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15th Apr 2010, 14:24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There are always discrepancies between

what we are and what we should be

what we should be and what we can be

what we can be and what we want to be

what we want to be and what we end up to be

 


心齋 | 14th Apr 2010, 13:28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有時看到別人的問題,雖然我覺得自己有解決的方法,但如果別人不想聽,我也不會勉強。

畢竟,這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自己從來都不是那種過份熱衷於拯教世界的聖人。

我自己還有一大堆問題沒有處理,那有時間去為那些不相干的人擔心?

還是孟子說得好:「人之患,在好為人師。」


心齋 | 14th Apr 2010, 01:55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Maybe we all need an ideal to work on. Maybe we all need an idea so pure that it is not encumbered or constrained by reality.

Maybe a hypothetical ultimate goal is necessary so that we can forget what we are and be reminded of what we can be. It is the conceptual framework for the pursue of higher good. And at the end of our long struggle, although the final destination is still nowhere to be seen, we can looked back and be content that we have grown up. The goal will serve as a direction rather than a point of destination. It will serve as a means rather than an end in itself.

And then finally, we will understand for the first time that the elusiveness of the ideal is precisely why  it is so intriguing, that it is okay that we cannot reach it.

For an ideal is not meant to be reached, but only to be pursued. 

 

 


心齋 | 12th Apr 2010, 01:54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很久以前,我就決定做人不能總在痛苦中翻來覆去。痛苦和寂莫固然淒美,但它也像毒品一般,最終只會蠶蝕靈魂。

所以相比起藝術,我選擇了科學。因為我並不享受自己的痛苦。


心齋 | 10th Apr 2010, 02:42 A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在下一向都不太懂得安慰人,但其實我很願意聽別人的分享,有適合的人時,我也很願意分享。我覺得如果要學習彼此相愛,「安慰」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行為,因為歡樂會自然散播,但悲傷卻一定要別人主動分擔。人不快樂,日子還是可以隨意地過。但如果人過份憂傷,就可能會做傻事,不單會傷害自己,也有可能傷害別人。所以,減少痛苦是比製造快樂更偉大的能力,而「安慰」也是一種必需要學懂的技巧。

但雖然自己有時很想去安慰人,但要說什麼,做什麼才能造成有「安慰」的效果,卻是一直都不懂。很多時都是只有「加油」,「努力」,「不要緊」,「下次再來」這樣簡單空洞的說話。不單聽的人沒有得到什麼安慰,連我也覺得自己太過蒼白無力。於是我嘗試觀察身邊的朋友,看看他們究竟是用什麼方法安慰別人。當然,我這個有嚴重理論化情意結的人也會嘗試在過程中建立我的「安慰理論」。

正如其他科學理論一樣,我的(偽)理論也是由一個觀察開始。話說有個朋友不小心把手錶跌進了廁所,感到很傷心。在Facebook上吐苦水後引來很多人來安慰她。有一個朋友的安慰令我很在意,因為我覺得那個安慰實在很恰如其份。那位朋友的說話大意是指她也有類似的經歷,曾經有心愛的手錶掉進了廁所,感到很傷心,但她安慰自己,其實可能它只是要去別一個地方,不要太掛心。我很在意這句話因為換着我是那個不幸的人,如果聽到這樣的說話,我會覺得自己真的會受到安慰,情緒可以得到舒緩。其實身邊很多人的有效果安慰也是有着類似的模式,究竟那模式是什麼呢?

首先,要安慰人,第一步要做到的是情感上的同步。在悲傷中的人,最需要是一種被了解的感覺。如果察覺到別人原來也有相同的感受,那麼心中的那份情感好像就可以和別人分擔,從而愁苦得到減輕。情感上的同步可以有好幾種方法,最明顯的就是模仿對方的情感表達行為(emotional expression behaviour),例如哭,沉默,洩氣等等。較深入的就像剛剛提到的例子,分享自己以前有過的類似經歷,以證明自己真的懂得箇中的感受。即使沒有類似的經歷,也可以透過代入對方的處境去想像可能發生的反應,從而了解對方現在的心情。情感的同步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它可以舒緩對方當下強烈的情感,也可以減輕人在傷心時想關上心扉不想與人溝通的傾向。這為下一步的行動建立了一個重要的基礎。

純粹情感上的同步雖然可以在短暫時間內緩和情緒,但如果安慰者一離開,對方可能又會陷入低潮當中。所以在情感同步之後還有一個步驟很重要,就是要誘發對當前問題再註釋(re-intepretation)的過程。而很多人就在這點上犯錯。

相信很多人,特別是男生們,都有這個經驗。看到朋友遇到一個問題很苦惱,不懂得解決。於是我們為兄弟兩脇插刀,提供各種各種的解決辦法,怎知到最後對方根本聽不入耳,甚至覺得我們完全不理解他的心情,只是像個外人在煩他。一句「你都不明白」就把我們拒於千里之外。歸根究底,都是因為我們忽略了一個事實:就是當人遇到問題而感到悲傷時,他當下最需要的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而是看待問題的一個新的觀點和態度。其實「安慰」最主要的目的是情感上的調節,而不是提供實際的解決方法。因為在強烈的負面情緒下,對方已經失去了解決問題的動力。我們要首先舒緩他的情緒,才可以令他再度有行動的意願。所以當我們只顧提供解決辦法而不去改變他看待問題的態度,其實是本末倒置。

心理學的研究指出,人在一些不愉快的事情過後還會不斷的回想,其實是一種再註釋(re-interpretation)的過程。透過用不同的角度回想,我們把經歷重新賦與不同的意義,以解決情感上的沖突。例如以前被某人說自己有什麼什麼不好,我們很難忘記別人的責難,每時每刻都在回想他的話,但到後來某一個時候,我們突然想通了,發現其實對方也只是在指出自己現有的缺點,是對我們百利而無一害,於是豁然開朗,不再介懷。雖然事實並沒有改變,我們仍然是被罵了,但因我們對它的註釋改變了,於是我們便有了截然不同的感受。安慰人也是類似的過程,分別是,我們現在要做的是致力誘引對方這個再註釋的過程,叫別人以全新的角度去看待眼前的問題。

要誘發再註釋,我們可以提供一個全新的觀點。例如上面提到手錶掉落廁所的例子,「它只是到去了另一個地方」就是一種全新的觀點。起初對方抱着的想法是「失去」,但現在被巧妙地轉換地「啟程」。由一種負面的看法變成正面的解釋。又例如朋友一時找不到工作,你安慰說可能這正是好機會去想一想自己究竟想要些什麼。將原本漫無目的的等待變成了積極的反思過程。這些新的觀點可以帶領人從新的角度去思考面前的問題,使人走出情感上的低谷,重拾勇氣去尋求解決的方案。其實人很多時候對眼前的事情感到苦惱困擾,都是因為不明白為什麼這件事會發生在我們身上,不懂得它的原因和意義。人是尋求意義的生物,無意義的生存比為真理而殉道更令我們痛苦。所以我們要提供一個事情之所以發生的解釋,以及讓事情所隱含的意義。我們要做的是改變對問題的看法,而不是解決問題。很多問題其實解決方法都顯而易見,關鍵是當事人肯不肯去行動。而他行動的前提,就是要先移去負面情緒的阻礙。而作為一個安慰者,我們的終極目的就是要做到這點。

雖然有這套理論,但其實也只是仍在「紙上談兵」的階段。實際應該怎樣應用,還需要時間去摸索。但我深信,「安慰」只是一種技巧,是每個人努力都能學會的。我們也必需要學,因為雖然愛是天性,但如何去表達愛,仍是需要後天努力去學習的。

心齋 | 7th Apr 2010, 23:00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話說最近我戴了快十年的手錶終於壞了,又沒有時間去買新的,於是老爸拿了一隻回來,權充替換。錶的式樣很普通,銀色鏡面外殼,簡單的白色錶面,黑色錶帶,沒有什麼特別。

有些朋友發覺了我換了錶,問我是在什麼時候買的。每次他們問的時候,我都叫他們猜猜錶的價錢。有人說二百,有人說四百,甚至有人說一千。但當我告訴他們這隻錶只值三十大元時,他們都嚇了一跳。每次看到他們的反應時,我都覺得這件事很有趣。

一件物件的價值,究竟取決於什麼呢?是取決於它的本質,還是只在乎別人對它的評價呢?只是因為我最近多買了衣服,開始整理一下儀容,他們就會覺得如果我換手錶的話,那也應該不會是太過便宜的款式。人對事物的評價總是受了許多自身的假設和周圍的環境影響,不一定和物件本身的質素有關。你看到一個有錢人,即使他身上穿的和街邊一百元三件的款式完全一樣,你都會覺得那是名牌貨。一個普通的手袋,如果被珍而重之地放在玻璃櫃裏,加上燈光和華麗的店鋪裝煌,就可以賣上一萬幾千。但同一個手袋如果放在街邊擺賣,一百塊也會無人問津。

所謂的「價值」很多時就是這麼的一回事。與其說人是衡量物件的質素然後作出評價,不如說,人只是在尋找乎合自己假設的證據。而這些先入為主的假設,則多數是由社會上的習慣和規範的形成,也和社會對相關的人和事的典型期待有關。例如對有錢人我們們會覺得他愛揮霍,對名牌品我們會覺得它質量優設計好。人只會看到自己願意看到的一面,在觀察一個人或一件事物時,我們只會在預先定立好的框框內摸索,不斷在驗證我們早已假設的事實。這就是為什麼第一印象這麼重要,因為假設的框架一旦成型,之後的行為都會在這個基礎下被闡釋,與第一印象矛盾的證據會被忽略,每一個未來的行為都只是在加深最開始的看法。

深明這種道理的商人,他們懂得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去調整我們對一件商品的期待。因為很多時候,物件本身的價值並不重要,人們覺得它的價值「應該」是什麼才是最重要。對人而言更甚,因為人不僅會被已有的假設影響自己對別人的評價,他更會因別人的評價而影響到自己,慢慢變成別人期待中的那種人。你本身是誰,有時跟別人覺得你是誰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就是所謂的「價值」。

心齋 | 4th Apr 2010, 20:51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Do you know the case of the Joker?

Everyone likes him but no one loves him.

People feel happy when he is there, but no one feels sad when he is gone.

He is a good-to-have, but he is definitely not a must.

Everyone enjoys his jokes, but no one cares to understand.

 

 


心齋 | 4th Apr 2010, 02:19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如果有些人是光,那麼總有些人要做影子。如果有人負責製造歡樂,那麼總有人要負責解釋悲傷。很不幸,我扮演的通常是後者。

最近有時會思想「如何可以得人喜愛」這話題。其實就我自己追求的理想人格來說,「橫眉冷對千夫指」是一直想達到的境界。但裝帥也要有個限度呀!其實內心深處,每個人也想得人喜愛的吧?

那究竟怎麼才能人見人愛呢?我觀察過身邊特別受人歡迎的朋友,得出以下幾個想法:

第一,性格應該比較樂觀。時常垂頭喪氣的沉鬱性格,我想沒有誰會喜歡吧。如果性格開朗的話,別人也會受他感染而對人生充滿希望和朝氣。這種輕鬆愉快的感覺會使人想更多的親近他,於是當然會越來越受人歡迎啦。喜歡說鼓勵人的說話和明亮的主題也是重點,例如「不畏困難」呀,「追求夢想」呀等等。其實我想這類人吸引人的地方都是因為他們可以令人對生命感到有盼望,產生一種歡愉放鬆的感覺。對於天性是追求快樂,逃避痛苦的人來說,當然這會是十分吸引人的特質。

第二,有深度但又通俗易懂,也就是說,不要搞那麼多艱深理論!這點很重要,其實人並不會對自己不明白的東西有崇敬之情(這是典型電車族天真得可愛的想法),而是對未知事物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所以那些受歡迎的人說的發人深省話,如果從純學術角度批判,可能會略嫌流於表面,但世界上大部份人都不是學者,於是那些比平常生活稍為深刻一點,而他們又能理解的說法,對他們而言就很有吸引力。

第三,樂於和別人分享自己的難處和感受。樂於分享自己的難處不單可以得到朋友和鼓勵和支持,而且因為讓人了解行為背後的動機,那麼過失比較容易被諒解,好的行為會更加受到認同。別人都了解他們的想法,所以和他們相處也會比較自在和舒服,因為不需要做很多的猜疑和推測,警戒心也會因此降低。看見對方樂於分享,自然自己也會想跟對方談談個人的經歷。這種經歷和感受的亙相分享分擔,是建立關係是一項很重要的元素,可以拉近彼此的距離,使人樂於親近。

雖然了解怎樣做才能得到人的喜歡,但反觀自己身,卻發現這些特徵都和自己大相逕庭。雖然說不上是個悲觀主義者,但對過份樂觀的立場都有種反射式的厭惡。譬如計劃事情,總會擔心如果這個方案未如理想,那應該要有什麼其他備用方案。當有人提議某事情百利而無一害,總會覺得別人想得太過簡單。易於明白更加說不上,不是說自己有什麼高深的言語,而是總喜歡用一些古古怪怪的方法去講自己的看法。而且有時思考模式又和「常人」有異,那當然落得奇怪難懂的評價。長年理工科的訓練加上本身的性格也令到自己不會太主動和別人分享感受。不是不能夠說出內心的想法,而且很多時覺得就算說了也沒有用,因為很多事情雖然別人很願意幫忙,但到最後還是要得自己去奮鬥才成。雖然最近在努力改變這個壞習慣,但看來還需要一段長時間才能看到成果。

諸如此類性格和行為上的缺憾,都導致我不能成為一個人見人愛,受人歡迎的「光」,而只能做一個躲在一角的「影子」。其實有時我也會很羨慕那些又開朗又活潑又積極的人。他們有問題會跟人分享,而且可輕易地找到別人的幫助,別人有困難和苦惱時也會找他傾訴。他們可以和人有深入和親密的交往。反觀自己,雖然朋友也不少,但泛泛之交多,知心好友少。好聽點這叫做「君子之交淡如水」,不好聽點就是沒法和別人有深入的情感聯繫。

即使說,像教會這種人與人的關係應該是最密切的地方,自己也老覺得像個普通會員多於像弟兄姊妹般是家庭的一份子。像那些深入的交通分享永遠都不會有自己的份兒,聚會後的分組,我也沒有什麼高言大義可以發表。其實我也知道這完全是自己的問題,怪只怪自己的存在感出奇地低,也不懂得怎樣安慰和分擔其他人的擔子。但無論原因是怎樣都好,結果就是大家都覺得我單獨一個人也沒有什麼問題。當然,我一個人也的確沒有什麼大問題,但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強呀,有人幫幫手總會輕省得多吧。

總之,自己就沒有辦法達到社會上,更遑論教會中的典型人格,無法和別人有情感上深入的連繫。自己有時也會因此煩惱,但轉念再想,其實這世界是不是只需要那種光明樂觀的性格呢?當然帶來歡笑的人會受歡迎,但在角落防備不幸的工作也很重要。總有人要負責觀察現實的黑暗面,解釋痛苦,荒謬和孤獨。總有人要負責提醒快樂背後可能的悲哀,總有人要預備美夢破碎的後備方案。

而我,無論幸運還是不幸,就要扮演這樣的角色,因為如果有些人是光,那麼總有些人要做影子。

心齋 | 4th Apr 2010, 00:54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要如何去試驗一顆心?

如果說認真嚴肅的話,每個人都會裝出高深的樣子。不懂的也會裝懂,隨便吹噓幾句深奧的言語。

但如果說的只是一句笑話,簡單的人只會輕易地嗤之以鼻,卻只有真正深刻的人才會明白背後暴露的荒謬和隱含的諷刺。

於是我以笑聲試驗人心,但很多時聽見的,就只是空洞的回音。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