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14th May 2010, 22:39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話說有次在火車上碰到一個很漂亮的女生(呀,為什麼又是火車呀,難道我的人生跟社會的接觸點就只有火車?),她坐到我旁邊來。理論上我應該很高興才是,但事實剛好相反,出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就是因為她坐在我旁邊,我不能再偷看她,因為如果一轉頭就會很容易被她發現。於是,雖然有美女坐在我身旁,但我卻無緣欣賞,實在令人非常無奈。還不如離遠一點,雖然看不仔細,但卻可以隨意地偷偷看,偷偷望。太過接近,反而容易被對方發現,於是我們便不敢放膽仔細觀察。

然後我終於明白什麼叫做「距離美」。

心齋 | 11th May 2010, 21:54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究竟選舉的目的是要選出勝任的議員,還只是純粹的政治表

態? 我支持民主,為什麼我就得投給民主派?

我支持普選,支持取消功能組別,但我不相信那幾位泛民的議 員有能力幫我達到這個目的,那為什麼我還要選他們?在現 在的所謂「公投」運動之下,有沒有可以讓我表達這個意向 的可能?為什麼現在變成選長毛就是支持普選,不選就是不 支持?這種非黑即白,非友即敵的錯誤二分究竟是怎樣成型?

究竟什麼時候開始泛民就代表了民主?爭取民主不是簡單的喊 口號,而更需要政治智慧和魅力。泛民議員真的有能力幫我 們達到民主的願景嗎?如果不可以,我們這班支持民主但不 支持泛民的人又有什麼渠道可以表態呢?如果這次的選舉只 是想發出民主的呼聲,那麼其實只要一個行動作為傳遞訊息 的符號就可以,為什麼非得投給泛民不可?為什麼不可以有 一種更為政黨中性的行動,例如投白票,去表明自己對民主 的渴求?如果明天麥當勞決定賣漢堡包公投,我是否又要去排隊 買?「民主」這兩個字是不是可以任人騎劫?

這次的公投運動實在令人大惑不解。


心齋 | 10th May 2010, 00:50 A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0.1 是1的10%
1是10的10%
10也是100的10%
100是1000的10%
如果只是單單用百分比計算,它們的百分比都是一樣,但0.1只是1000的0.01%,可以說是微不足道。

其實很多時我們都犯這個謬誤,我姑且把它叫做「混亂範疇謬誤」(the fallacy of confusing scopes)。在某個範疇(scope)內,某事件可能相對地佔某個比重,但另一個範疇裏面,另外的事物所估的相對比重(relative importance)又會不同,如果我們忽視範籌之間的輕重關係而直接把相對比重進行比較,我們將會犯下嚴重的,有時甚至是致命的謬誤。

舉個例子。例如一個考試對一門課可能有百分之五十的比重。當人非常投入於眼前的工作,他就會只看到眼前的事情。他只會專注於這百分之五十的相對值,並把它看作自己成敗的重點。如果非常投入,他不單會把這百分之五十看成一門課的百分比,而更會看成自己整個人生的百分比。他看到的就是這門考試可以決定一半的成敗。如果同時出現另一件事,例如吃飯,吃飯當然重要,它可能估維持生命的百分之十。但人看到的就往往只是這百分之五十和百分之十的分別,所以這個考試把吃飯還要重要。他會忽略了其實「維持生命」這個範疇本身就比「考試」重要。即使只是百分之十,這個百分之十可比那個百分之五十要重要得多。忽略範疇而對相對重要性進行直接比較,就是犯了「混亂範疇謬誤」,而這個後果可大可小。

小,可能只是少吃一餐飯;大,卻有可能危害到生命。現在有些人在工作上或愛情上遇到了失敗或挫折,就會覺人生灰暗,生無可戀。當然,眼前這個挫折對工作或者愛情可能真的有沉重而深遠的影響,但工作和愛情本身,其實對我們的人生而言,只是其中的一部份。我們如果只看到失敗對於工作的相對值,但卻忽略了工作對人生的相對值,我們就會因為少少的事情輕視我們的生命。

其實所謂「鑽牛角尖」就是這個意思。鑽到牛角尖中,就是我們被某個範疇牢困,不能抽離。我們以為那件小小的事情就是世界的一切,失去了就等於失去了世界。但其實那件事比起人生是何等的微不足道,不值一晒。

人就是這樣容易犯錯的生物。我們只懂得比較冷暖的轉變,把浸過冰水的手放進室溫的水會覺得熱,把在熱水的手放進同樣的水便會覺得凍。我們只能量度相對的改變而不能看到絕對值。看待事物,我們也只能在一個範疇內比較不同事物之間的重要性,但至於那個範疇本身的價值,我們卻很難看得清。誠然,「絕對值」是一個很難把握的概念,畢竟人生中我們很難找到一個絕對的標準去讓我們比較,就算在物理學中,時間和空間也不再是絕對。但如果我們用作比較一切的最終標準(姑且叫它做參照系 reference frame)是越貼近我們比較的目的,那麼作出的比較自然會越準確。那麼我們判斷事情輕重緩急的目的是什麼?

我想,人生不外乎是追求意義和快樂。我們之所以要比較,其實絕大部份都是想令我們過得快樂一點,有意義一點的。想去選擇對我們人生有益的,捨棄對我們生活有害的。所以其實我們所有選擇的終極關懷是我們的「人生」。於是,要得出正確的判斷,我們要把一切的範疇都和人生比較,思考讀書對於人生的有多重要,事業對於人生有多重要,愛情對於人生有多重要等等。我們要把人生當成我們的參照系,作為一切價值的終極標準。那麼我們便不會被某個狹隘的範疇而矇閉。

考試不合格,工作失敗,戀情告吹,對於學習,事業,愛情可能真是災難性。但這些東西對於人生,其實只是其中的一部份。明天生命還是會繼續,我們要學會退後一步,綜觀全局。

心齋 | 7th May 2010, 00:37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I am not sad. I am just sick.

It's not melancholy. It's just endorphin deficiency.

So I blame my hormones. I suggest you to do the same.

 


心齋 | 6th May 2010, 23:32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當愛情有天失去了感覺,失去了原本那份激情和期待,朋友,那不是代表了它已經消逝,而是它已經昇華。它已經由一件我們會日日覺得新鮮的外物,變成我們自身的一部份,而我們必然會對自身失去興趣,因為它是那樣的理所當然。

但當你以為它已經死去而將它丟棄,那時你將會發現,它並不如你所想般可有可無,丟棄它其實等同於撕姴自己的靈魂。


心齋 | 6th May 2010, 11:00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最近一兩個星期要考試,更新會比較慢。

抱歉,請見諒......

p.s. 暫時用twitter騙個位置...ha 


心齋 | 4th May 2010, 01:32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說:「如果有時間,請愛上一個人。」

你說:「很忙,最近要處理太多不幸。」


心齋 | 1st May 2010, 14:4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有時我自以為想得深入,但一看到別人的文字,就會發覺「呀,原來我還是很膚淺」。果然人還是要謙虛一點,太自以為是的話只會變成笑柄呀。如果本身的專業就是哲學,社會學這些人文學科,那當然在文字和思想上都會比門外漢深入,畢竟這是他們的專業訓練。要求自己的見解比他們還要精僻獨到,是有點勉強吧。

不過,想回來,其實我也有些範籌是他們所不懂的呢,例如科學,工程和電腦相關的知識,比較專門也比較艱澀,可不是隨便看兩本書就能懂的哦,哈哈。我想,與其要求自己在人文領域上和別人一較高下,還是發揮自己的長處,致力於把生活現像都(偽)理論化的偉大事業。

我想這就是「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的道理。我們必需了解自己的限制,別人在某事上比我們優秀,我們應該坦白的承認並虛心求教。不要因為在某方面技不如人就感到氣餒,因為我們知道自己總也有比別人優秀的地方。

不過話說回來,落後得太多還是不太好,要好好努力一下才成。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