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心齋 | 19th Jan 2010, 22:21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在香港,「人權」,「自由」,「公義」,「平等」等等這些價值,究竟建基在什麼之上?究竟是什麼使我們得以享有這些我們早以為理所當然的權利?其實,這些東西都是建基於香港的財富之上。

在西方國家,這些價值都建基在「民主」之上。在民主制度下,各人都盡力爭取自身的權益,於是重視「人權」和「自由」。而為使這些利益的角力不至白熱化成社會的混亂,於是各人彼此需要協商,從而開始尊重「公義」,「平等」等涉及到人與人關係的理念。

但香港從來都沒有真正的民主。殖民地時期,香港只是作為英國的一個商業計劃。香港人對香港的發展方向,從來都沒有真正話事權。回歸之後,雖然說「港人自港」,但在中央政府的強勢統治底下,民主更加遙遙無期。表面上是「港人治港」,但真正的老闆是誰,相信大家都心照不宣。那為什麼在回歸之前,香港可以享有遠超過一般殖民地的自由,而在回歸之後,雖說民主倒退,但香港人享有的自由仍是沒有一個內地城市可以比擬呢?

這全因為香港有錢。在資本主義的世界,有錢就話事權。搞民主,更加要錢。

在資本主義社會,政府實質可以做的其實很有限。無論是基建,教育,就業,環境,衛生等等對社會重要的命題,政府都要依靠私人團體的參與。要開發新市鎮,需要商家的注資發展附近的交通,生活等套配。要改善就業,也要商家合作吸納人才。商業不單是資本主義社會的其中一環,而更是整個社會建設的支柱。而商業的繁盛,則要依靠自由的市場,而自由市場則意味着個人選擇的自由。如果個人權利受到侵害,那麼很容易就會造成爭拗。社會上爭拗過多就會嚴重影響商業發展,而商業作為整個社會的支柱,它一但出現問題,其它問題也會接種而來,嚴重影響社會穩定和政府統治。在一個國家內,不同地區的經濟都是互相依賴。經濟實力越強的地區,它對整個國家的影響就越深遠。因此也會越受到國家的重視。

從我們自己國家的情況可以看出這個事實。從前上關於中國法制的課,老師跟我們說過這麼一個個案:有天在中國某個地區,兩個女孩一起坐車,怎料發生了車禍,兩個女孩都不幸身亡。法院對肇事司機要求賠償,但兩個女孩的貼償相差百倍。原因是一個有農村戶口,另一個有城市戶口。當然這是非常不公平,但這卻是實際發生了的事。在中國,一些經濟較發達的城市,例如北京,上海,廣州等,這些地方都相對地比較注重法治和注要個人自由。官員專橫的事情仍然會有,但比較一些比較貧窮的城市甚至農村情況要好得多。因為這些城市在國家經濟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所以中央也不敢太高壓統治。

同樣的情況也適用在香港。雖然被國內不少城市急起直追,但現今香港的經濟優勢仍然存在。所以即使在這裏有不少激烈的民主運動,中央仍採取寬鬆的政策,但這只會限於香港仍然是金融中心,經濟龍頭的時候。當香港失去優勢,而民主運動又影響到中央統治,它會毫不猶疑地打壓。中國一日沒民主,香港也不會有真正的民主。

我們寶貴的「人權」,「自由」,「公義」,「平等」等理念,其實都是建築在我們的經濟之上。一日香港失去經濟優勢,我們也就失去了政治籌碼。怎樣也好,也要保住香港的作為國際級金融中心的地位,同時加強發展其他有潛力的產業。別天真地以為中央會回應民主訴求,六十年了,他們回應過什麼訴求?

發展才是硬道理,因為沒有發展,自由民主根本無從說起。在專制政權下搞民主,要錢,要很多很多的錢。

其實我不是擔心高鐵,也不是擔心邊沿化,而是沒有錢的香港,究竟會變成怎樣?我們珍愛的民主自由,究竟會被怎樣的摧殘?


[1]

其實香港之所以有錢是與她的自由經濟體系息息相關,要保障"自由",人權,法治,公義,平等,這些普世價值非常重要,當然最重要的是建立民主制度;單獨地追求"發展"是很難成功的."高鐵"之所以引起反抗運動,正因推動者忽略民主參與的重要性.
孔子曾有過這樣的發言:不義而富且貴與我如浮雲.
西哲羅伊斯亦認爲在眾多價值裡,作爲公平的公正具有無可爭議的優先性.
雖然我不是教徒,但也知這耶穌說過這樣一句話: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其他一切都會加給你們.
我個人很認同這些偉大先賢的見解.
所謂神的國大概就是神的義吧,我們還是先追求社會公義吧!在一個公平的社會裡,通過公平競爭,"發展"又何難哩?

死狗一條輝
[引用] | 作者 死狗一條輝 | 20th Jan 2010 23:4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你說得都很有道理,但可惜這都基於香港有本身就有民主這個假設。當然「自由」可以促進經濟發展,但前提是我們是有權享有這個自由。但我們都知道中央政權對自由民主根本沒有什麼尊重可言,一個會對學生開槍的政權,也不會理會民主抗爭。這很不幸,但是事實。追求民主自由很理想,但政治現實是「港人治港」根本就是一個謊言。回歸之後的政治倒退有目共睹,這不單是香港政府的問題,因為它根本沒有實質權力,而是更基本的中央政策問題。

我們必需記得,我們是在一個專制政權下追求民主。搞搞示威,喊喊口號根本無法解決問題。我們必需獲取政治籌碼,而香港的唯一籌碼就是錢。追求公義,有那個不想,有那個不知道?但沒有錢的香港,只是另一個小島,中央政權會毫不猶疑地打壓和拋棄。跟專制政權,你可以跟它講錢,講手段,但卻不能講道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心齋 | 21st Jan 2010 00:12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