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心齋 | 25th Jun 2010, 14:40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社會心理學的發展到今天,雖然不是百分百準確,但已經大致可以掌握到究竟討別人喜愛要用什麼技巧。這些研究的結果也不全都是理論性,也有很多具實際應用的價值,只是這些結果的真實性,都只有統計學上的意義。即是說,你按着他的方法去做,你不一定可以得到別人的喜歡,但如果你對每個人都這樣做,成功的機會會比失敗的多。

但如果你想要一個特定的人愛上你,那麼這一切就完全失效了。因她總可能是那特別的一個,例外的一個,她可就是那條數據回歸線上的outliner。統計得出的結論,不能對個別例子有很強的預測力。

隨便找一個人愛上你很容易,但要某個特定的人愛上你卻很難。同理,愛上愛你的人,總比要你愛的人愛上你要簡單。

心齋 | 24th Jun 2010, 15:13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青年人,心高氣傲,年少氣盛,而且又入世未深,經歷不足,最容易被煽動。

只要打着大義凛然的旗號,救國救民的重任,他們的一腔熱血,可以被利用來做任何事。文革時期,超英趕美,破舊立新,都被宣傳成強國利民之本,在政客的煸動底下,產生了一個個的紅衛兵,只懂得批鬥破壞,更可怕的,他們都自以為自己是新世代的英雄。為了達到他們心中高尚的目的,所有手段都被允許。被政客利用了的青年人總以為,只有自己才是有獨立思考,別人只是迂腐落後。

其實每一個世代都是如此,雖然動機有時好,有時壞,但年青人總是被人利用和煽動的一群。他們的幹勁可以是改進社會的動力,也可以是破壞建設的禍根。

當局者迷,要當時的人獨具慧眼看透世事實在太難,我們可以做的,就只有堅持基本的原則和理念:互相尊重,彼此諒解,卑劣惡毒的手段無論因為任何理由都不可以使用。這樣我們雖然不能得到最大的善,但至少我們可以避免犯下無可挽救的惡。

真正的批判思維,不只是對別人的批判,而更是對自己思考的批判。我們必需肯定,自己都有犯錯的可能,必需盡量避免對別人做成無可彌補的傷害。

這樣才是真正的獨立思考。

心齋 | 22nd Jun 2010, 10:07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所謂的「民主」,不單只是一種政制,更重要的,它是一種精神,一種生活的取向。

「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的過程,是過群眾意見解決紛爭的手段。民主投票的結果,有時會不如人意,甚至會與我們的理念背道而持。雖然如此,但因為相信「民主」的理念,我們尊重群眾所作的決定,就如蘇格拉底一樣,即使雅典人民決定把他處死,他也慷慨就義。但現今香港某些政黨所謂的「民主」,其實只是另一種專制。當別人和他們的政見稍有不同,就大肆漫罵打壓,動用語言暴力,即使對方是曾經並肩的戰友。他們打着「民主」的大旗,但做的卻是專橫卑劣之事。然後其餘盲目的大眾,繼續浸淫在自己的「民主英雄情意結」之中,只懂得衝動地透過抗爭使自己感覺良好,卻不思考要長遠地達到民主,究竟有什麼確實可行的方法。

我為香港的民主感到悲哀,因為連那些口口聲聲要爭取民主的人,其實到頭來也只是在說假民主。

心齋 | 20th Jun 2010, 00:21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想只對那些會對我好的人好,因為我發覺時間和資源都不夠。

如果對所有人都一樣,在那些從來都不在乎的人身上就是白費心機,浪費了精神和時間,以致在那些本來會回應的人身上,反而做得不夠好。這就是所謂的「高不成,低不就」。

實在再沒有時間可以虛耗。喜歡的人和事,應該再加心力,至於無謂的,就由他去。

心齋 | 11th Jun 2010, 22:11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突然想起來,雖然每次都很擔心,但其實本科三年都沒有經歷過什麼大挫折。這次的挫折應該是個很好的經驗。

因為也是時候學習堅強。


心齋 | 11th Jun 2010, 21:53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有時我會很討厭一些人,但連我自己也不能確實講出為什麼會討厭他們。

討厭自以為是的人,我可以理解。但那些人我覺得也不算太自以為是,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可能是因為平時他們明明肆無忌怛的傷害別人,但又裝出一副大義凛然的樣子,這種虛偽特別令人作嘔。又或者,明明只是一些不值一晒的成就,但卻總是喜歡無限放大和炫燿,而且還得到很多無知者的稱讚,明明是幼稚,卻以為自己多麼了不起。亦可能只是,常常當我是簡單的白痴。

但話說回來,即使是這樣,其實我應該可憐而不是討厭他們。畢竟,無知幼稚都只是他們自己的事,有天總會自食其果。歸根究底,討厭他們可能只是因為妒忌他們付出雖然很少,但卻得到不配得的認同,而自己好像付出很多,但收獲卻不成正比。

所以這篇文的目的並不是想要鞭韃他們,而是要提醒自己。

心齋 | 11th Jun 2010, 00:51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研究工作遇到挫折,感到很不開心。但星期六還要考校外試,所以即使不開心還是要繼續溫習。

救命.......做得好是應該,做不好是不該。就算這學期學校考試的成績很好也一點不感到興奮。現實社會誰理你考什麼成績,你可以做到什麼最重要。

很累很累,我想我是不是有點太勉強自己了?

不開心的時候想找個人談,才發覺身邊其實一個人也沒有,可能大家都覺得我很堅強不需要幫助吧。平時一直在幫助別人,最後才發覺其實最需要幫助的是自己。

但難過總要過,因為難過總會過。


心齋 | 5th Jun 2010, 14:00 PM | 創作是一種感受
偶然成績很好也想跟你分享
不用擔心被人說太過囂張
有喜歡的歌想跟你一起欣賞
流行或古典都會一樣悠揚

剛剛在車廂裏遇見了奇怪的事
趕快拿出手機寫個短信話你知
讀書時看到某一個可愛生字
可以形容我對你的絲絲愛意

找一個,普通的人
不需要太美滿但已足夠慶幸
很簡單,但十分動人
用小小的快樂堆砌永恆

青草地,溪水旁
陽光灑滿的池塘
綠蔭道,公園裏
手牽手,任意講
由天空飛鳥到擔心花兒會否枯掉
由古老神話到最近新買的錶
由開心傷心到把所有文字用完了
連靜默也能填滿幸福的微笑

找一個,普通的人
不需要太美滿但已足夠慶幸
很簡單,但十分動人
何需在巴黎鐵塔熱吻

心齋 | 4th Jun 2010, 11:31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當我們有些天馬行空的夢想時,身邊很多人都會叫我們要面對現實,但其實這是什麼意思?

一般人說的「面對現實」其實只是「放棄」的同義詞,因為有些事情不可能在現實中做到,所以唯有放棄。

我也很同意人要面對現實,但我的著眼點卻不是現實的「不可能性」,而是現實的「可能性」。

世事萬物發生都有一定的條件,例如下雨需要空氣的濕度夠高,考試好成績需要努力溫習等等。只要條件滿足,事情就會發生。所以世上其實並沒有什麼一定不會發生的事,它出現與否只是取決於他的條件是否能被滿足。條件足夠就會出現,不足夠就不會出現。當然事情發生也會有一定的隨機性,但那些隨機性只是限於條件的出現而言,絕大部份事情對條件的要求都是固定的。

我所說的「面對現實」其實就是面對事物發生所需要的條件。例如想要一份好的工作,我們需要付出相應的努力,要一個好的伴侶,我們需要不斷改善自己。很多人不「面對現實」是因為他們忽視了這一點,以為不用付出相應的代價就能得到收獲,又或者,在自己的資源和能力都無法滿足條件時還奢望渴望的事情會自動出現。這些都是幼稚而愚昧的想法。

我們「面對現實」,不是因為現實的困難而放棄,而是積極地認清事情發生需要的條件,努力尋求滿足條件的方法,然後付諸實行。這樣我們才能直視現實,卻不被現實打倒。

心齋 | 3rd Jun 2010, 13:33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們很多時候都會覺得苦悶,但我發現其實苦悶有幾種:

第一種是physically bored,即是說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做,整天無所事事。通常放長假在家,或是呆坐辦公室就會有這種感覺。這是最常見的苦悶,也最容易解決。只要找點事幹就可以了。

第二種是emtionally bored,情感上的苦悶。雖然每天工作都很忙,兩手也不停地做事,但因為沒有什麼新鮮刺激的體驗,所以覺得生活很乏味,這就是情感上的苦悶。這不是隨便找件事做就可以,那件事必需要對我們在情感上有所刺激。這比前一種沉悶難解決一點。

第三種是intellectually bored,知性上的沉悶。雖然工作很忙,也有很多刺激好玩的活動,但在知性上卻得不到滿足。這當然不會在每個人身上出現,而且每個人的情況也會不同。但在某一種人身上,對知識和創意的渴望會和對食物一樣強烈。如果不能滿足他們知性上的需要,生活再多姿多采也會覺得沉悶。要滿足知性要費很多的心力,所以這種苦悶也是很難解決。

最後一種是existentially bored。工作很充實,玩樂很精采,知性上面也充滿挑戰,但人總是提不起勁,覺得自己和世界格格不入,覺得現在過的不是自己想過的生活。這種苦悶難以名狀,也很難解決。有時不只是環境的問題,自己本身的世界觀也有關係。這種苦悶會令人失去生存的意義和價值,是最危險的苦悶,但也同時是最難解決。

也許,要排解苦悶,認清它的本質是第一步。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