,不容干涉。
* 思想和言論自由,是香港社會的基石。網上網下,我輩都有責任好好維護這個權利。
* 反對一切防礙網絡自由的行為,包括:

1. 壓制甚至禁止反對意見
2. 利用軟/硬手段,甚至恐嚇,去令反對聲音消失。

本人對網絡暴力行為深表遺憾,故貼此宣言,希望網上的言論自由和人身安全,得到保障。

----------------------------------------------------------------

某君起人底細,作人身攻擊實為社會所不恥。每人都應該有發表自己意見的權利,此權利神聖而不可侵犯。利用群眾壓力使異見者閉嘴更是下三流行徑,絕對應該受到社會譴責。

詳情請看:link 


心齋 | 10th Aug 2009, 01:28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想我厭倦了對空氣說話,如果沒有人聽,我就不說。

但說的時候我自己也在聽,所以我不斷的說,不斷的說。

說到連心也空洞得快
         要

 

          隕

                   落......


心齋 | 10th Aug 2009, 01:02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想人生真是不能事事如意的,什麼時候我們都面臨決擇。如果不能改變,就唯有接受自己的限制。

無論是羨慕還是嫉妒,都只是對別人的感受。但真正重要的問題,卻是我們自己應該怎樣活下來。我並不埋怨世界,因為我知道,這世界存在某些規則,並沒有善惡對錯之分,它們只是僅僅地存在,而且又無可推諉。近乎隨機出現的我們,有時不能完全乎合規則的要求,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所以我也不埋怨自己。

只是人都想快樂且有意義地生活下去,在自身的限制下,我們要尋找自己生活的方向和節奏。閉上眼,世界在我們的心面前彷彿止息。靈魂的低語是何等的神聖,我們把自身的信念再由頭虔誠的默頌。

誠然,不是人人都能得到上天的眷顧,但我們卻依舊壯志如虹。


心齋 | 8th Aug 2009, 19:56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他快步衝入簷蓬,呀,裏面原來有人。

雨下得很大,但沒關係,相比起藍天,他還是比較喜歡下雨的感覺。但今天上班時忘了帶傘,所以現在有些狼狽。衣服都濕透了。本來想等雨停了才走,心急,於是唯有冒雨跑回去。

但簷蓬下原來也有另一個人在避雨。

很美,這是第一個感覺。白色的連身裙,凝視着地上的雨水,幽幽的出神。簷蓬不大,如果什麼話都不說似乎會很尷尬。

「呀......」他在尋找一句不太老套的開場白,「你好,小姐,在避雨?」

廢話,他想。

但這句說話像打斷了她悠長的思路,突然像是被驚醒似的,回過頭來,輕輕一搖:「不是」

然後靜默,只有雨在拼命敲擊地板的聲音。但她的眼睛還在盯着他。

很尷尬,「呀......」隨便找些話來說呀!「呀,雨真是下得很大呀。不是在避雨,那你在這裏幹什麼呢?有沒有帶傘?我想雨還要一段時間才會停。」

「我在等人,等了很久,但人還沒有來。」她若有所思的垂下頭。

「是這樣呀,雨下得這樣大,我想是因為這樣担延了吧。」

「我已經等了很長很長的時間了,也不是因為雨所以他才不來」

「那你在等什麼人?會不會他不知道你在這裏等他」

她遲疑了一下,「其實我也不知道在等誰,但我知道他總會出現,這是我可以肯定的」

「這樣呀,雖然可能多嘴了,但我覺得還是搞清楚等誰會比較好哦,不然來了的話也不知道」

她低頭不語。

他看看外面,雨勢開始減小了,要快點回去。

「呀......對不起,我可能多嘴了,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實在不應說太多。雨小了很多,我也是時候要走了。再見。」

「再見」,她輕輕的點頭。

他快步地跑出簷蓬,一邊跑一邊搖頭,心裏想,「哈,不可能,不可能,怎會是在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