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31st May 2010, 23:47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從前有一間玩具店,櫃窗裏放着一個非常漂亮的水晶火車模型。有兩個男孩都很喜歡這個模型,但他們都很窮,買不起。老闆見他們這麼喜歡,就跟他們說,如果誰可以證明自己真的十分喜愛這個模型,他就會免費送給他。兩個男孩聽到後都感到非常高興。

第一個男孩從那天開始,就每一天都到玩具店,呆呆看着那水晶火車出神。由朝到晚,風雨不改。而另外一個男孩,自那天之後就不見了,也沒有人知道他去了那裏。

如果者,三個月過去,直到有一天,那另一個男孩再次來到玩具店。今次,他帶了足夠的金錢,打算買下那個水晶火車。原來過去三個月,他都一直在努力工作賺錢。老闆看見那男孩的用心,打算免費把火車送給他。第一個男孩看見,覺得很憤怒,說:「你不是講過只要證明到我真的很喜愛這個模型,就會免費送給我嗎?三個月來,我風雨不改地站在店外,難道還不能證明我的愛嗎?這個人以前從來都沒出現,只是今天才帶了錢來而已。你怎可以把火車送給他?」

老闆拍拍那男孩的頭,慈祥地說「水晶火車不需要你在外面等它,你站在外面只是為了自己。水晶火車真正需要的,是足以救贖它的價值。孩子,你的只是痴迷,不是愛情。」

心齋 | 31st May 2010, 21:1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老伯說,沒有錢,就不要走進玩具店。

我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

Because in the end, it really doesn't matter how much you love that teddy bear. You still need to pay.


心齋 | 30th May 2010, 19:54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主人叫兩個僕人去打水,一個帶了很大的水筒,一個帶了很小的。

奇怪的是,帶大水筒的打回來的水每次都比帶小水筒的要小。

主人不明白,於是有次趁他們去打水的時候偷偷跟着他們。

最後發現原來那個大水筒是漏水的,所以雖然一開始時裝的水很多,但卻在路上漏滿了一地。小水筒裝的水雖然少,但卻可以把水一滴不漏的運回來。

有時得到並不意味著滿足。

心齋 | 30th May 2010, 01:35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在生物學上,有個叫做frequency-dependent selection的理論。簡單來說,它是指一個特徵的適應度(fitness)和它在人口中的普及度有關。舉個例子,譬如一個島上有兩種鳥,一種嘴很大,可以吃比較大的果實,而另一種嘴比較少,只能吃較小的果實。當然大的嘴也可以吃小的果實,但通常牠們不會這樣做,因為收獲會比較少。假設島上現在大部份都是大嘴鳥,那種有小嘴的鳥就會有特別的生存優勢,因為牠們面對較少的競爭。這種越稀有的特徵擁有越高適應度和生存機會的現象,叫做negative frequency-dependent selection.

人類社會也有這種現象,譬如說,當全世界都喜歡美女時你喜歡醜女,你就有特別的優勢。因為明顯地,你不會遇到太大的競爭,反而有很多選擇。而且事實上,只要你喜歡,美女醜女又有什麼所謂呢?一樣可以令你開心。

所以其實很多時我都希望自己擁有特別的喜好。如果喜歡的東西和別人不同,就不需要不斷的爭奪了。但每當自己以為與別不同時,卻發覺其實很多人都有類似的看法。比起不同的地方,人和人之間的相同之處還是比較多呀。

到頭來還是要參加這種你爭我奪的遊戲。

心齋 | 28th May 2010, 17:20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Halo effect這個詞。它是人類觀察別人時的一種認知偏見(cognitive bias),所謂的Halo Effect就是說我們對別人某種特質的觀感,會影響到對其餘的特質的觀感。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外貌。看到外表美麗的人,我們不單只會覺得她長得好看,也會認為她同時也會比較聰明與和善,但其實三者並無必然的聯繫。娛樂媒體之所以竭力隱瞞藝人的過去和私生活,除了因為私隱之外,其實也有halo effect的因素在內。知得越少,幻想的空間就越大,越能只用一點的好處(例如外貌,歌聲等)把其餘的缺憾都完美地填滿。

網絡世界也會有類似的現象,特別是純粹用文字表達的網誌,要寫得多漂亮有多漂亮,想多煽情就有多煽情。但奉勸大家還是不要想得太多,免得失望。現實和文字的構築,總有些分歧。

更有趣的是,雖然明知有Halo Effect的存在,但我們的決定還是會不知不覺地被它影響,人就是這麼的容易受騙。

心齋 | 28th May 2010, 01:36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常言道,愛情無分年齡階級,可惜現實往往並非如此。記得以前有個朋友,對某個女生有意思,但因為彼此的階級相差太遠,唯有作罷,最後找了另外一個身份地位相約的女朋友。

同學少年都不賤。以前青葱歲月,階級身份都以為是大人們的無聊玩意,現今走在大人的世界,才發覺不同階級之間,的確有一種間格和鴻溝。不是當事人在不在意的問題,而是他們所處的生活圈子會影響他們的生活習慣。一些他們以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在其他人眼中看來,是何等的高不可攀。

可能女生會覺得無謂,但男生們總對面子和尊嚴有莫明其妙的情意結。「一家之主」的觀念根深蒂固,如果伴侶的成就比自己高得太多,的確很有壓力。

俗語說「竹門對竹門,木門對木門」,的確有它的意思。 

心齋 | 28th May 2010, 01:15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下課回家時經過火車站,前面有個小孩在父親的懷裏大哭。我不禁想,究竟上次盡情放聲大喊是在什麼時候?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小時候哭幾聲,就會獲得關心和呵護。長大後,無論喊得如何聲嘶力竭,都很難再輕易得到注意。就算得到,也只是睥視多於憐憫。也許,就是因為如此,我們都慢慢由嚎哭變成飲泣,最後甚至連眼淚都乾涸。

其實誰都需要一個可以盛載淚水的溫暖懷抱,但有時生活總逼我們要堅強。

心齋 | 24th May 2010, 23:1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突然覺得對自己很差。譬如說,縱容自己虛耗時間,任由自己為無謂的事情煩惱,浪費自己的才華和別人一起甘於平凡。

可能外表看來一樣,但我知道自己可以做到的絕不止如此。目前所達到的,遠遠未及得上我的極限。這個不顯眼的皮囊底下,有着無限的可能。關鍵在於我肯不肯相信自己,敢不敢踏出第一步。

對我們愛的人,我們會千方百計想她好,有時為了她的長遠好處,即使令她討厭我們也在所不計。但我們看自己卻是何等的低賤,任由靈魂一日一日被蠶食腐爛,相信別人的糖心毒藥,以為終有一日即使不用付出幸福也會自動降臨。但殊不知這世界平庸的人太多,平庸的下場就只是被忽視和唾棄。那個會毫無保留接納你的人在現實中根本不存在。一切到最後其實也只是弱肉強食的遊戲,可是人總喜歡為這場血腥的戰爭加上冠冕堂皇的包裝,自欺欺人說是場只問參與不問成敗的文明競技。

先天的不足,只有靠後天來補救。先天不足後天又懶散,就只有死路一條。當為了明天也好,為了生存也好,不能再這樣糊混下去。

Rosy garden is over. Strive for the best or die like the rest.

心齋 | 22nd May 2010, 01:50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因為得不到,所以我們被逼反思自身的不足。因為無論如何向前,我們都發現此路不通,所以我們唯有尋求其它方向。

雖然退而求其次可能不是件難事,但我們何不把這眼前難處當作成長的契機?如簡單地得到滿足,那麼我們便不會再有動力向前,我們只能永遠做次好的人,追求次好的事。

但那漫長而痛苦的等待將會使我們無可逃避地直視自己的缺失。在我們的所有幻想和謊言都耗盡之後,我們將會發現如果要繼續生存下去,我們就必須得改變。

也許這就是所謂「置諸死地而後生」的道理。

心齋 | 16th May 2010, 18:3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最後投了票給長毛。可能,民主真的需要抗爭。

這是第一次,但也將會是最後一次投票給他。

這次,我選擇了相信。我嘗試去相信發聲是民主的基礎,不斷的沉默只是助長壓抑。我們要為我們的後代負責,可能結果都是一樣,但我不願意告訴我的子女,我們那一代,還未抗爭就已經失敗。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 (何摩司書5:24)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