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31st Oct 2009, 00:45 A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有時候,我會想
如果我長得漂亮
人生會否一帆風順
沒有什麼需要悲傷

是不是長高三寸
我就能得到鼓掌
再有直直鼻樑
不努力也有人欣賞

重新創造,近視減幾分深度
嘴巴,牙齒,換上最新型號
睜大眼睛,加上半月眉毛
微調,位置,根據黃金常數

拉直身體,整理姿勢
衣服要最新最潮最得體
手袋,銀包,不可以失禮
髮型要配合話題

請你把我改造,順便改寫命數
讓我不用再靠艱苦努力來討好
但如到那天,得到世人羨慕
我會否討厭自己太過俗套

心齋 | 30th Oct 2009, 00:32 A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坐在月台長櫈的角落
我讓世界與我擦身而過
火車來了,走了,留下空空的路軌給我

旁邊的人都帶着怎樣的故事
其實我呀不清楚
他們帶的行李卻很多
所以都看不見我

任由世界跟我擦身而過
雖然遇見但沒結果
我靜靜看着歲月命運經過
發現大家都事務太多
趕上了列車,錯過了生活

那天我什麼都不做
只靜靜的坐在月台
長櫈的
角落

 

(p.s 國語)


心齋 | 22nd Oct 2009, 15:2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想我說得太多,痛苦
以致我以為文字可以治療,孤獨
但我慢慢發現很多事情說了也,沒用
只是用方塊築起牆困住了,空洞

所以換一種方法形容,沉默
白白的,細細的,穿過窗櫺
徘徊在桌子上,和陽光拉扯的模樣
空氣中的寧靜拐帶了感覺

我不再說,我不想躲
生還是要活,日子還得過
怎能讓長長的影子拉倒我
就這樣下去,也沒無可無不可

就讓我,以堅定的沉默安慰你難過
C'est la vie,就這樣也無可無不可
沒什麼

 

(p.s.國語的)

 


心齋 | 22nd Oct 2009, 09:52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有時在路上會好像遇到相熟的人,說「好像」是因為不肯定。有些朋友沒有見面太長時間,而且樣子又變得太快,所以都不太清楚是不是認識的人。

所以很多時候就沒有打招呼,因為如果認錯了人會很尷尬。但其實我很喜歡在路上遇到朋友,這種巧合好像使世界變得親切一點,像是在哪裏都會有人陪伴一樣。而且,明明以前是認識的,也共處過一段時間,過了一段時間就變成陌路人,總覺得有一個很悲哀的感覺。

所以見到我的話,記得跟我打招呼哦!


心齋 | 20th Oct 2009, 00:10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想說,人真的是很厲害呀。無論什麼都好,習慣了就沒有問題。對呀,一點問題都沒有呢!

即使是不幸。


心齋 | 19th Oct 2009, 00:40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如果說寂寞,又豈只是因為孤獨。

如果只是感情上的寂寞,也許隨便找個伴侶就可以解決。但如果是知性上的寂寞,又當如何排遣?

寂寞,不是因為身邊沒有朋友。而是有時想分享一些小事,卻找不到可以分享的人。事情沒有大到足以叫別人留心,但也沒有簡單到誰都可以明白。可能只是在讀的一本書,偶然聽到的歌,課室上的難題,明天打算做的事。又或者是一些關於未來的瑣碎想法,關於人性的,關於存在的,關於生活的,哲學的,科學的,數學的,文學,攝影,音樂,與及其他想說卻找不到想聽的人的。

可能像那首歌所說,「我懷念的,是無話不說」。

心齋 | 18th Oct 2009, 21:34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這世界上的工作有很多種,每種都有其不同的意義。

有些工作的意義特別明顯,也比較高尚,例如醫生,護士,教師,社工等等。但有些工作,好像商業,服務業等等,好像不太容易找出它們工作的意義,有時會令人覺得只是為五斗米拞腰。

當然專業人士對社會的運作和發展是非常重要,但光有專業人士,社會也是不能運作下去。醫生在醫院進行治療,但總得有送醫療物品去醫院的工人,教師在堂上講課,但總編寫教科書的,鋪設電線的,打造桌椅的。雖然在最後沒有誰會記得這些人在背後的默默耕耘,但沒有了他們,我們的社會也不能繼續運作下去。

就像那個古老的比喻,社會上每個人都是一個齒輪,雖然每個齒輪都有着不同的功能,也受着不同的重視,但每一個都是必要的。缺乏了任何一個,社會都不能暢順的運行。

現在的工作,我也要找出它本身的意義,不是每個人都要做醫生和教師的,也不一定只是有這些職業才是值得尊敬的。

心齋 | 15th Oct 2009, 23:34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找不同: 醫生, 千鞦, 大笨象, 烏蝿, 曱甴, 機關槍

心齋 | 15th Oct 2009, 12:40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現在讀書的地方,其實有時我想是不是在浪費時間?明明優秀的都會離開,但我卻被困在這裏,總覺得自己能力不只如此。如果這是一個跳板,那應該每一步都往上跳才是,但我卻在原地踏步。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選擇,為何每一次都選擇次等的呢,以致現在自己也成為了次等的人。

即使在這裏做到最好,也還是及不上其他人,因為這裏的標準實在是太低了。大家都自欺欺人地把簡單的事當成豐功偉績。 明明外面的世界這麼大,我在這裏做什麼?

但現在已經不能回頭,唯有咬緊牙關努力下去。也許當中會有它的意義,但現在的我還在尋找中。

Sometimes the best you can do, is to do the best you can.

 


心齋 | 13th Oct 2009, 23:48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沒有了眼睛,可否換來你的身影
失去了耳朵,能否買來你的歌聲
若把兩手都廢去,埋葬了兩腿
能否叫你說早安一句

拉近半步距離,需要減我幾多歲
在路上輕輕擦過,又要幾多眼淚
想換一個眼神,是否連記憶也得失去
把心靈打碎,才可再遇車廂裏

只想知道你姓氐,已花光一世力氣
要得到你名字,我早已筋竭力疲
我變賣聲音,只買得到傷心
卻買不到你跟誰人最合襯

還未開始,我幸福經已透支
想要分期,又有誰理這個瘋子
錯誤投資,但其實我深知
還未付出,就一無所有的諷刺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