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27th Dec 2009, 00:14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最近我常在思考「笑話」這個問題,因為我平時實在太不正經,在朋友間,特別是在女性的朋友間,形像已經到瀕臨破產的地步......

其實有時我都會覺得奇怪,為什麼我會這麼喜歡爛笑話,特別當我這個「無聊」的形像早已深入民心的時候還要繼續泥足深埳,簡直是一個自殺行為。怪不得我到現在還交不到女朋友呀,囧.......

但其實我想,我說的笑話大部份都不是說給別人聽的,而是說給自己聽的。因為明明說的時候,我比朋友還要興奮,還要開心(好一個毒男!)。與其說想讓別人開心,不如說想讓自己開心。

因為我害怕如果不以笑聲掩飾,就會聽到心破碎的聲音。

心齋 | 25th Dec 2009, 00:08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 (路加福音2:10-11)

願你能知道聖誕節的真義。


心齋 | 24th Dec 2009, 11:25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究竟「愛」只需要付出就能滿足,還是要得到回應才能完美?

時常很奇怪為什麼有些人可以瘋狂追捧一些明星,把他們當成偶像來崇拜。如果只是欣賞他們的才華和作品我可以理解,喜歡的歌手和演員我也有。但過份的投入,甚至有類似愛情的幻想,就令人覺得太不可思議。

明星的粉絲這麼多,他們根本沒有時間心力去認識每一個人。「粉絲」作為一個整體對他們來說的確是重要,但任何一個個別的粉絲對他們來說都是可有可無的。無論你投入多少的感情,都不可能得到什麼回報。實在不明白為什麼有人仍可以抱着這不切實際的妄望。

不過,也許不能怪他們。偶像的市場策略就是要把他們製造成人們心目中的理想情人,藝人的包裝和宣傳都在不斷加強這一點。當一群紛絲瘋狂投入時所製造的商機的確是非常驚人。所以事務所都出盡法寶保持偶像們的完美形像,不斷透過戲劇或者歌曲去產製造幻想的空間。這也是為什麼當一個偶像的私生活被揚發,完美的幻想破滅,那麼他的事業也會跟着急轉直下了。

「粉絲」對於偶像,很多時都只是顧客。也許偶像對於粉絲,有時候也應該只像消費。太過上心,可能會很危險。不過話說回頭,又真的有很多人樂在其中。

實在太不可思議。

心齋 | 20th Dec 2009, 02:38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真正聰明的女人不會讓人知道她聰明。雖然每件事她都心中有數,但外表總是個嘻嘻哈哈沒神經的傻大姐模樣。縱使她的心比鋼鐵還要堅強,但外面仍然是柔弱溫馴,令人覺得她很容易受傷,很需要人保護。但當她認真起來的時候,你就知道其實她比很多男人還要果敢決斷。

因為聰明的女人都知道,男人天生是死愛面子,自尊心強的動物。他們都樂於展現自己強壯,大方,勇敢的男子氣慨。一個人時候他們可能怕得要死,但在女人面前他們無論如何都不能畏縮。他們喜歡炫燿自己樂於助人和不拘小節,所以看見弱者,特別是女性,他們都很樂意伸出援手,甚至引以為傲。太過強勢的女人會使他們覺得自卑,反而神經大條,弱不禁風,樣樣需要人照顧保護的女生會使他們身為男人的尊嚴得到滿足。聰明的女人很明白這點,所以她們從來都不會顯得過份聰明。雖然她們完全可以獨立自主,但她們有時也會刻意地依賴男人,叫男人覺得自己被需要。自己的價值受到肯定的男人,會顯得更加殷勤,即使是沒有回報的付出,他們都義無反顧,因為男人一生的努力都只是想自己的價值受到肯定。

聰明的女人從來都不讓人知道她聰明,正是這樣,她們可以輕易地得到保護和幫忙,雖然這些對她們來說都不是必要的。大頭蝦的性格也可以減輕同性的嫉妒和增加異性的好感,只要到認真做事時處事細密,小事上的愚昧一點害處都沒有。

總的來說,女人還真是可怕的動物呀......

心齋 | 18th Dec 2009, 12:42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Picture

心齋 | 17th Dec 2009, 14:14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我把回憶放在書櫃的第三排
裏面夾着痛苦和青春的情懷
把努力的總目移到一格,
因他是尋找幸福的辦法

哲學代表我年輕時的孤獨
我把他歸類在成長的目錄
知識排滿了半個書架
但太混亂我無法招架

就把眼淚放在成熟之前
後面跟着智慧的字典
如果有些答案找不見
請用歲月再寫一遍

夢想後面是盼望寫的詩
理性是一套百科全書
但感情寫的長長故事
想整理卻不知從何開始

心事被沉默重重包圍
上面還堆着幾本猶疑
愛情的出版有點延遲
但我還是給他留下了位置

心的書櫃有很多書
每本我都珍而重之
抱歉,但不能隨便借閱
因為打開需要命運的鑰匙

心齋 | 17th Dec 2009, 13:20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Life isn't working. Called someone up there, they said it came without warranty.

心齋 | 12th Dec 2009, 21:26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原始時期,人類的通訊和交通系統還不是很發逹。人所能認識到的世界就只限於居住環境附近的地區。而且由於商貿往來還不是很頻繁,所以一個地區的人多數會從事類似的工作,而且也會有相似的經濟水平。那個時候受到自己對世界的認識所限,人的願望都比較簡單,雖然不能每個願望都能成真,但總不會離譜得像天馬行空。因為人從不會對不知道的事有所盼望。那時我們能夠看到的,都是很接近我們的。

但在資訊發逹的現代社會,情況卻很不一樣。透過電視,雜誌,互聯網等等的媒介,我們接觸到了和自己生活大相逕庭的事物和境象。南極的冰川,非洲的森林,各地的美食,有錢人富裕的生活,世界上新奇刺激的玩恴。這些事物我們都能夠簡單地看見,直覺告訴我們他們都很接近。但這都只是科技製造的幻像,其實很多時候我們的生活和我們在電視上,網絡上所看見的根本風馬牛不相及。因為我們看見了,所以就產生了不切實際的願望。例如想像有錢人那樣享受生活,想到偏遠的國家去。當然現今社會的進步也令到這些東西變得比以前更加有可能,但要逹到還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因為太容易得到資訊,所以我們也會很容易地作出很多的比較。原本已經很好的,我們現在卻能輕易找到更好的。資訊的流通令到我們的要求也跟着提高,但很多時候,「知道」並不等於「得到」。就正如電視電影上有很多的帥哥美女,但環顧身邊就可以發現,其實貌若天仙的人畢竟也是少數。媒體總是尋找精采刺激的東西去吸引眼球,我們從來都不能從他們那裏知道世界的真相。很多時我們的願望脫離了我們的生活和能力,那麼做人就變得很痛苦。

知道得太多,有時也不是好事。

心齋 | 12th Dec 2009, 00:02 A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走廊盡頭是一道黑沉沉的鐵門。上面有塊小牌,後面的字寫着「註冊處」,前面的字腿了色。門上面有些锈啞。用力往前推把門打開,可以感受到是一道很重很重的鐵門。門鉸發出低鳴,聲音在長長的走廊迴蕩着,微微地搞動了原本很壓抑的空氣。

走到裏面的房間。房間沒有窗,燈光有點暗,裝飾很簡單,而且出奇地整齊。有很多的文件和書藉排列在重重的書架上。每一本都放得工工整整,房間的主人一定是個一絲不茍的人。走過幾排書架,來到一張很大的書桌面前。書桌後面的人背對着書桌坐着,他好像在看後面牆上掛着的畫。畫中一名少女兩手被綁浮在黑黑的水面上,好像在那裏見過,但忘記了名字。

「你,你好,我是來註冊的」,雙手有點震。
桌子後的人一點反應都沒有。
「你好,我是來註冊的。政府規定說幹這種事的人都要先註冊」,加大了聲音。
那人終於轉過身來,「先生,很抱歉,剛才在出神。很久沒有訪客了,一時分心。請不要介意。我有什麼可以幫到你?」
眼前是一個男人,六十多歲,穿着黑色西裝,衣服筆挺,鼻上架着金絲眼鏡,臉容很慈祥但目光很銳利,可以看得出是一個很有學養的人。
心中猶疑了一下,是不是真的要做這件事。但既然來到,就沒有後路了。
「我想死。」
「我明白了。」那男人沒有絲毫驚訝。他若無其事地從抽屜拿出一份表格,拿起筆。「有些資料我們要確認一下,沒有什麼特別,只是例行工事。」
「嗯」,點下頭。

「名字?」
「李大文」

「職業?」
「文員」

「年齡?」
「26」

「生份證號?」
「972365」

「好,那麼,最後,你為什要死?」抬起頭,男人面帶微笑地問道,他好像覺得這事很有趣。
「我,我」,握緊拳頭,手心在出汗,「我不想活了,我沒有活下去的意義。」

「我明白,我明白」他諒解地點着頭,「每個來到我這裏的人都這樣說。但問題是,你為什麼要死?你知道法例規定只容許有正當理由的人才可以申請自殺證明。我自己是沒有所謂啦,但你們政府立的法例可要依從呀」

「你們政府」?你不就是政府官員。

「我覺得生存一點意義都沒有。每日過的生活都一樣,死板,沉悶,一成不變。工作不如意,沒有什麼朋友。心裏有話想說不知道找誰,總之我的人生一點盼望都沒有。我想死。」

「朋友,這我很難辦。出生的時候,你父母應該填過一份表格,叫<存在申請書>。上面有寫到他們為什麼要你出生在這世上,你存在的理由。當然你可以申請修改,甚至註鎖這個理由。這你可以去生存科室做,他們現在都很閒,申請應該可以很快受理。但是......」他用筆敲敲頭,好像很煩惱,「但是如果要申請死亡,沒有理由是不行的。」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不想活,我覺得生存沒有意義!這還不夠?!」大力拍在枱上。

「朋友」,那男人仍然帶着平和的語氣,他現在的眼神甚至有些憐憫的意味,「很多人來我這裏,都說他們不想活。但這樣的事從來不是我們負責的,我負責的就只是『死』,以及審問死亡的理由。至於生存的理由,我們從來不過問。沒有理由生存,一樣可以生存下去,只要維持現狀就可以了。但要改變現狀,去面對死亡,卻要有恰當的理由。凡帶着正確的理由來的,我們一向都不會多問兩句。相比那些被迫進來的,和那些帶着理由進來的,我還是比較喜歡後者呀。不過這樣的人不多就是了。」

他站起,把表格遞過來。「來,年青人,今天先回去想清楚一下。只要你能夠寫上理由,你隨時都可以來找我。不過就算想不到,有一天你也會來見我的,哈哈」

被帶領到大門外,推開了重重的鐵門。「再見了」他帶着微笑道。大門再次關上,走廊只只餘下空空的迴響。

突然發現大門旁有張告示:

「管理員有事,是日休息一天。
死亡註冊處示。」

想拼命再推開門,但門已經從裏面鎖上。

心齋 | 11th Dec 2009, 22:3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記得很久以前,有晚半夜起來,掛起耳筒聽音樂。窗外月亮被簿雲半掩,但她冷冷的白光仍透過雲與雲之間的罅隙映影出來,灑在還在沉睡大地之上。很美,很美,那是第一次被音樂感動至流淚。

那時播著的, 是德布西的「月光曲」。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