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心齋 | 19th Jan 2008, 23:35 PM | 隨筆是一種閒談
我們都喜歡自己是與別不同的。

甚至連低調的時候,我們都渴望自己的「低調」造成了和別人的某種分別。

人之所以喜歡自己與別不同,可能是因為如果和別人一樣的話,就無法區別出自我和世界了。而且也找不到自己非存在不可的意義,因為如果可以任意替換的話,那麼存不存在都一樣。另外,也許同時會覺得,如果要求不同的話,那麼便不會有爭奪。

但其實大部份人都是一樣的。微小的差別可能存在,但對絕大部份的問題我們其實都觀點一致。人都擁有大致相同的慾望,相同的需要,相同的喜好。就像海和地,兩邊都是清清楚楚的,就只是中間的界線有點模糊。

但「我」和「世界」始終有一絕對的分野,就是「我」是在我的身體內去看這世界,但「世界」只能在我的體外看我。所謂的「世界」對我而言,就只是我所觀察到的世界,因為我沒有可能到別人的身體裏去知道別人的世界是什麼。如果「我」死了,那麼「我的世界」也會跟着死了。這就是「我」和那個客觀「世界」最大的不同。

分清楚「相同」和「不同」的地方,很多時候都是人能否得到幸福的關鍵。