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心齋 | 17th Mar 2007, 19:22 PM | 評論是對現實的不滿
平庸的我們有時或多或少都會想到,為什麼我們會不及某些人漂亮,不及某些人聰明,為什麼有些人一出生就有很多天賦的本錢,不需付出努力就有上天的眷顧。有時我們會覺得這非常不公平。

但從進化論的角度去想,差異(variations)的出現,是物種確保自己得以存活的結果。因為同一物種內的個體有不同的特性,所以在環境發生轉變的情況下,仍然可以有個體得以存活。然而,這些差異的產生多數是隨機的,也會發生不利於個體生存的基因突變。所以可以說,物體犠牲了一部份的個體,以確保物種整體有較大的生存機會。

差異的出現原是先天和隨機的,和我們後天的努力沒有關係。在遠古的時代,自然環境和氣候是決定什麼差異可以存活下來的主要因素。所以,即使後天多麼努力,只要先天的基因有缺憾,最終都會因為天擇而被淘汰。

但那是遠古時候的事。

在現代科技發達的社會裏,決定天擇的因素出現了變化。因為科技進步,自然的影響力對人類來說開始逐漸減少。我們可以看見很多在原始社會一早會滅絕的嚴重遺傳性疾病患者,在現代都能因為醫療技術的進步有了很多的照顧。在現代社會裏的天擇,對社會和文化的依賴更甚於自然環境。我們可以說,現代社會中進化的動力,已經不是天擇,而是人擇,是最決於人類社會的需要。例如現代社會渴求知識性的人才,所以有高智商的個體便會有較好的生活環境,有更大的機會產生下一代。反之,在原始時代很吃香的體力型個體,在現代的重要性和歡迎度便會降低,其生存機會也會降低。

因為在現代社會中基因的淘汰是取決於社會和文化,而社會和文化都是人後天努力的成果,也是可以由後天改變的。所以我們在進化的過程中,終於由被動的地位,進展到主動的地位。我們不再是聽天由命的物種。依賴著科技,我們把自然界的影響大幅減少,我們可以透過改變社會和文化的結構,去影響究竟什麼基因可以得以存活。後天的努力,依靠著科技,變得不再是對自然的無力反抗。

活在這個世代的我們,應該感到慶幸。即使我們身上擁有不如他人的基因,但我們仍可以靠著後天的努力,去改變社會對某基因的需求,從而使自己可以生存下去,不用再聽天由命。這是一個努力就可以改變未來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