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30th Apr 2010, 23:19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最近總覺得,老是我在討好人,有時也想人來討好一下我呀。

但沒財沒勢的話,還真是有點難度呢,哈。


心齋 | 29th Apr 2010, 01:01 A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註:國語的)

不就這樣,也不算什麼失望
離開就要,挺起明天的胸膛
可能夢想,不過是看着漂亮
最後發現,不過是美夢一場

從前以為,等待就會有希望
一直相信,最後也會有答案
不用擔心,前面的路有多長
只要留意,自己前進的方向

但是現在,努力很多,也沒有結果~
明白有時,命運交錯,不敢奢望太多

不過這樣,人總需要有希望
有時傷心,不如當遊戲一場
雖然痛苦,不也有快樂時光
大兩過後,天就會變得晴朗
也許以後,始終也會有答案

2590120-不就這樣.mid
話說,搞了幾天在電腦左按右按才把音樂寫出來呀。果然要作曲的話對現在的我來說還是有點勉強呢....但這是一次有趣的嘗試。大家可以按上面那個midi 檔案聽聽哦,不過覺得難聽的話不要罵我就是了,哈哈!

 


心齋 | 27th Apr 2010, 18:3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就在一個多小時前,我連續三晚四點才睡的心血結晶光榮戰死了。我決定在此邀請大家一起默哀三秒。

一,二,三。

話說這份功課真是叫人嘔心瀝血。我們的任務是要寫一個類似電郵的網上通信系統。我的那組連我在內有四個人,兩男兩女。女同學們對編程不太懂,所以其實一開始我已經做好一夫當關,咬緊牙關,克服難關,長期閉關的心理準備,但怎知道果然要在一星期內趕起一個網站再加上口頭和文字報告實在太勉強了呀。

功課的死線是今日星期二,我在上星期頭便開始做,但星期二老闆突然叫我寫一份paper交去學術會議,但死線是星期五,於是我傾盡全力在星期四把那份paper嘔了出來(雖然大部份資料之前已經整理好,但由三十多頁減到八頁還是要用心血的...)。解決了燃眉之急後,我便開始全力奮進日寫夜寫,由一開始非常原始的介面到後來加上動畫,額外功能等等實在花了我很多的時間和心血。每天也是三四點才上床,然後第二天又要一早起床上班,不然就是星期天回教會。每天都是天昏地暗地過日子,想起來,本科的時候還只有在畢業論文才這樣努力過,但即使是畢業論文,我也只是努力了兩天而已,因為很多都一早寫好。但這樣在一星期把這麼繁複的功課由接近零開始做起,實在是第一次。雖然另一個男同學都有幫手,但因為他其他功課也很忙,所以其實也不是做得太多。我把一些獨立簡單的工作分配他做,但到要整合我寫的部份時,很多東西都要改,也花了我不少時間。日以繼夜的開發,測試,修改,開發,測試,修改,過着很非人的生活。至於其餘的兩個女同學就......

然後到星期日凌晨我終於把功課的大概趕出來了。那一刻真是非常有成功感呀!報告照計劃是交給女同學們做,我以為可以鬆一口氣。

怎料,後來發現,不對呀,女同學們都不懂開發,她們怎樣寫報告呀。於是那一刻我醒覺,原來其實報告也要我們來做。結果是經過了連續幾日的瘋狂開發後,我又要瘋狂寫報告。而且,我的那些親愛組員們又不上線,又不回電郵,等到她們上線我要求她們給寫好的部份給我過目好讓我不要重複她們寫的東西時,她們又支吾以對不讓我看。到後來擾攘了兩三個小時,送過來的就只有一頁紙,在凌晨三點的那一刻,我實在很想爆粗。更過份的事,後來另一個男組員還發現原來那一頁紙有半頁是完全由wikipedia 一字不漏抄過來,於是我差不多幫她重寫了一遍。這種事我讀本科都沒見過,想不到竟然會在一個碩士生(是修業式的,如果是研究生我要殺人!)身上見識到,實在大開眼界......

好了,在下也深知怨天尤人於事無補,在懷着必死的決心奮鬥後終於來到了今天。到今天中午才收到兩位女同學的報告最新版本,於是我盡最後努力把它們結合在我報告裏面。突然發現原來還要做powerpoint.......呀,我一個人怎可能同時做這麼多事呀,幸好還有另一個男組員幫忙做做投影片,不然我真的要去死。我有說過口頭報告是要在四點做嗎?然後中午我還要開實驗室會議,實在被迫進絕境!

千辛萬苦,排除萬難把報告寫好,程式碼印好,以為到了做演示的時候就一定萬無一失,因為我覺得那網站還是寫得不錯的說。怎知最可怕的事就在做報告的時候發生,那台播投影片的電腦竟然失靈,滑鼠完全沒有反應,好了,轉部電腦,但那台電腦上又沒有我們要用的瀏覽器(我是十分痛恨IE的人)。於是擾攘了很久都沒有開始,到真正開始的時候,竟然發現登入系統有以前從來沒有留意的問題!登入的系統是另一位男同學開發的,我以為他會看清楚功課要求才寫,而且我也太忙,所以把他的部份整合到網站時我都沒有多看,但怎知道就是這裏出了問題,還一開始就給老師發現,相信他對我們功課的印象立刻大打折扣。老師在整個報告中都沒有什麼表情,全程不置可否,實在令人感到很沮喪....

而且報告因為趕工的關係,粗製濫造的很厲害。如果是以前的我,我一定會把這份東西扔進垃圾筒,但現在要交功課,實在沒有辦法。但我實在無法接受呀,我書讀了這麼久,這麼爛的報告還是第一次寫!太可惡......

現在,我的組員都高高興興回去了。但他們忘記,其實還要把程式碼上載到webct上......於是,此時此刻我還在辦公室,繼續我的individual group project。

心齋 | 24th Apr 2010, 21:0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最近工作和功課都很忙,所以疏於更新。很是抱歉。

忙得喘不過氣來的生活真想快點過呀...

說多一件小事。話說以前一直覺得研究生的人工雖然不多,但還可以過得去吧,但最近問了一下身邊人的薪水,才發覺自己的收入還真是少得可憐。當人家每個月儲的錢是等於你整份人工時,實在有被shock到。我不要扮演窮苦書生這種角色呀......

 


心齋 | 20th Apr 2010, 23:49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常常都上facebook,但最近我開始覺得沉迷facebook很不健康。

因為,你只顧看著別人的生活,卻忘記了原來自己也要生活。


心齋 | 19th Apr 2010, 23:16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在這個商業社會,現在很多東西都可以用金錢買到。對於這點,我們應該感到慶幸還是不幸呢?

慶幸,是因為如果用錢就可以買到的話,只要足夠聰明和努力,世界上沒有什麼得不到的東西。不幸,除了是覺得用金錢收買的未必是真貨之外,還會擔心那不是沒有錢就什麼都不能擁有了嗎?

商業社會帶給了人希望,無論先天如何不足,命途如何不濟,只要努力,終有一日可以得到所失去的一切。但同時它也令人絕望,因為如果得不到兌換的金幣,你就會一無所有,但錢財又是何等的虛幻,轉眼成空。

那我們應該怎辦呢,應該擁抱「可能」所帶來的希望呢,還是拒絕「虛幻」所造成的絕望呢?

心齋 | 18th Apr 2010, 00:30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十年前,我大約在讀中三。那時的我,坐在角落,說話不多,朋友也不多。整天把自己藏在書堆裏面,那時候真的看了很多書,也想了很多事情。可是就像其他書獃子一樣,存在感很低,一直被忽視。

如果問我,其實我是很喜歡那個沉默寡言的小伙子,那份純真,那份蠻勁,現在幾乎被歲月消磨殆盡。雖然很多事情他很害羞,不懂得表達自己,但我知道其實他只是想盡自己一分能量,叫世界變得更好。可是十年前那個我,太過懦弱,太過善良,不能在這世界生存下去。

於是,當心頭的傷痕慢慢增加的同時,為了變得堅強,那個小子也被迫慢慢在生命中淡出。他在回憶裏面,已經成為我人生無可分割的一部份。

當年那個小伙子,我真的很愛很愛他。

心齋 | 17th Apr 2010, 19:56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在自己Google Reader訂閱的網誌中,有些立場觀點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每次見到,都會激起心中不忿。通常人都喜歡附和自己的人,討厭和自己意見相左的人。因為相反的觀點往往會令我們不快。

可是,我仍沒有把那些相反觀點的網誌從自己的訂閱中移除,因為我知道人如果只聽附和自己的聲音,會看不到自己的缺漏和不足。不受到反對,人就不會反思自己立場。於是,我仍然把它們留在訂閱之中,有時雖然不願意,但也強迫自己閱讀。雖然最後我仍是反對他們的觀點,但至少,我認識多了他們的看法,知道自己的立場有什麼缺失。而且,如何在別人的反對聲中,仍然作出中肯客觀的評論,不反射式的對抗,而是求同存異,也是一種品格上的修為。

這也是一種思維的鍛煉。

心齋 | 16th Apr 2010, 23:51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Goodbye and thanks for all the fish 

Goodbye and thanks for all the wishes

Goodbye and thanks for petrolium

Goodbye and thanks for uranium

 

Goodbye, my friend, goodbye

For the figher that left a scar in the sky

Goodbye, my friend, it’s time

Why it’s so hard to find a word that rhyme

 

For the bullet points, and the powerpoints

For all the things that have come and gone

For the lovely song, for the road so long

For the fool that always gets it wrong

 

Goodbye, my friend, goodbye

Softely the mushroom rises

Goodbye, it’s hard to die

But the light has blinded my eyes

 

Goodbye, is it about fourty-two?

Or, is what they say really true?

But when I merge with my shadow

All I can think of is you


心齋 | 15th Apr 2010, 14:49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其實我很膚淺,所以請不要講些太過深奧的話。

例如說

雖然我很好,但是你很抱歉。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