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心齋 | 30th Oct 2006, 21:49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生命一但可以無止境地伸延,很多東西都會變得沒有意義了。

不再需要努力地生活,不再需要珍惜眼前的一切,不再需要製造難忘的回憶,不再需要綣戀那個遇到又離開了的人。因為一切都是可以重復的,一切都會永遠地繼續。沒有死線,沒有迫切性,沒有現在非做不可的事。沒有人會在乎對和錯,因為即使做錯了,也有無限的時間重頭再來過。也沒有人會在乎愛不愛一個人,因為即使不去愛他,他的生命也會永遠地延續下去。

所以,我要感謝死亡。正因為我們終有一日要離開這個世界,所以我們的生命才有意義,所以我們才要努力,所以我們才要珍惜,所以我們才會鼓起勇氣,做一些本來害怕做的事,並在其中成長。正因為終有一日會死,所以我們才拼命生存。

無論在世上遇到什麼事,只要想到自己終有一死,我就能立刻積極起來。唯獨在死亡絕對的力量下,才能把一切世俗的標準都忘記。名譽、地位、財富,在死亡之下,都變得一文不值。唯一能對抗死亡的,只有自己赤祼祼的生命。唯獨在面對絕對的「死」時,我們才能認真反思自己究竟應如何生活。所以,當我迷惑的時候,我都會提醒自己說:「我是會死的」。緊記自己必須死亡,你就能學會如何生存。

所以,「死亡」,我要感謝你。

[2]

存在主義對我的影響真是很大,而海德格身為存在主義的大家,難免在我的文章中,時不時出現他的影子。


[引用] | 作者 心齋 | 31st Oct 2006 19:0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看到你幾篇類似的文字, 總讓我想起海德格。


[引用] | 作者 紫草 | 31st Oct 2006 04:24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