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心齋 | 26th Jan 2010, 01:43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攝影,好像在不同的時候我都寫過關於攝影的事。看着以前傻氣的文章就覺得時間過得真快呀,而且人也在不知不覺中轉變。「攝影」對現在的我來說究竟又是什麼呢?

其實一直都覺得「攝影」只是另一種溝通的手段。人與人溝通可以有很多種方法。最直接的方法是用語言和文字。但把思想轉化成語言時總有它的限制。語言可以傳遞資訊,描述一個過程,形容一個場景。當然它可以引導讀者到某一個事件當中,透過情節或是客觀環境,誘發讀者的情感共鳴,但它始終不能把情感直接的傳遞。在語言化的過程中,我們把感情加上了邏輯和規律,以致失去了它原始的本質。

所以我們有了音樂。音樂透過旋律和節奏,藉着聽覺直接傳遞一種感受。音樂真的是很奇妙的東西,某些聲音會叫我們歡樂,某些會叫我們悲傷。時而激昂,時而沉鬱。如果認真分析究竟是那一聲音的原素叫我們產生這些感覺,我們又會覺得無從入手。音樂的表逹方式是那樣的漂渺,無可名狀,卻又那麼的真實。我想它一定比文字更接近情感的原始語言。

聲音之外,我們也有圖像,透過視覺去傳遞情感。在攝影發明的千百年之前,人類就開始有繪畫。人們不單只是用繪畫去記錄現實,而且也透過比例的安排,顏色的配搭去展現自己對「美」的感受。這種「美」的情感可以透過繪畫直觀地表達出來,不需要解釋,也不需要註腳。而慢慢隨着藝術的發展,繪畫不單只可以表達「美」,也可以表現其它的情感。例如Edvard Munch的the Scream顯示的是一種不安和惶恐的心情,Jacques-Louis David的蘇格拉底之死則顯示對理念的追求和對死亡的不屑。雖然沒有語言的精確,但圖像也一樣可以傳遞意義和情感,甚至比文字更能引起共鳴。

正因如此,我對攝影也是一樣的看法。攝影作為一種視覺藝術,除了展現「美」之外也有傳遞意義的功能。不是單透的顏色和形狀的配搭,而是攝影師透過選擇和取材,把現實的某一方面,時間的某一點突顯出來,為了利用影像去傳遞意義和情感。而這種「意義」就是一張相片的靈魂。有些相片拍得很美,顏色配搭很悅目。看第一眼時很享受,但卻缺乏那種可以細味的深度。當然不是說自己照片已經逹到這個境界,事實上還差很遠很遠。但至少這是我想追求的方向。有時候拍攝什麼比怎樣拍攝更加重要。

正如畫筆只是繪畫很小的一環,相機也只是攝影很小的一環。我一向都認為其實什麼相機都不打緊,最重要的是你想拍攝什麼,想透過相片表逹什麼。如果沒有什麼想說,就放下相機,看看世界,感受一下生命的脈絡,又或者轉過形式,透過文字,藉着音樂,以一種自己最熟悉舒服的方式去舒發情感。相機對我來說只是一個工具,它有它擅長的地方,也有不擅長的地方。我甚至對修圖改圖,數碼菲林,直實虛假一點興趣都沒有。因為作為一種溝通的渠道,方法是不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迅息可否傳遞到觀眾。

友人一句話,我到現在還記得:攝影所拍攝的,是肉眼所不能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