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心齋 | 25th Jan 2010, 01:03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話說從少到大都是那種「乖學生」的類型。我不是說「好學生」,因為這好像暗示了學業成績和其它方面的優秀。我只是循規蹈矩的「聽話」而已。

好像從小開始就很聽老師的話。功課好好做,上課留心聽,排隊守紀律,從來不會犯什麼大錯。小學時做風紀,中學時做Prefect。校服儀容合乎規範,學習成績中上,言談舉止中規中距。這種學生,在每間學校都有,在我的學校特別多。

雖然說是這樣聽話的學生,但卻從來沒有什麼特別的亮點和才能。小學從沒有考過第一,中學時不計名次,但成績從來不是標青的人。運動白痴,參加過幾個活外活動,但也沒有什麼成就。不是社交能手,危機處理能力也不高,外表平平無奇,不像我某些同學在中學時已是學校的風頭躉。沒有大錯,但也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事。就這樣我庸庸碌碌地在人海中渡過了中學生涯。

有時會想,自己還真是個「夾心階層」。因為不夠「壞」,所以沒有轟烈幹上一場。搗亂什麼的,從來沒想過。學校說不准拍拖就完全沒有這個念頭,姑勿論是否「想」就會「有」,但至少我沒有什麼關於青春浪蕩的難忘回憶。

不夠「壞」,但也不夠「好」。不是那種光華四射的人,也沒有得到什麼目光。霓光燈更加與我無緣。學業過得去但不是很標青,不會主動關心人,也沒有積極參加事奉。不懂得傳福音,老是說無聊笑話。沒有單純的信心,因為聽到道理後總有許多奇怪的念頭。「好好先生」的形像和我格格不入。所以雖然很聽話,但總走不進乖巧聰明學生的圏子。教會內深入的分享,也從來不到我插嘴。正因如此,我既不能逹到他們對「善」的要求,在世俗的角度來說,我也太過窩囊,就如俗語所說「兩頭不到岸」。

我時常想,如果我可以再壞一點,或者再好一點就好了,夾在中間實在令人很納悶。現在想來,還是中學時壞一點比較好呀。衝動一點,叛逆一點,好勝一點,雖然會犯錯,但年輕的時候總是會被原諒的吧。放蕩可能會吃一點苦頭,但不也會因此開闊眼界,學會靠自己生存嗎?長大後發現社會的競爭真的很殘酷,單靠聽話不能生存下去。之前提過的那些完人,要達到他們的境界於我而言是不可能的。與其追求虛無漂渺的事,何不找個自己可以做到的方法生存呢?有些東西是永遠不屬於我的,但我卻不想因此放棄自己。寧願放棄他們,也不能放棄自己,這是對自己的承諾。

有時在想自己究竟是什麼時,會覺得面孔有點模糊和蒼白,因為根本就是平凡又沒有什麼特徵的人。但可惜已經過了沮喪和自怨自艾的年紀,人總需要勇敢生存。

或者真的要唱一遍陳奕迅的「浮誇」,因為那年十八,母校舞會,真的站着如嘍囉。

[1]

韜光養晦,不爲天下先...也是一種美德.
人總是愛作比較,其實做回獨一無二的自己不是更好嗎?

死狗一條輝
[引用] | 作者 死狗一條輝 | 26th Jan 2010 00:1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你說得很對, 在下的思想還是很幼嫩呀...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心齋 | 26th Jan 2010 00:26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