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心齋 | 28th May 2010, 01:15 A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下課回家時經過火車站,前面有個小孩在父親的懷裏大哭。我不禁想,究竟上次盡情放聲大喊是在什麼時候?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小時候哭幾聲,就會獲得關心和呵護。長大後,無論喊得如何聲嘶力竭,都很難再輕易得到注意。就算得到,也只是睥視多於憐憫。也許,就是因為如此,我們都慢慢由嚎哭變成飲泣,最後甚至連眼淚都乾涸。

其實誰都需要一個可以盛載淚水的溫暖懷抱,但有時生活總逼我們要堅強。

[2]

也許是自尊心大強吧,自己總是沒法在別人面前好好的盡情哭一場,即使是close fds也不行。之前以為只是自己長大了,後來才發現情緒已壓抑的好久...竟然連哭都不懂了。
如是者我很希望自己能夠做個與人同哭的朋友,但發覺自己根本無法真正了解朋友的處境,所謂的安慰擁抱都是擠出來的,我不想自己變得如此虛偽。

哭,的確可以帶起自己許多的反思。


[引用] | 作者 ching | 28th May 2010 22:3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對呀,我也是這樣。有時會覺得為什麼自己連哭泣的能力都失去呢。所以有時一個人在家裏看到感動的劇集,盡量都不要壓抑,放心讓眼淚流出來。其實眼淚也是活着的證明。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心齋 | 29th May 2010 00:23 AM

[1]

有一個可以盛載自己淚水的朋友是莫大的福氣,要找這樣的朋友需要無比的勇氣,而肯去成為與人同哭的朋友的人,萬中無一。因為去關心一個人所付出的成本,要去計算的話,永遠太高!


[引用] | 作者 Ebenezer | 28th May 2010 10:4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對呀,同時間,嘗試去關心一個人就意味着會有被拒絕的風險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心齋 | 28th May 2010 18:15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