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心齋 | 20th Aug 2007, 17:34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不反對安樂死。

從來都覺得,與其花時間金錢感情去阻止那些想死的人去死,不如把這些東西都用在幫助想生存的人去生存。 

只有珍惜生命的人才有資格繼續生存下去。 

 

 



[6] 消極.積極

  沒錯的是,當年紀老邁而行動不便,又或者身受重傷而終日臥床,死,彷彿是解脫的唯一出路。  可是,若果我們容許安樂死這一條有違自然的法則,世界上還會有多少人能夠在困境中活出自我,不但衝出身體的極限,更衝出精神的枷鎖,感應、影響著我們的生活呢?  我說是有違自然,皆因這是人類本身無法自行決定的事情。就如同出生,主宰和決定你來臨這個世界的是你的父母;至於要到達死亡的階段,亦必須先經過年老或疾病(意外死亡是屬非自然的),何時了斷都是由你的身體機能不勝負荷而宣告終結,而非你意志所能決定的。  若然我選擇安樂死,那跟選擇自殺好像沒有分別?  但反過來,我選擇自殺是否定便可得到尊嚴和解脫,等同安樂死?這個區分如果不能註釋好,會造成很大的誤導,令人容是輕生?  桑蘭、霍金等等出色的社會貢獻者,我絕對相信他們也有在沮喪和絕望之中想到放棄生命,但最終,道德和社會壓力令他們在限制中活出自我,這才是值得推崇的事情。  人往往在窮途末路上選擇了結生活,皆因我們的社會賦予我們太多不切實際的舒逸和幻覺,加上人際網絡窄狹,更容易令人迷失和茫無頭緒。  若然我們對生活的奢求放寛一點,努力充實和裝備自己,加強抗禦逆境的能力,我相信安樂死(或自殺)並不是唯一的出路。P.S.:我沒有宗教信仰,也曾想過自殺...


[引用] | 作者 | 20th Nov 2007 17:2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Dick L :
那麼,是不是應該支持「自殺合法化」呢?
自殺根本就不是犯罪行為哦. 我好像聽說過很久以前自殺在英國是犯罪的行為, 但那法例已經廢除了很久了.


[引用] | 作者 心齋 | 25th Aug 2007 17:0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那麼,是不是應該支持「自殺合法化」呢?


[引用] | 作者 Dick L | 23rd Aug 2007 16:2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讓想死的去死,好使想生存的人可以生存下去。這才是合理的。

同意。

 前兩天剛好跟同事們談到安樂死的問題。其中一位年紀不輕的同事提起荷蘭那邊的做法, 說是一個人決定了進行安樂死之後會安排親友們前來一一道別, 死並不是一件涉及道德的事, 而是人生一個必然的過程, 在自己還能有知覺, 可以與親友作別的時候在他們的陪同下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 這樣的死才說得上有尊嚴。

人老則辱, 當一個人走不能走, 起居飲食都要人照顧, 對家人、社會, 甚而是自己都是一種負擔。當然不是說可以隨便的輕生,  但勉強他們堅持下去又對誰有好處了? 與其痛苦地活為甚麼不能輕鬆地死? 馬雅可夫斯基說「死是容易的, 活著卻更難」雖是質難, 但也道出了事實。如果有些人覺得不能再活下去, 那就讓他了結好了, 識他們生存下去, 誰又有能力為他們承受生命的苦?


[引用] | 作者 | 22nd Aug 2007 12:2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
安樂死並不是珍不珍惜生命,又或是道不道德的問題。
站在外圍的人自然是有能力去說人應當珍惜生命,又或是這樣子了斷並不道德,然而當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時,又會是怎麼一個情況?
身心的累,對家人的負擔,種種都是無形的擔,一旦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我們還有能力去說「人一定要堅強的活著」嗎?
我們之所以能這樣說,只不過是因為未去到無法忍受的地步罷了。
失自由,毋寧死。那些不獨失了自由,還失了生存的尊嚴的人,勉強為了道德要他們活著,真的是一件「合理」的事嗎?
你說得都很對呀,所以我也說我並不反對安樂死呢。只是我見到,社會花了很多資源去阻止想安樂死的人去死,有很多關懷,很多安慰,很多的醫療器材和輔助儀器。但如果將這些資源放在幫助想生存的人去生存,不是更值得嗎?

想死的就讓他去死呀。社會上有很多人想生存也沒有辦法呢。只是如果一個人想去死的話,為什麼還要求別人明白他為什麼想安樂死呢?不是已經對世界沒有牽掛了嗎?對一個已經死了的人來說,別人理不理解你的行為也沒有意義了吧。我覺得政府實在應該允許安樂死。這會社會實在太畸型了,對一個想死的人顯露出這麼多的憐憫和同情,但對一眾掙扎求存的基層人民卻置若罔聞。

讓想死的去死,好使想生存的人可以生存下去。這才是合理的。


[引用] | 作者 心齋 | 21st Aug 2007 19:0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安樂死並不是珍不珍惜生命,又或是道不道德的問題。
站在外圍的人自然是有能力去說人應當珍惜生命,又或是這樣子了斷並不道德,然而當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時,又會是怎麼一個情況?
身心的累,對家人的負擔,種種都是無形的擔,一旦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我們還有能力去說「人一定要堅強的活著」嗎?
我們之所以能這樣說,只不過是因為未去到無法忍受的地步罷了。
失自由,毋寧死。那些不獨失了自由,還失了生存的尊嚴的人,勉強為了道德要他們活著,真的是一件「合理」的事嗎?


[引用] | 作者 | 21st Aug 2007 14:25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