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心齋 | 6th Mar 2006, 19:41 PM | 哲學是一種活動
一陣子前和Gary (一位哲學系的高材生)談過關於對人生理解的問題。他用以下的佛偈來闡明他的觀點:

「學佛前,見山是山,見水是水

學佛時,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

學佛後,見山是山,見水是水」

人生大約有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單純的,不知世間險惡為何物的人。第二個層次是了解到世間的現實後,開始修正自己人生觀的。但這時人可能失去了最初的赤子之心,而對人生失去了盼望和理想。第三個層次是雖然了解到世途的險惡,但仍然發覺純真的可貴之處。第三和第一個階段雖然表現出來可能很相似,但其實他們人生的境界卻有天淵之別。

這是Gary 兄的觀點。他認為人生仍是應該努力的由第一個層次進到第二,再到第三個層次的。

我很同意Gary 的說話。但是我認為,不是每個人都能夠進到第二個層次的。即使我們盡力地喚醒人到第二個層次,但也不是每個醒覺了的人都能進深到第三層次,在第二層,比在第一層還要差。其實每一個在現今世代活著的人,都已經很努力的了。在這個沒有任何真理可以抓緊的世代,失去任何皈依的世代,能夠勇敢地生存下去,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何必要強求人家醒覺呢?

蘇格拉底是雅典人的馬蠅,他說是要刺痛雅典人,使其不致於沉睡。但最近自己在想,刺醒了他們,又能夠怎樣呢?清醒的人是痛苦的,我自己也沒有辦法解決他們的痛苦。可能快樂,就在於不清醒。

大家都已經很努力的了,請放過一下自己吧。假如人生只是一個笑話,我們或許也能苦中作樂一下吧。


[2]

其實,這些階段只是描述,根本不是一層層提升的。

在討論的時候,我無時無刻都提醒著自己語言是有限制和缺憾的。例如,每種語文都有一個極(界限),它只能描述極以內的東西,所以,科學的語言是說不到藝術的。另外,我們把握世界要用語言,概念化了的世界(語言)是有定性的,否則人無法理解,但不少東西不是定相的。例如佛家常說「不可說」,但「不可說」其實已經說了,我起碼知道「它」是不可說的。語言的限制顯然易見,不只是「言不盡意」這麼簡單了。

說回那個佛偈,我的理解是,它是一觀照的程度,就似一個人看得多遠,近視的人只是看到見山是山,視力正常的人會看到山不是山(世界的實相),而視力正常的人並且腦筋沒有毛病的人會知道山還是山,因為即使他看清了世界的假有和實相,他還是生存在這個假有之中。

補充一句,以上的言論充分表現了言不盡意(或者只是我表達能力有問題)和語言的限制(概念化和定性)。而且這些東西是一年級同學必讀的,根本和「高材生」沒有什麼關係呢。


[引用] | 作者 Gary | 10th Mar 2006 14:0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我的意見: 即使我們未必能令其他人清醒, 但是這種工作還是需要有人去做, 這是對整個人類的終極希望。

而且, 了悟是需要時間的, 程度也因應個人的經歷和悟性而異. 至於第三境界, 思想層有此認知已足, 強要「見山還是山」, 只是不切實際。

有的時候的確充斥了無力感, 但始終還是有希望, 一種近乎偏執的信仰和責任感。


[引用] | 作者 loong5 | 7th Mar 2006 23:44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